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系统介绍西方红学研究第一人——平湖籍学人姜其煌
文章作者:朱家麟 发布时间: 2015/3/6 浏览:790 字体:

我国系统介绍西方红学研究第一人——平湖籍学人姜其煌

● 朱家麟

    学界有言,“红学始盛于浙西”,此“浙西”即古称钱塘江之北。张庆善先生(中国红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曾说:“浙西大地在红学史上出现了几个‘第一’,:除了《红楼梦》最早从乍浦走向世界和周春的第一部评红专著外,还有早期红学史上第一个将《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区别开来进行评点的陈其泰,近代又出了第一个用西方美学思想评论《红楼梦》的国学大师王国维,真可谓‘人杰地灵’。”对平湖而言,除了张先生所说《红楼梦》最早(第一次)从乍浦走向世界外,我认为还有一个“第一个”值得一提,那就是:平湖籍翻译家姜其煌先生,是《红楼梦》从东渡日本传入欧美西洋之后,写成系统介绍西方红学研究状况专著的第一人,其所著《欧美红学》,是我国系统介绍西方红学研究的第一部专著。

    《红楼梦》在二百年前最早从平湖乍浦起航走向世界和二百年后,又有平湖人姜其煌,第一个系统地将西方红学研究状况写成专著反馈到国内,这二件事,“不但在红学史上,即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也是应该大书一笔的篇章节目”,而这二件事与平湖的“人杰地灵”之关联,当值得学界予以关注。

    《红楼梦》第一次从乍浦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之后,至今已在全世界流传,被翻译成日文、英文、越南文、朝鲜文、俄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匈牙利文、罗马尼亚文、捷克文、西班牙文等十余种文本。“红学”和“莎学”,被称为东西两半球互相辉映的两大“显学”。然而,正如蒋和森先生所说:“国内对《红楼梦》研究的很多,但他的国际影响还不大,《红楼梦》还要有更大的国际影响,要使西方也能家喻户晓。”这方面,红学研究者要做的事还很多。

    综合世界(欧美)红学研究状况对国内的反馈,平湖籍学人姜其煌先生当写出这方面系统的专著的第一人。

    《欧美红学》,姜其煌著,2005年6月,由河南大象出版社(191千字)出版,列入任继愈先生主编的国际汉学研究书系,海外汉学研究丛书。

    《欧美红学》是国际红学研究园地的一朵奇葩。姜其煌先生在书中系统评述了自19世纪中叶至今,欧美各国对《红楼梦》的翻译、介绍、评述等情况。涉及一百五十余年欧美译介的各种观点,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研究的空白。

    姜其煌先生,浙江平湖人。1930年生,1952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曾在中央编译局,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研究员。多次作为访问学者在荷兰,美国进行研究访问。曾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总编辑,中国译协社科翻译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翻译》杂志副主编。发表《二十世纪文学的基本规律和特点》等论文四十多篇,出版《罗曼罗兰传》、《第三个人》等文艺译著十几部,审订《马恩全集》、《列宁全集》等经典译著三十多部(笔者曾为平湖中学校庆和校史事以电话访问过姜先生)。

    周汝昌先生在《欧西〈红楼梦〉研究得失之我见——姜其煌著〈欧美红学〉序言》中指出:“《红楼梦》这部文化小说传入欧美西洋之后,反响如何?凡治中西文化交流的学者,如不曾向这一课题留心研究,那将是一个极大的缺漏与损失。”他说:“我认为目前,除姜先生外,还无人能撰成这样一部著作,其嘉惠学林者,实非浅显。”“像姜先生,精通很多种西语,却没有不屑于红学的意思,竟然为了介绍西方的红学状况而投入了这么多的工夫,写成这部品种独特的新著,以飨国人,填补了一个多年来无人肯填能填的红学空白,这不是一件小事。不但在红学史上,即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也是应该大书一笔的篇章节目。”

    西方红学包括了“翻译,讲解,评价”等等。姜先生在该书“自序”中,将欧美红学分主题,内容和社会意义,与中国小说传统的关系,艺术技巧,语言和书名等六个方面作了概括地介绍。

    《红楼梦》早在二百多年前由平湖乍浦传至日本,走向全世界,至今已有多种译本面世。据姜先生研究统计:从1892年出版乔利的第一个英译本,到霍克斯1986年的英译本止,横跨两个世纪,绵连九十多年。欧美译本有英译本七种,法译本二种,俄译本一种,荷译本一种,共十五种。此外,据称有西班牙《红楼梦》全译本正待出版(1990年已出第一卷)。捷克文《红楼梦》全译本已于1988年出版。1963年还出版过一个希腊文译本。

    中国人自己敢于翻译本国名著的第一人王际真,曾于1921年和1958年出版了二个英文节译本。杨宪益,戴乃迭夫妇翻译的英文全译本,从1978年开始至1980年已出齐。此外,留法华人学者李治华与其夫人雅克琳合作,耗费二十七年时间,于1981年完成《红楼梦》法文全译本。

    欧美早在一百六十多年前就已开始红学研究了,虽然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西方的“红评”也是随着中国理论的变化而有所变化的。欧美学者对《红楼梦》由不知到知,由知之甚少到知之较多,由知之较多到有了一定理解,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为了让我国读者了解这些变化,姜先生还为该书编译了一个附录,收辑了九篇欧美红学家所写的文章或摘要。

    姜先生感慨地说:“广泛地考察了欧美红学之后,我得出的一个最令我们中国人伤心的结论是,《红楼梦》在欧美文化界遇到了很不公平的待遇。直到今天,在欧美知识分子中,除了少数汉学家以外,知道《红楼梦》的没有几人。”诚然,由于欧美价值观长期影响着世界,这种情形也并不奇怪。然而,这正说明: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推进中外文化交流,是中国文化人的一项艰巨任务。其中也包括将国内红学研究成果向国外传播和将国外红学研究信息向国内反馈的双向学术交流任重而道远。

    公元1793年《红楼梦》第一次从平湖乍浦出海走向世界,2005年《欧美红学》第一本系统地介绍西方红学状况的专著由平湖人姜其煌先生写成反馈中土,都在红学发展史上见证了江南水乡的平湖之“人杰地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