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宝玉挨打”之镜,赏钗黛
文章作者:潘媛 发布时间: 2015/3/4 浏览:562 字体:

透过“宝玉挨打”之镜,赏钗黛

●  潘媛

   大观园中薛宝钗与林黛玉是群芳之中最令人睹目的。他们二人都是有才有貌的大家闺秀,一个与宝玉有着金玉良缘,一个与之有木石前缘,他们的各异之美难分轩轾,在宝玉挨打这一回之后的三十四回有了一次比较集中的展示,这一回写宝玉挨打同时牵动了钗、黛二人的心,二人都去探望、劝慰,却呈现出完全迥异的美。以下笔者将对二人从探望动机和劝慰言辞上作一些粗浅的比较分析与品味,以期欣赏到二人的各异之美。

一、钗之美

    行动上:宝钗是去探望宝玉的第一人,连一向行动迅速的熙凤也不及她快,况且去时还带着极为灵验的药,在最短的时间内,即使是利用自家皇商的财势,要弄到最有效的药,也是极费心力的。这体现了宝钗极高的办事效率,也体现了宝钗对宝玉的用心;宝钗在探望宝玉时不曾流泪,劝宝玉时甚至是笑言的,这是其一贯的遇事冷静,理性的作风。

    神态上:在向宝玉诉说宝玉受伤自己的心情时,文中这样描述她 “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看得宝玉心中大畅,早将疼痛抛到九霄云外,甚至还在浮想联翩,想着自己遭横死时,她们又该是怎样的悲戚之态。宝钗本来就生得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再添上这种大家闺秀的羞怯之美,怎能不令人动容。

    言辞上:宝钗在问及宝玉挨打的原由时,袭人就将焙茗的话说了出来。其中提及薛蟠——宝钗的哥哥。即宝玉挨打有薛蟠使坏告密的原因。宝玉怕宝钗沉心连忙以言相拦。去探望挨打的宝玉,宝玉挨打却有自己哥哥的份儿,这种情形难免使人生出“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疑心,使宝钗处于背动了,宝钗作何反映呢,看下文:

    “你们也不必怨这个,怨那个。据我想,到底宝兄弟素日不正,肯和那些人来往,老爷才生气。就是我哥哥说话不防头,一时说出宝兄弟来,也不是有心调唆:一则也是本来的实话,二则他原不理论这些防嫌小事。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么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

    宝钗先堂皇正大地批评宝玉“素日不正”,“和那些人交往”“那些人”指的是“琪官”一类的下等人,用一“肯”字抬高宝玉身价,使批言更入耳,指出“老爷生气”的后果,使其悔改;继而为哥哥辩护,表明自家哥哥即使说了“宝玉与戏子交往”的话,说得也是实话,并且是无心说出的;最后还不忘对已觉出自己对主子造次而深感不安的袭人婉言安慰,并不怪罪,同时用赞宝玉细心衬薛蟠粗心的方式表明,自己并没有生气。

    此一番话,既劝了宝玉应务正业,维护了哥哥,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又解除宝玉因袭人造次的不安,让袭人心生愧疚,更对己感激不尽。这更让宝二爷畅快了。短短几句话,就达到变被动为主动,扭转乾坤的作用。可见宝钗的言辞何等神妙,真是舌灿莲花!当然话中也显示了她宽厚待人的性格,这更加难得。

二、黛之魅

    行动上,黛玉是在日落之后才去探望。宝玉受毒打,黛玉为何姗姗来迟,难道是她不关心宝玉的身体,还是她太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想被夏日晒到?带着这个疑问看作者对她的神态描写和语言描写。

    神态上,从宝玉眼中看去,“只见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作者所用笔墨极为简省,其中却有大文章。“两只眼肿得桃儿一般”,不知她听到宝玉遭毒打的消息后流了多少泪,又流了多久的泪。画活这位多情姑娘的痴情。相比较宝钗悲戚之态而言,黛玉的情似更深厚。为何心中牵挂宝玉却不及早去看望?从黛玉闻凤姐来了欲逃走却被宝玉一把拉住时的言辞可找到答案。

    宝玉一把拉住道:“这可奇了,好好的怎么怕起他来。”林黛玉急的跺脚,悄悄的说道:“你瞧瞧我的眼睛,又该他取笑开心呢。”

