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之元春讲稿
文章作者:余苗 发布时间: 2017/4/14 浏览:417 字体:

金陵十二钗之元春讲稿

——余苗 

各位老师、红友,大家好!

金陵十二钗之三的元春,书中涉及的章节文字不是很多,有很多人认为因为书中对元春的描写不多,人物形象性格不丰满,只是个穿针引线的过场人物,扁平化去理解,我认为是非常不妥的。元春在全书的情节推动中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牵扯着贾府命运的演绎进程,例如大观园是十二钗栖止之所,但是工程浩大,要建造和将诸艳安置其内,就要有个合理的情节安排,(第二十三回庚辰本脂砚斋批语)大观园是故借元春之名而起,再用元春之命以安诸艳,不见一丝扭捻。所以我想先不去给元春打一些标签,不束缚在一个既定的认知中去分析考虑这个人物,而是以一个经验上的人去理解分析,基于文本通过几个问题去看看元春这个人物是否丰满。

一、凤藻宫尚书+贤德妃在后宫是什么级别?

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首先提到元春的身世,她是贾府大小姐,贾政与王夫人所出,生于大年初一所以名元春,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做女史。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元春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使贾府走进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鼎盛时代。

女史是周朝时设置的后宫级别最低的妃嫔和女官,汉之前后宫除了皇后和夫人外,其它的既是妾也是女官。北魏的时候首次把女官和嫔妃分开设置,一直延续到明朝,至清朝取消了女官。所以书中的这种封号设置是按古制混编的。凤藻宫尚书是女官官职。凤藻是指华丽的辞藻,是指元春才华。尚书的品级设置上,一般都是二品以下,清朝时最高是从一品。

而贤德妃的品级到底是什么呢?书中对元春的称呼很多,贾妃、元妃、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也用得最多的就是贵妃。

贾政带清客游大观园之前有一段话,众清客在旁笑答道:“老世翁所见极是。如今我们有个愚见:各处匾额对联断不可少,亦断不可定名。如今且按其景致,或两字、三字、四字,虚合其意,拟了出来,暂且做出灯匾联悬了。待贵妃游幸时,再请定名,岂不两全”。

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日,恩准贵妃省亲。

省亲时贾政说道:“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论理该请贵妃赐题才是,然贵妃若不亲睹其景,大约亦必不肯妄拟;若直待贵妃游幸过再请题,偌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也觉寥落无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

太监又道:贵妃有谕,说“龄官极好,再作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

奏对、朱批、太监等正式场合都是用贵妃称呼,难道贤德妃就是贵妃吗?

清之前各朝在皇后之下,大体都是设一品妃四人,封号分别为贵妃、淑妃、贤妃、德妃,三国、元朝等一些特殊时代略有差异,但不影响整体这么去判断。清朝时明显不一样,之前各朝贵妃是封号,同时只封一人,清时设贵妃二人,降为二品,其之前设置了皇贵妃一人。

因为书中还有个吴贵妃,所以综合看我认为贵妃是品级,贤德是封号,上有皇后、皇贵妃、同级有吴贵妃。另一方面贤德有谥号的意思,有不详之意。同时元春是从妾里最低等级走到最高等级的,其中的付出和艰辛历程可想而知,其根由在判词中也可以领略一二。

二、元春的判词如何解析?

画: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

画很好理解,弓是谐音宫,代表元春的宫廷生活和皇家身份。香橼谐音元,指元春,成熟的香橼是黄色,黄色也是皇家的象征。

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外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兕:乙卯)相逢大梦归。

十二钗的判词中元春的判词算争议较大的,有文本上的,也有解析上的。我看到很多对元春的判词的解析,但各种解读总感觉不得要领。比较普遍的一种解释是说,元春在宫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对人世间的荣辱甘苦有了新的认识;从女史到凤藻宫尚书,贤德贵妃,荣耀一时,像石榴花盛开时一般火红。元春的三个妹妹迎春、探春、惜春比不上元春的荣华富贵。最后一句“虎兔相逢大梦归”指元春死的时间,或虎兕相逢是指元春死于两股势力的斗争。如果这样去理解,这首判词就感觉很凌乱,这首判词的就大失水准,远不及钗黛那首。难道凤藻宫尚书的判词真的水准很低吗,我认为不是,只是没有准确的理解作者的意图,其实整首判词每句之间因果关联,浑然一体。

