但爱臧生能诈圣——土默热
发布人:yangsh 发布时间:2012/7/26 浏览次数:1303 字体:
但爱臧生能诈圣——土默热
张义春 在 2008-8-17 上午11:13 发表于红楼艺苑
    土默热,蒙古种族,但已经被同化,惟细小的眼睛尚闪烁着祖先的印记。土默热诡秘而善辩,有纵横气,"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肆而不傥",黄亚洲说,他"不仅特能想,还特能说"。土默热聪明而有才气,无论是学术观点还是政治理想,土默热宣扬的与自己的真实看法多数不统一,他是一个熟悉各种游戏规则的智者,明白真理即游戏。

    土默热长于制造神秘气氛,真实名姓及履历鲜有人知。据出版方透露,其原名包秦,蒙古族,技术职务教授,曾在高校教授明清史多年,现为吉林省总工会主席。但另有人说,土默热不是教授,也不是吉林省总工会主席,而是长春市一个厅长。还有人说,土默热的名字是一个假托,取英文"tomorrow"(明天)的谐音,土默热红学就是明天的红学。香港梅节说,土默热,包姓,名秦,现任吉林省总工会主席、曾任省水利厅厅长等职,是副省级干部,不像"靠历史混饭吃"的明清史教授。

    针对社会传闻,接受《内蒙古日报》记者采访时,土默热才对自己的情况进行了解释,他说,包秦、土默热是一人,在官方活动中,自己是包秦——吉林省总工会主席,但此外也"是个教书匠,五十年来,一直在大学教历史,重点是明清史","《土默热红学》问世后,红学界很多朋友感到这个土默热真是'怪人怪名怪论',纷纷猜测土默热其人其书底细。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土默热既不是化名,也不是网名,乃是作者的真实的蒙古语名字。"

    土默热现仍任吉林省总工会主席。2008年5月31日《东亚经贸新闻》报道,"为期3天半的吉林省工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昨日上午在省宾馆闭幕,在随后召开的省总工会十二届委员会一次全体会上,包秦再次当选省总工会主席。"因为有顶戴,土默热的官场做派也老道——善于视察、调研、握手、干杯,善于说为了什么什么让我们什么什么,体察上意惟恐不周,指点时政必有所秉,每有所出,必西服革履,帽儿光光,皱双眉以显深沉,射精光而演独到。近来四川发生地震后,土默热慰问了川籍农民工——携带10万元现金及总价值近10万元的粽子、水果、猪肉、鸡蛋、大米、豆油、T恤衫等慰问品。总之,官场中的土默热不及那个"治"《红楼梦》的土默热亲切而人性,更谈不上活泼任情了。

    土默热说自己"五十年来,一直在大学教历史,重点是明清史",其实这是夸大海吹。土默热1951年10月出生,吉林扶余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1970年8月参加工作。从1970年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38年。所以,所谓"五十年来",估计是从出生不久就计算的。看来,一落娘胎的时候,土默热估计就长了胡子,别人还是上幼儿园的年龄,土默热就杏坛设帐了,且对象是大学生。另外,土默热的学习经历有些龌龊。1973年8月,他是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入吉林师范大学地理系学习的。当然,1973年是教育回潮时期,上大学前也进行考试,大名鼎鼎的张铁生就在这一年交了白卷。但那毕竟是文革时期,重要的还是推荐,所谓的考试有一点,不起决定作用。张铁生是土默热大学时期的英雄,张铁生的异端与因之而有的发达,估计对土默热触动很大,所以土默热后来在政治上、在学术上的投机与得意,有可能是受张铁生的启发。

