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鱼头”的来历
文章作者:顾跃忠 发布时间: 2016/12/9 浏览:363 字体:

土默热红学佐证之二十五

——“拆鱼头”的来历

顾跃忠

《红楼梦》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凤姐也不多坐,执意就走了。进园中将此事告诉与尤二姐,又说我怎么操心打听,又怎么设法子,须得如此如此方救下众人无罪,少不得我去拆开这鱼头,大家才好。”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且说凤姐在家, 外面待尤二姐自不必说得,只是心中又怀别意。无人处只和尤二姐说:‘妹妹的声名很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 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没人要的了你拣了来,还不休了再寻好的。我听见这话,气得倒仰,查是谁说的,又查不出来。这日久天长,这些个奴才们跟前,怎么说嘴。我反弄了个鱼头来拆。’”

这两回中都说到了一个词——“拆鱼头”。这“拆鱼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杨为珍、郭荣光主编的《红楼梦辞典》说:“比喻处理和排解复杂难办的事情。拆,在此处读 zhái(宅),分解、清理。一说把筵席上的鱼头拆开了好让大家吃,引申为与人方便,宁可自找麻烦。”

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说:“将鱼头上的骨肉剥离,比喻做棘手的事。拆字又作‘择’(zhái宅),分解、析离。一说,把席上的鱼头拆开了好让大家分吃,引申为与人方便,宁可自找麻烦。”

周汝昌主编的《红楼梦辞典》说:“俗语。指为别人做麻烦的事。”

从这三部辞典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出,杨为珍、郭荣光主编的《红楼梦辞典》和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的意见是一致的,都认为“拆鱼头”的意思有两种说法:一是指做棘手的事,二是引申为与人方便,宁可自找麻烦。而周汝昌主编的《红楼梦辞典》中则把这两种说法合了起来,实际上仍然可以拆分为上面两种说法。

在这里,我们且不说这两种说法中哪一种更符合文本的原意,我们只谈谈这两种说法的来历。

先看第一种说法:“将鱼头上的骨肉剥离,比喻做棘手的事。”

这种说法应该来源于一种做菜方法,即拆去鱼头里的骨头。要拆鱼身的骨头已是不易,要拆去鱼头里的骨头当然更难。有一道淮扬名菜叫“拆烩鲢鱼头”,要做这道菜并非易事,第一难就在拆。鱼头一刀开二,入清水煮,火候最难。过了精华失尽、一拆就碎;不及则骨肉不分、动弹不得。拆骨之时,眼周最难。那处骨多肉厚,滋味最浓。不加倍小心,莫说形状不保,还失了甜美。所以用“拆鱼头”来比喻做棘手的事,是有道理的。

尽管“拆烩鲢鱼头”这道淮扬名菜产生于清末,但“拆鱼头”这种做法却早已有之。《竹屿山房杂部》云:“倪云林作假江瑶柱,用江鱼背肉作长条子,每个取六块,如江瑶柱状,盐酒浥蒸;以鱼余肉熬汁用,鱼头去骨,取口颊金红色并尾煮。”

考倪云林即倪瓒,元末明初画家、诗人,江苏无锡人。博学好古,四方名士常至其门。元顺帝至正初忽散尽家财,浪迹太湖一带。他用来做“假江瑶柱”的“江鱼”,应该是长江中的鱼类,而鱼头是去骨的。这可能是有关“拆鱼头”的最早记载了。

我们再来看第二种说法:“引申为与人方便,宁可自找麻烦。”

这种说法来源于南方的一句俗语。《红楼梦学刊》1979年第二辑刊载周中明的文章《“拆开这个鱼头”释》说:“据我所知,‘拆开这个鱼头’,是南方的一句民间俗语。在南方的酒席上,经常可以听到有人说:‘我来拆开这个鱼头’。说着便把筵席上吃剩的大鱼头用筷子拆开,让大家好搛了吃。后来,即使不在酒席上,也常听到有人这样说,那意思都不外乎是:为了与人方便,而自找麻烦。”

在这个说法中,“拆鱼头”并不是把鱼头里的骨头去除,而是用筷子把鱼头拆开。因为在酒席上,谁都不好意思一个人搛个大鱼头吃,只有有人把大鱼头拆开以后,大家才会你搛一块我搛一块去吃,所以就有了“与人方便,自找麻烦”的意思。

我们暂且不管这两种说法中哪一种更符合《红楼梦》文本的原意,我们只从这两种说法的来历来看,均来源于南方,一种是来源于南方做菜的方法,一种是来源于南方的民间俗语。而“拆鱼头”这样的词语,并不是大众的说法,而只是小众说法,它不可能传播到别的地方去。只有在作者的语言环境中有这种说法,他才有可能在自己的作品中运用。由此,我们可以推断《红楼梦》的作者是南方人,《红楼梦》反映的是南方文化而非北方文化。对《红楼梦》进行文化解析,这是土默热红学的基本方法。不明就里的人往往认为土默热红学与主流红学之争,是作品的著作权之争。事实上,两者之争的关键不在著作权上,而在对红楼文化的解析上。主流红学认为《红楼梦》反映的是盛世文化、是北京文化、是旗人文化;土默热红学则认为《红楼梦》反映的是末世文化、是江南文化、是世族文化。从“拆鱼头”这一词语的来历来看,它确实反映了江南文化而非北京文化,这从一个极小的侧面反映了土默热红学文化解析方法的科学性。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