元春的判词第一联“二十年来辨是非,“辨是非”即“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元春明辨是非,能洞察事情内在的道理,能做出正确的判断,遇事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才有二十岁的时候就封为贵妃,艳丽的榴花照耀宫闱。类似的因果关联的写法也比较多,举个例子,如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其它判词也有类似的写法如: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夏金桂是香菱的死因)。榴花是元春的本命花,石榴花开于夏季,素茎、翠叶、红蕤。在古人眼中石榴花就是美的象征(石榴是象征多子多福,榴花没有这种寓意的),韩愈就有“五月榴花照眼明”的诗句。代表元春的这个榴花还不是一般的榴花,而是重楼榴花。重台花一般是见于荷花,是在花心上再长出一朵花(唐诗皮日休《木兰后池三咏•重台莲花》欹红婑媠力难任,每叶头边半米金。可得教他水妃见,两重元是一重心)。三十一回翠缕和湘云在大观园内去怡红院找袭人的路上有一段对话:翠缕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史湘云道:“时候没到。”翠缕道:“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湘云道:“他们这个还不如咱们的。”翠缕道:“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他长。”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 。可见元春的石榴花不但是重台,还是楼子上起楼子,可见气脉之盛,艳丽无比。(据记载,唐代临潼华清官四周遍植石榴树,均系杨贵妃所为。书中多处以杨贵妃喻元春,此处是其一)

第二联如果把“三春”理解为迎春、探春、惜春是很突兀的。一是其它判词都是一支对应一人(黛钗一体,所以她们那首也是可以理解为一一对应的),二是作者也不会以其他的金钗去反衬元春的荣华富贵的。三是迎春、探春、惜春与元春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的,不同的人生轨迹没有比较的意义,对于已经照宫闱的元春来说,这个比较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三春”有三种释义,分别是三年、春天、暮春。这里的“三春”表面上是指暮春,整句的意思就是暮春的景色哪有初春好呢,引申的意思是指现在贾家的末世景象哪有侯府初立的时候显贵呢,所以虎兕相逢时即宫内斗争时,元春背后势力弱于对方所以含恨而死。运用的手法和第一联是一样的,两句同样是因果关系。元春点的戏《乞巧》有脂批“伏元春之死”,长生殿中这出戏的主要意思的杨贵妃乞赐盟约,希望得到皇帝的专宠,这也就是元春的死因。(四出:《豪宴》己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乞巧》己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第三出《仙缘》己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第四出《离魂》己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综上,元春的判词写尽了她的世事洞明的经世之才,时不与我的含恨之命。

曲:第四支 恨无常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甲夹:悲险之至!

元春“荡悠悠,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若元春后来死于宫中,距筑于“帝城西”的贾府并不算远,“路远山高”、“相寻告”云云,都是很难解通的,很多学者各执一词,目前我也没有看到十分令我信服的,这里我也就不讨论了。不过,有一点,曲子中写得比较明确,即写元春以托梦的形式向爹娘哭诉说“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岂不是明明白白地要亲人以她自己的含恨而死作为前车之鉴,赶快从漩涡中脱身,避开即将临头的灾祸吗?再看看元春的谜语。

迷: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一响而散的爆竹,恰好是贾元春富贵荣华显极之后,瞬息即逝的命运的写照,这已毋需多说。她的早死,实在与她所依仗的势力在统治阶级内部各派的勾心斗角中失势倒台有关,所以脂砚斋说元春之死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由此可知,元春之死,标志着四大家族所代表的势力在政治上的失势,敲响了贾家败亡的丧钟,而且她自己也就杀生成仁,成为争斗的祭品。

三、省亲过程中有哪些关键?