    土默热混社会能力非常强。因为他是学师范的,所以1976年9月进吉林省扶余县教师进修学校工作,但不久就于政界顺风顺水、渐次脱颖。1983年9月扶余县委宣传部干事、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三岔河镇党委书记;1988年4月吉林省乾安县委副书记、县长;1990年4月省劳动厅副厅长、党组成员;1994年3月省水利厅副厅长、党组成员;1999年8月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2001年12月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2002年11月兼任省总工会党组书记);2003年2月吉林省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土默热自己觉得目前很孤独——红学研究"未获特别有力的批评,也未获特别有力的呼应"。有人对此的看法是,土默热"推倒了一座大厦,自己一个人面对断砖残瓦孤零零站着,太阳光底下当然只有自己的影子了。"按这样的说法,土默热也可怜,有些像屈原——举世皆浊惟我独清,众人皆醉惟我独醒。但他比屈原有出息,不因失望而投汨罗江,他还要呼喊,还要战斗,听与不听那是你的权利,说与不说那是我的自由;绝不向上帝诉说,因为上帝不存在,绝不小觑民众的存在,民众的热情才是成名的源泉,书才可以畅销。

    因为特别孤独,土默热也渴望理解。黄亚洲曾发表《西溪泛红》,说土默热"在西溪的那场演讲有人共鸣了,起码我是一个。我为土默热先生的大胆假设和慎密求证感动"。土默热就借黄亚洲的题目,赋得感怀一首:

久慕溪流绿,今闻水泛红。
寻梦深谭口,探幽芦雪亭。
稗畦英魂舞,蕉园艳魄迎。
冤孽栖闲地,无尽大观情。

    诗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作为领导干部的土默热也难能可贵。该诗的意思是,西溪有太多的物事暗合《红楼梦》的描写,妙在借题发挥。西溪的水是绿的,不容易泛红,西溪泛红是因为土默热搅动了历史的淤泥,发现《红楼梦》的故事不是来自曹雪芹的家世,而是来自西溪,西溪是《红楼梦》一群冤孽的栖闲地。

    土默热现在很为杭州人宝贵。他主《红楼梦》故事在杭州西溪,《红楼梦》作者是杭州人洪升。西溪于是特为洪升新建"洪园"——恢复了别业、清平山堂、洪府和洪家祠堂。有人同时建议在这里辟一"土默热红学陈列室",陈列一些土默热手稿,解说他的主要红学论点,甚至在室内可置一土默热铜像,授予土默热"杭州荣誉市民";有人甚至说,"我是很敬重土伯伯的,赞成塑像.现在阿狗阿猫都塑像,真正的大家反而低人一等,叫人愤怒","阿土为俺杭州立功了,俺投阿土一票";不过也有人说,"如果杭州西溪果然是红楼梦发祥地,那么给土默热先生闹个塑像也是可以的,现在的问题是这个悬乎的推断究竟成立不成立,看危险,权威红学家也不是白痴,默热的孤立看来是要永远持续下去了。"

    土默热是凭借网络成名的,只因文字荒谬,权威刊物很少赏取(仅《社会科学战线》成全过他),于是借网络自雄。近三、五年内,在《红楼艺苑》等处铺天盖地兜售一己之见,这些作品已基本整理成书出版,计有:《土默热红学》二卷、《土默热红楼故事新勘》、《土默热红学概论》、《土默热红楼文化丛书》五卷、《〈红楼梦〉与西溪文化》、《〈红楼梦〉与南明小朝廷》、《〈红楼梦〉与南宋文化》、《土默热红楼历史十讲》、《曹雪芹书箱探源》等。其中《土默热红学》既是奠基作,也是代表作。

