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师友,但更爱真理——王正康老师红学研究综述及启示
文章作者:金中 发布时间: 2015/7/15 浏览:704 字体:

平湖红学会自1988年成立全国第一个县级红学会以来,成绩有目共睹,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对平湖红学会给予高度的评价:“二十多年来,他们在《红楼梦》研究上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为红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而平湖红学会这些成绩,作为该学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王正康功不可没。借《王正康红学文选》出版之际,我们梳理王正康老师的红学研究之路,一是宣传平湖红学的研究成果,为王老师的红学成果鼓掌祝贺,二是为学会会员的红学研究开拓思路,为推进当代红学研究纵深发展提供一个值得研究的样本。

纵观王正康老师的红学研究成果,大致分为三个阶段:1991—2006年,尝试用文艺学的新理论解读红楼艺术特质;2007—2011,尝试探究灵性评说与《红楼梦》的双向解读;2012—现在,尝试用文本感悟和历史考索多重手法来佐证并发展土默热红学,提出曹寅之孙曹雪芹子虚乌有、曹寅改续洪原创说、《红楼梦》中贾府大观园在杭州说等观点。

一、借我一双慧眼,打开红楼新天地

收录在“红学新悟”中的这些论文,是王正康老师借鉴文艺理念的新成果新方法来观照文本,发现《红楼梦》文本的一片新天地,涉及到红楼人物、红楼艺术、红楼语言、红楼意蕴等角度。

1.人物文化性格论。借用弗洛伊德梦学原理和荣格的心理学原理,认为第五回中的宝玉的梦中情人“兼美”是兼众女子之美的复合幻影,具有阿尼玛原型象征中的“永恒女性”,“兼美”作为宝玉的一个“自主情结”,是他泛爱众美的内在标准,也是专爱黛玉的内在根据。认为邢岫烟堪称红楼一流女子,其文化人格与黛玉、宝钗一样,折射出民族传统文化哲学的深邃背景,形成了儒道佛三极哲学观影响下的文化人格的对立互补。

2.感情错位说。从小说的艺术效果来说,人物感情的错位幅度越大,层次越多,作品的审美价值也就越高,作者分析了宝黛之间、宝玉与自我之间、读者与书中人物存在和不同层次的感情错位现象,这种错位的幅度之大、层次之丰,是其他古典小说少有,这正是《红楼梦》超越其他古典小说的艺术奥秘所在。

3.场型语言理论。借用鲁枢元的文学语言理论,概括《红楼梦》文学语言的整体特征是包容、化合了线型语言和面型语言的场型语言;《红楼梦》在人物塑造上具有“意象群落”式的空间性和特征;在流传过程中充满了个性化的即时性流变现象,不断更新读者的自我阅读体验。

4.生态意蕴论。借用“生态学”来观照《红楼梦》,认为作品渗透了“天人合一”整体观念,体现了众生平等的“主体间性”原则,表现了“自然向人生成”与“自然人化”的和谐互动关系,深刻地体现了“生态学”精神,《红楼梦》的理想世界表现为生态乌托邦的理想。

启示:梅新林先生在《文献·文本··文化研究的融通和创新——世纪之交红学研究的转型与前瞻》一文中提出红楼研究要以文献研究为基础,文本研究为轴心,文化研究为指归,在三者的有机融通中,寻求21世纪红学研究的创新与突破。王正康老师以文本解读作为自己研究的切入口,借用当今的文艺理念的新方法新成果,甚至借鉴跨学科的生态学理论,挖掘出《红楼梦》别具一格的艺术特质。

(二)用灵性去发现红楼的灵性

2005年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对学会潘禾婴老师的《湘云散论》一文给予高度评价,认为“罕见佳作”,王老师以此契机,开启了他的灵性评说以及灵性与红楼的双向探索之旅,也正是在与周汝昌先生的通信对话中,撰写了系列文章,如《诗意盎然的灵性评说——读〈湘云散论〉的启示》,《“灵性”与“红楼”的双向探索》、《与石兄的灵性对话》、《灵性与〈红楼梦〉》、《贾宝宝——灵性世界的先锋》、《灵性说》等文章,灵性评说日渐完善。认为灵性是人性的神性,是无意识的升华,是一种“内审美”的主体意识,灵性与境界共显共隐,灵性离不开想象和情感,它在虚静中敞亮,在妙悟中显现。而《红楼梦》是曹雪芹的灵性绝唱,是那块“灵性已通”的石头用灵性的语言记录的故事,塑造一群有极具灵性色彩的人物,从而表达作者的灵性追求。如果用理性思维只能进入文本的故事层面,只有用灵性思维去感悟才能进入文本的灵性层面。

启示:灵性评说是王正康老师在红学大家的鼓励与指导下,集中火力由浅入深,从他人的灵性解读实践切入,总结提炼而成的一种独特的文本解读理论,系统地阐述了灵性的特点、红楼的灵性特征以及灵性评论红楼的角度与途径。这是王正康老师对红楼文本解读的独特创见,也为他以后的红学研究打下基础。

三、在土红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

从2006年到2012年,王正康老师从经过6年的思索,本着“我爱师友,但更爱真理”的学术勇气,毅然决然地开始了学术的“转身”,接受并投入到土默热红学的研究享受之中,他觉得土默热红学就好象是一轮明月照天心,拨开了他眼前的红学迷雾,“重抖擞,正本清源,敢当排头兵”,道出了他矢志于土默热红学研究的决心。

《红楼梦原点之辩——“土说”与“胡说”比较谈》一文是王正康老师土红新说的过渡之作。文中认为“土说”是在对《红楼梦》文学层面灵性感悟基础上用历史与文学的多维考索之法,寻找到了《红楼梦》创作的原作者洪昇是可信的,而“胡说”只从单维的历史考索来确定《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是不可靠的。在这篇文章中,王老师就提出“曹寅之孙曹雪芹系子虚乌有”的观点。

《曹寅之孙曹雪芹的虚无与洪昇的真实》一文是王老师“土红新说”的立论基石,是对土默热红学的有力佐证,他从六个方面详尽地论述了曹寅之孙曹雪芹子虚乌有,并从文本内外与文学九维定点的方法论阐述《红楼梦》前八十回是原创者是明末清初的戏剧家洪昇。

《论曹寅改续洪昇原创的〈红楼梦〉》这篇论文从许多角度论述了曹寅续作的动因、时间和才能,认为曹寅从洪昇手里接收了《石头记》抄本进行成功地改续,这是他有不负挚友嘱托的动力、有近十年的续改时间,有堪当此任的胆识与才能,还有与洪昇相近的思想基础。这篇文章提出的观点与土默热红学有同有异,可以说是对土默热红学的发展。

启示:王正康老师的“土红新说”系列论文是他长期学术积累与近年土红研究热情相碰撞后的爆发,这种学术突破反映他勇于反思自己超越自己的求真精神,面对已有的成绩是固守己见还是超越突破;面对与己相左的观点,是党同伐异,还是兼容包并容;尤其是当尊敬的师友与自己的学术观点相异的时候,如何处理好师友情谊与学术独立的矛盾,王正康老师的选择值得每一个学术研究者反思。

 

                                          (金中系平湖市红学会会长)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