己卯本与庚辰本第十七、十八回尚未分回,回目为“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甲戌本这个两回残缺。及至戚序本、甲辰本,才分为两回。省亲过程竭力铺写了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我想通过几个关键词来分析。

(一)六哭

省亲的过程大约多久?从戌初的晚上7点,但丑正三刻的翌日凌晨2点45分,去掉元春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前后在贾府只有短短的7个小时左右,她在短短的7个小时里,先后做了以下几件事:先是游览了大观园,接着跟阖家上下叙了骨肉亲情,然后又考了宝玉并姊妹们的诗才,再接着就是听了几出戏,后再次游览了大观园之前没有到过之处,最后赏赐了众人之后就回宫了。

这其中先后哭了6次,每次读到元春哭处,联想到自幼进宫远离父母可能正深陷宫斗之中的她,不仅令人心生悲戚之感。

一二哭,贾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挽贾母,一手挽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管呜咽对泪。”元春见到贾母、王夫人之后,先就是“满眼垂泪”这是将见未见之时,也就是说,元春在知道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祖母和母亲之后,想着自己的经历,心中已经充满悲伤,眼中已经不自觉地流泪,这是她一个人独自在哭。

等到见到祖母、母亲和家里人之后,元春终于找到了情感发泄闸口,所以接着是“只管呜咽对泪”,她终于有了哭诉的对象。一家人难得团聚,想来无不伤心落泪。其他诸人俱在旁围绕,垂泪无言。

三哭,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到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咱晚才来。”说到这句,不仅有哽咽起来。这是元春第三次哭了,这次的哭是联想到自己虽然归来省亲,但终究还是要离开,相聚太短,下次又不知何年,想及此处,能不落泪哽咽?

元春的第四次哭是对自己的父亲贾政。又有贾政至帘外问安,贾妃垂帘行参等事。又隔帘含泪谓其父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叙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从这段话我读出这样的信息,她为了贾府选择牺牲了自己,言语之中透露出对富贵名利的看淡和骨肉亲情的看重,且似有埋怨其父之意。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贵妃崇节尚俭,天性恶繁悦朴,庚侧:写出贾妃身分天性。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想着自己一辈子就要在深宫之中度过,骨肉分离,且身系贾府荣辱,想到这些,难免落泪。

元春的第五次哭是见到自己的弟弟宝玉后。小太监出去,引宝玉进来。先行国礼毕,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拦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我们知道,从年龄来说,元春应比宝玉大了不少(次年生下宝玉无解,应该大7、8岁),且贾妃之心上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是以怜爱宝玉,且与诸弟待之不同。且同随祖母,刻位暂离。……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即便元春入宫后,还是关心宝玉学业,念切之心,刻未能忘。

元春与宝玉感情如此深厚,但她离开几年,宝玉已然长大,看到如今长大了的宝玉,想及小时姐弟之情,以及后来她在宝玉人生中的缺席,用“泪如雨下”再恰当不过。

我们看元春一开始是“满眼垂泪”这是无声的落泪,默默地落泪,有些隐忍的落泪。后来是“呜咽对泪”这是见到至亲之人后,情感喷发的伤心之极之时,但并不敢放肆地大哭,仍旧呜咽。后来是“哽咽”心中想哭,但一方面不能有失礼仪,一方面不能让亲人再为自己担心,有着很大的克制。接着对贾政,是“含泪”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没有流出。

元春以上的这四次哭,基本都还处在情感的隐忍之中,她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身份,不敢有半点失仪之处,但见到自己自幼带大的弟弟后,终于“泪如雨下”这时候才真正痛快地哭了起来。由此可见元妃对弟弟宝玉之爱,也是借此,她把之前几次隐忍的悲伤和泪水,一下子全都哭了出来。

元春的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哭,是在执事太监报了“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之后,贾妃听了,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却又勉强堆笑,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这句话之后有四个字脂批:使人鼻酸。