土默热的红学历程

    土默热说,"《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是中国长篇小说的巅峰之作。我从小酷爱文学,在通读《红楼梦》过程中发现了许多疑问。再说,《红楼梦》的创作、流传、研究同蒙古族人有着直接而密切的联系。首先,《红楼梦》的创作大量运用了当时蒙古族人的生活素材,很多地方借用了文学界熟知的、明末清初的蒙古族著名诗人冒辟疆与爱妾董小宛的爱情故事。其次,在《红楼梦》的传播过程中,蒙古族学者哈斯宝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他十分喜欢《红楼梦》,曾经花费巨大精力,把《红楼梦》节选翻译成蒙古文字,这是世界上第一部《红楼梦》译著。再次,对《红楼梦》研究有重大贡献的另一个蒙古人是三多。三多名六桥,清朝后期人,曾经担任杭州知府,后来升任清廷驻库伦大臣。他曾经收藏过一本《红楼梦》异本,在《红楼梦》版本史上地位至为重要,被红学界称为'三六桥本'。这些可谓是我和《红楼梦》结下30年不解之缘的理由吧!"

土默热自称研究红学经历了"三大步"与"三小步"。

    土默热说,正统红学捉襟见肘,百孔千疮,"我就是下定了抛弃'胡家庄',甩掉'曹家店'的决心,另起炉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备课明清文学史时,把《长生殿》和《桃花扇》找来重读。细读慢品之下,突然产生一个想法:《长生殿》与《红楼梦》虽然题材和体裁不同,但作品的主题思想、故事结构、人物性格、神话系统、悲剧结局都是那么的相似!这是为什么?只有两种可能,或者是后者刻意模仿,或者作者根本就是一个人。为此,我下了很大功夫,专题研究《长生殿》作者洪昇的生平。研究之下,我发现,洪昇——一切,同《红楼梦》开篇'作者自云'交代的作者创作此书的思想基础完全相同。根据以上考据分析,我写出了第一篇论文《怀金悼玉诉情种,寂寥伤怀话石头》。这是我研究《红楼梦》的第一步,也是基础的一步。"

    "其后,我集中精力,转入对《红楼梦》书中'金陵十二钗'原型的考证。为此,我特意翻阅了各种涉及清初历史的杭州史志,终于找到了'十二钗'的全部原型——'蕉园诗社'的'前五子'和'后七子'——洪昇的十二个才女姐妹!这些女儿,曾结成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子诗社,她们为自己取过诗人的别号,出版过个人诗集,确实是一群才气纵横的女儿。她们的命运又同属于'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不是青年早逝,就是痛苦终生,与《红楼梦》'薄命司'中的'十二钗'命运完全吻合!在此基础上,我写出了论文《大观园诗社和蕉园诗社》,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是我研究《红楼梦》迈出的第二步"。

    "其后,我的研究重点开始转入对《红楼梦》大观园原型的考证。大观园在《红楼梦》书中,既像天堂一般美丽,也确实是宝玉与姐妹们一群青年男女心中的天堂,任何作者凭空杜撰都是不可能写出来的。如果洪昇是《红楼梦》的作者,'蕉园姐妹'是红楼女儿的原型,大观园必然是洪昇与姐妹们儿时共同的故园。结果完全证实了我的推论。我绘制了'大观园原型示意图',撰写了《大观园导游图》等论文,引起石破天惊般的强烈反响。这是我研究《红楼梦》迈出的第三步"。

(三小步略)。

"土默热红学"底里。

    "土默热红学"的核心是"洪昇著书说",该说认为,《红楼梦》是明末清初波澜壮阔思想解放运动大潮中的一朵璀璨浪花,作品表达的是刚刚经历了明清改朝换代、天翻地覆的"末世"阵痛后,康熙年间"汉族遗民"心中的"国仇家恨";作品的作者是清初著名文学家、戏剧家、诗人洪昇;作品的文学思想是"晚明文化气脉"的继承和弘扬。

    土默热的红学研究主要有两个方面:研究历史背景——明末清初的历史;研究文化背景——洪昇的文学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十一个方面专题:《红楼梦》作者,十二钗原型,大观园原型,大荒山原型,秦可卿象征,"钗黛合一"来历,"甄贾宝玉"原型,甄仕隐、贾雨村原型,脂砚斋批语来历,曹雪芹"披阅增删"真相等。