    品味最后一句,方知黛玉心事,黛玉不能及早到来,是因怕为宝玉哭得花容失色的样子被别人看见取笑,更怕自己钟情宝玉的心事,为旁人看出。她深知在当时婚姻要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孤身一人在贾府,这份情不会有结果。所以将之藏在心中,并不想为外人知晓。出身书香门弟的自己并不能像宝钗那样依靠家里的财势,寻到解除宝玉痛苦的药,早到也无益。只好忍到日落之后,借夜色遮掩,才悄悄到来。这是黛玉谨小慎微的表现,也是其自尊自爱的表现。

    回味一下宝钗到来的环节,文中这样写,“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宝钗的动作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小小一丸药,为什么不是“拿”着“握”着也不是“攥”着,一定要“托”着呢?宝钗的意图动机很明显,是让大家都看得到她对宝玉的关心,宝玉是贾府未来的继承人,关心宝玉当然能嬴得贾母、王夫人等人的好感。宝钗的关心似乎有表现自己的嫌疑,当然也反映其易融于环境,有城府的性格特点。

    再忆其言语,“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看其神态“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真是大有深意。这是宝钗的又一动机,借探望向宝玉真情告白。从这一点上看,宝钗的探望是有意而为之,是外露的,黛玉的探望之举,并不想为旁人知晓,是内隐的。故宝钗的探望的动机是多重的,黛玉的是单纯的。相比较而言,黛玉对宝玉的情更真诚。这一点宝玉是深知的,所以一看到黛玉的眼和泪,宝玉不等黛玉开口便叹道:“你又做什么跑来!虽说太阳落下去,那地上的余热未散,走两趟又要受了暑。我虽然捱了打,并不觉疼痛。我这个样儿,只装出来哄他们,好在外头布散与老爷听,其实是假的。你不可认真。”

    人挨打,两人心疼,一个是说出来的心疼,一个是没说出却一眼就望得穿的心疼。可见黛玉的情更真。

    比较二人的劝辞,宝钗说了一番道理,讲的头头是道,黛玉到来文中写道:

    “林黛玉虽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这等无声之泣,气噎喉堵,更觉得利害。听了宝玉这番话,心中虽然有万句言词,只是不能说得,半日,方抽抽噎噎的说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话只说了一句,然却是淋漓心血酿成,宝玉立刻许诺,“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何等斩截!

    此外,作者对宝钗的描写比黛玉还多一段心理描写,“打的这个形像,疼还顾不过来,还是这样细心,怕得罪了人,可见在我们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既这样用心,何不在外头大事上做工夫,老爷也欢喜了,也不能吃这样亏。但你固然怕我沉心,所以拦袭人的话,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

    由此我们看到,宝钗心中心中笑其将细心的功夫用错了地方,口中却赞,表里不一。黛玉心口如一。

    再有,二人的劝辞也是各有侧重, 宝钗劝宝玉,将功夫下在仕途经济的正道上,并让袭人作她的帮手,继续规劝;黛玉未言明要宝玉改什么,宝玉却心知肚明,她并不是劝其学八股,取功名以举业,而是要自己改掉那些怪癖和一些纨绔子弟的陋习。也就是说对宝玉挨打这件事,宝钗并不反对,黛玉却是反对的。从这一点上看黛玉与宝玉的心贴得更近。

    故二人去后宝玉牵挂的不是带来好药,消除他身体痛苦的宝姐姐,而是空手迟来,满面泪光的林妹妹。他支走与宝钗同样心思的袭人,让晴雯传递信物——两条旧帕给黛玉,以表其情。黛玉悟其深意后,百感交集,也不在顾及什么嫌疑,挥笔在帕上一气写下三首诗,写下她对宝玉的一片深情,更写出她对这份无果之情的无奈与绝望。这又让我们看到了黛玉的无与伦比的才情。

        其一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幅鲛鮹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总之作者在三十四回中以“宝玉挨打”为镜,向我们展示了宝钗之美,黛玉之魅,写宝钗不惜笔墨除了突出宝钗的美,同时更映出黛玉的魅。笔者与宝玉一样纵然看到宝钗的千般万般的美,最终还是被黛玉纯而又纯的情打动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