综上,我们看,元妃省亲一大篇文字,看似热闹非常,富贵逼人,显极一时,但从元春的六次落泪我们可以于大喜之处参透大悲之行。

(二)曲柄七凤金黄伞

前年网上凭“曲柄七凤金黄伞”证明《红楼梦》是写于乾隆十三年前还是之后闹得沸沸扬扬。

少时便来了十来对,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金黄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缓缓行来。贾母等连忙路旁跪下。(第18回)

根据《清史稿》《清世祖实录》等资料,我简单的总结了一下:

顺治到乾隆十三年左右,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仪仗:黄缎绣九凤曲柄伞一。皇贵妃、贵妃仪仗:黄缎绣七凤曲柄伞一(有的资料里是:红曲柄七凤伞一,其实是一样的)。又诸妃仪仗:黄缎绣五凤曲柄伞一。

乾隆十三年后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都是用九凤曲柄黄盖,皇贵妃七凤明黄曲柄盖,贵妃七凤金黄曲柄盖。

争议的两方,一方认为贵妃在乾隆十三年开始有“ 七凤金黄曲柄盖 ”的待遇。那么《红楼梦》中这个典故确实是乾隆十年(1745)后才有的。另一方认为乾隆十三年之前用的是伞,之后是盖,所以红楼梦是乾隆十三年之前创作的。

曲柄伞是皇家身份的象征,一般出行时只打一把,尤其是打在舆前面时。不像直柄伞,在各种仪式中按排场需要数量不等。

逄冠卿的博文说“伞”不是“盖”,这是完全错误的,伞就是盖。

明黄色在乾隆之前只能皇帝、皇后这个级别用,皇贵妃是不能用明黄色的,乾隆十三年皇贵妃的曲柄盖用明黄色,是清朝乾隆皇帝的慧贤皇贵妃死后(乾隆十年)提升了皇贵妃的仪仗,皇贵妃可以使用明黄色。

我的意见是书中的“曲柄七凤金黄伞”既证明不了《红楼梦》是乾隆之前创作的也证明不了是之后创作的。我觉得在做红学研究时,不能义气用事,反驳对我们学说不利的意见时,不一定就要完全相左,还是要尊重史料,尊重学术研究。

(三)赐物

省亲时的赐物一方面体现了对赏赐者的优待,另一方面又是以货币(金银、布匹)为主,我总结了一下有三个主要特点,一是轻重有别—伦理观;二是真情实意—亲情观;三是人情练达—等级观。

1、对于贾母赠送的礼品是金如意一柄、玉如意一柄、沉香拐棍一根、伽楠念珠一串、“宝贵长春”宫缎四匹、“福寿绵长”宫绸四匹、紫金“笔锭如意”锞十锭、“吉庆有鱼”银锞十锭。是受礼者中得到赠品最多的一位,共八大项目,其价值厚重。此厚礼有四层原因:一是贾母乃贾府的最高长者,权力至高无上。二是贾元春“自幼由贾母(贾老太太)教养”。至此,是彰显贾母教养之恩,是孝之道,所以贾母接受的礼品最多。

2、对于邢夫人和王夫人两人的礼品就是每人各得了一份“富贵长春”宫缎四匹、“福寿绵长”宫绸四匹、紫金“笔锭如意”锞十锭、“吉庆有鱼”银锞十锭。她们与贾老太太相比只少了金银如意、拐杖和念珠四样礼品,每人共收礼品四大项目,其价值位居第二。因为邢夫人是贾元春的伯母,也是大太太,王夫人是贾元春的生母。在这里,贾元春把握了三个“尺度”:一是伯母和母亲年事不高,尚未达到使用拐杖的年龄,所以不能赠送拐杖。同时拐杖在封建社会里还代表着权力的象征,因为贾老太太健在,作为母亲辈份的人还不能越位擅权使用拐杖。二是元春的地位已经超凡,随有亲情,但是更是臣子。三是贾元春没有把自己的生身母亲多赠送一点礼品,其原因就是为了消除伯母和母亲的差别,避免两位长辈产生感情隔阂。证明贾元春的为人处世是“辨是非”,处事恰当、合情、合理。