    土默热红学的突破口是《红楼梦》与《长生殿》比较研究 。他认为,首先,两部作品的言情主题一致——宣扬纯情理想而不涉于淫乱;其次,两部作品的悲剧结局一致——"神瑛侍者"、"绛珠仙子"历劫造凡与"孔升真人"、"蓬莱仙子"降临人世相同,"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播弄男女主人公命运与"天孙织女"、"牛郎真人"操控主人公遭际相同;除此之外,《红楼梦》中多数新颖的独创概念,都来源于《长生殿》的提法,是《长生殿》所创。

    土默热红学的结穴在洪升与曹寅的关系及《红楼梦》"问世"过程研究。他认为,洪升同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既是同时代人,又是好朋友。二人都雅好传奇创作,文学修养都属当时一流,所以惺惺相惜,互相推重。洪升激赏曹寅的传奇《太平乐事》,曾为之作序。曹寅曾花费巨资,在江宁织造府"畅演三日"《长生殿》,以上宾礼节招待洪升。洪升到南京时,曹寅亲自到"江关"迎接。洪升随身携带"行卷"而来,曹寅读后大受感动,赋诗一首:

惆怅江关白发生,断云零雁各凄清。
称心岁月荒唐过,垂老著书恐惧成。
礼法谁曾轻阮籍,穷愁天亦厚虞卿。
纵横捭阖人问世,只此能消万古情。

    土默热分析此诗后认为,洪升"行卷"中装的、曹寅拜读的应是《红楼梦》初创书稿。洪升在"垂老之年"写成的、描写"称心岁月荒唐过"的作品,只能是《红楼梦》。曹寅自称"纵横捭阖人",答应为"行卷""问世",并以此来表达二人的"万古情"。

    可惜的是,归途中,洪升就不幸坠水淹死了。曹寅晚期也面临重重不如意事,无心刊刻如此卷帙浩繁的作品,不久也病死了。随后曹家被抄,家业中落,无人也无能力刊刻《红楼梦》,书稿只能随着曹家还京而流落北京。过了一个甲子后,曹雪芹在穷急无聊之际,翻出了《红楼梦》书稿。阅读之后,引起了内心强烈共鸣。于是开始了"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过程,并陆续传抄开来。有时还以书稿换些南酒烧鸡受享。

土默热的红学广告。

    土默热自己说:土默热红学"最核心内容是把《红楼梦》的著作权从曹雪芹手中夺了下来,交还给了真正的原作者——洪昇;把作品的生活原型权从江宁织造府夺了下来,交还给了真正的生活原型——百年世家洪国公府;把美轮美奂的大观园景色从红学家的幻觉中解脱出来,交还给了美轮美奂的杭州西溪湿地;把大荒山的虎啸猿啼声音从红学家的幻听中解脱出来,交还给了虎啸猿啼的京东盘山;把那些聪明美丽的红楼女儿从红学家们杜撰判定的牢狱中释放出来,交还给了蕉园诗社的"七子"、"五子";《红楼梦》的创作目的就是通过真实地描写改朝换代时期,一代青年男女的人生沉沦悲剧,抒发胸中的国仇家恨"。

    自称是土默热的学生秦轩说:土默热,"您是红学旧秩序的掘墓人,您是红学新境界的奠基者。《红楼梦》感谢您——您的劳动使作品更加灿烂辉煌;红学感谢您——您的贡献使学术更加丰富多彩;千千万万的红友、红迷感谢您——您的耕耘使《红楼梦》欣赏成为更加赏心悦目的高雅享受!"

    "红学队伍中'狼来了'的凄厉喊声,百年来几乎不绝于耳。这一次,'狼'终于真的来了,百年红学面临着一场被彻底颠覆的危机!土默热老先生可不是什么'改良主义者',而是一名彻头彻尾的'红学革命'斗士。他老人家以大无畏的勇气和魄力,毅然抛弃'曹家店',跳出'胡家庄',把曹雪芹的'著作权'、江宁织造府的'生活原型权'、打着曹家印记的脂砚斋'评点传抄权',以及由这些专利权派生出的什么'曹学'、'秦学'、'探佚学'、'版本学',等等等等,包括传统红学的几乎全部领域,来了个一锅端,一勺烩,统统横扫,全盘推翻,正统红学的命运,这一次真的要尝到'最危险的时刻'到来的滋味!" "土默热红学大厦","终于正式在中国红坛耸立起来了"。

    "土默热红学体系,不仅是一座科学的大厦,还是一座美丽的大厦。通读土默热老师这几十篇文章,你不仅能感受到逻辑与实证的力量,同时还会感受到语言和文字的优美。土默热老师擅长各种文体,论述如潺潺流水,委婉曲折;阐释如舌灿莲花,香飘天际;推理如水银泻地,透彻明晰;剖析如破竹剥笋,一览无余;辩驳如暴雨狂风,摧枯拉朽。在土默热老师的文章中遨游,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受到逻辑思维的谨严和形象思维的丰富;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受到历史的深沉和文学的美丽;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受到铁马金戈的轰鸣和委婉缠绵的泣诉。在土默热老师的文章中寻觅,你不仅能感受到红学新体系的极大张力,你还会获得美美地享受一次文学大餐后的无尽愉悦。"

    与秦轩的粉饰相呼应,另有人还说,1、土默热红学使《红楼梦》书中诸多"异端思想"得到了科学合理的解释;2、土默热红学使《红楼梦》书中若干不合理描写显得合情合理了;3、土默热红学使《红楼梦》书中一系列象征性描写显现出其必然出处;4、土默热红学使《红楼梦》书中很多矛盾的描写都显得顺理成章了;5、土默热红学使《红楼梦》研究中的某些"死结"有了真实可信的答案。

土默热红学的被批评

    土默热红学出来后,陈熙中、周思源、梅玫等都曾拿他开涮,然以梅节最为精彩。在《谢了,土默热红学!》一文中,他说,土默热吃了三天斋就想上西天——功底还浅,他"做手脚删改曹寅原诗","读不懂朱彝尊诗,活活溺毙沈阿翘"。"《土默热红学》的许多'考证'唯一用处是收入《红坛笑笑录》或《闹红竹枝词》,留作笑柄"。"土默热自称索隐,其实是做案","如果你把鹿角锯掉,装上一条大尾巴,拍成照片,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你发现马的新品种,这就是'造马',构成欺诈罪。红学如允许'造马',红学就变成'哄学'"。"土默热也真够大胆,可能还是个法盲。他篡改人家祖父的原诗,又据改诗进行'合理推论',要定人家孙子'盗用'(红楼梦)著作权之罪,青天白日,这不成了和尚打伞!幸亏曹寅已死,否则反控他盗改文书、栽赃诬陷,土默热先生不仅做不成什么红学家,恐怕要洗干净屁股准备坐牢..."

土默热的反批评。

    面对奚落打压,土默热慷慨首途,无剌剌可怜语。在《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致梅节、蔡义江、周思源等红学大师的公开信》中,土默热说,"拙作《土默热红学》发表之后,承蒙各位专家抬爱和关注,在不同媒体上以各种形式发表文章或谈话加以评论批驳,如此无限期地辩驳下去,不仅耗费了彼此大量的宝贵时间和精力,也可能使彼此的面孔越抹越黑——土默热无所谓,本来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社会上至今也不知道土默热何许人也;诸位大师则不同了,一生辛苦好不容易编织起来的著名红学专家漂亮羽毛,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红坛地位声望,就在这样的意气之争中白白受损,实在有点划不来。为爱惜羽毛计,也不应该再继续打这样得不偿失的笔墨官司了。"

    "感情代替不了学术,大师们坚持的曹雪芹说,并非什么不允许别人怀疑的绝对真理。对曹雪芹持异议,也不是自土默热始。《红楼梦》中有句名言:'篱牢犬不入。'倘若诸位大师的曹雪芹著作权'篱笆'扎得真的那么牢,就根本不会有《土默热红学》冒出来了!俗话说,偷来的锣儿敲不得,求人不如求己。土默热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诸位大师把攻击《土默热红学》的时间和精力,还不如用到修补曹雪芹著作权的'篱笆'上去。倘若把自己的'篱笆'扎牢了,还怕别人剥夺曹雪芹著作权吗?如果自己的'篱笆'扎不牢,就是把《土默热红学》'批倒批臭,永世不得翻身'了,曹雪芹著作权也申请不到专利啊!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跑出一个'水默热'、'木默热'。"

    "这么多年了,主流红学都干了些什么呢?在曹雪芹著作权研究方面取得什么新进展了么?似乎没有。尊敬的诸位大师,你们这么多年来,把那些攻击戴不凡、欧阳健、霍国玲、孔祥贤、土默热的精力和时间,都用于发现曹雪芹著作权的'新材料',那该多好,何必在无休止的纷争中虚耗宝贵的学术生命?何必担心出来几个微不足道的土默热? 在你们的'死结'没有变成'活结'之前,有人跳出来向曹雪芹著作权发起冲击,或者在曹雪芹之外另寻作者,都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 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因此,笔者想和诸位大师达成一个'君子协定':按照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原则,你集中精力扎牢你的曹雪芹'篱笆',我全心全意搞我的《土默热红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互相包容,共同推动红学的繁荣。倘若某一天诸位大师宣布:曹雪芹著作权毋庸置疑了,'曹学'的'篱笆'扎牢固了,土默热到时候肯定服从事实,服从真理,一定主动宣布取消《土默热红学》,并向全国人民检讨'误导'之罪!"

    于词讼一门,土默热可谓是大大的行家。有梅玫者(女),智术浅短,心性轻浮,曾官拜黔省《红楼》主编。见有人拿土默热以自大,遂乘风扬土,也不忖度忖度,就村村势势要拿他的错,在《红楼》作《"犹如发烧时的梦呓" ——略谈尴尬境地的"土默热红学"》一文。因被人曾漫画式的开涮,土默热就妈妈的愤愤不平,现见小小的梅玫也招摇豪横,顿时非常光火,于是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使出平生解数,作《文抄公梅玖女士的群殴浮躁》、《且看梅氏兄妹与陈景河"批土三角"的滑稽表演》,要拿这妇人作法。什么"梅玖女士的一篇不过千余字的豆腐块文章,却十足暴露了自己浅薄无知的真面目。文章除了抄袭梅节的文字,重复梅节的观点之外,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什么东西";什么"梅玖女士表面上看很聪明,其实笨得很可怜";什么"你有时间多搞点正经的红学研究,少扯点这些咸淡。干这些无聊的玩意,比起那些大家来,你还是个雏儿"。面对这金声玉脆、暴风骤雨般的洒落,梅玫那妇人顿时豁子嘴照镜子——当面出丑,心头撞小鹿,面上起红云,羞答答无地自容。深悔偷鸡不成反蚀了米,只恨没地缝钻进去。

他那飘飘欲舞的轻美长鬃,
好像闪闪发光的金伞随风旋转。
它全身集中了八宝形状,
这神奇的骏马呦真是举世无双。
——《蒙古族历代文学作品选》

这匹马似锦如花。
他的四肢像黄羊那样健壮,
它的双眼像闪电一样明亮,
它的尾巴又粗又长,鬃毛又多又亮,
它的脊背闪耀着月亮的光芒,
它的额头迸发着太阳的光芒。
——《海西民间歌谣》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1-2012   平湖红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平湖市红学会  站长:王正康 站长E-mail:wzk1939@163.com 责任编辑:羊胜华
技术支持:曹英山 备案:浙ICP备14029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