3、对于贾敬、贾赦、贾政等人的礼品就是每人新书二部、宝墨两匣子,金、银爵各二只。表礼(布匹)按前。贾元春送给她父辈们的礼品是书籍和文房四宝中的墨,以及象征身份的爵(酒杯)等。礼物选的非常合适,不费却寓意好。贾敬、贾赦是贾元春的伯父,贾政是贾元春的生身父亲,贾敬、贾赦的礼物竟与其生父同等的待遇。原因与上面给两位夫人的礼物类似。

4、对于宝钗和黛玉诸姊妹们的礼品就是每人赠送新书一部(套)、宝砚一方、新样款式的金银锞二对。贾元春对她的姊妹们送了两个方面的礼品,一是希望姊妹们在学业上要有所精进,所以赠送给每人新书一部和文房四宝中的砚台一方,符合她凤藻宫尚书的身份。二是赠送给新样式金锞和银锞一对,即可赏玩又比较实用。都是新书或新样式,体现她了解这些年少妹妹们对新事物的喜悦,投其所好也用心良苦。

5、对于宝玉这个同胞弟弟,贾元春赠送的礼物与众姐妹们的相同。在宝玉三四岁的时候,贾元春就已经教授宝玉读书识字,“虽为姐弟,有如母子。”元春算宝玉的蒙师也送有书、砚是想他才学进益。贾兰的是将新书换成金项圈一个和银项圈一个,也十分复合七年幼的身份。

6、对于外姓中的尤氏、李纨、凤姐等嫂子弟妹们,每赠送了金锞、银锞四锭。表礼四端。和妹妹们相比,对将新书换成表礼即布匹,也是因人施礼,这几个人都是以实用为主,复合她们的身份和需求。

7、对于贾氏四代中的贾珍、贾琏、贾环及贾蓉人等,每人送表礼一份,金锞一双。对于贾府中的,丫鬟仆役均有赏赐。

总之,元春的省亲赐物即体现了皇家的气度和礼制,又体现了其用心和情义。

四、元春为什么选择“金玉良缘”而不是 “木石前盟”?

原文【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说着命小丫头子来,将昨日所赐之物取了出来,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别人的也都是这个?”袭人道:“老太太的多着一个香如意,一个玛瑙枕。太太,老爷,姨太太的只多着一个如意。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大奶奶,二奶奶他两个是每人两匹纱,两匹罗,两个香袋,两个锭子药。”宝玉听了,笑道:“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袭人道:“昨儿拿出来,都是一份一份的写着签子,怎么就错了!你的是在老太太屋里的,我去拿了来了。老太太说了,明儿叫你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呢。”宝玉道:“自然要走一趟。”说着便叫紫娟来:“拿了这个到林姑娘那里去,就说是昨儿我得的,爱什么留下什么。”紫娟答应了,拿了去,不一时回来说:“林姑娘说了,昨儿也得了,二爷留着罢。”】

首先要说的是,端午节赐物就在元春选择“金玉良缘”的一种暗示(不是赐婚)。当然其他的一些解释也有,有的说是因为宝钗是亲戚所以赏赐更厚,有的说是宝钗可能会选秀所以要拉好关系等多种解释,更有甚者说是袭人撒谎编出来的或者是王夫人故意的阴谋论说。这些解释或是宝钗的赐礼更为丰厚的理由,而不是和宝玉一样的理由。阴谋论说更是无稽之谈,在那个森严的环境是不可能的,以及后续贾母的反应也可见属实。

元春赏赐的物品也可以佐证是指婚。

宝钗、宝玉的节礼: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

黛玉和三春的?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就是: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

凤尾罗:织有细纹的丝织物 类似绸缎,布匹,是一种象征高贵的丝织物品。其中凤尾罗裙是在隋唐时期比较流行的女子服饰。一端为一匹。

芙蓉簟:荷花图案或芙蓉花图的席子,即用竹篾编的有芙蓉花样的凉席。

按理说宝玉和宝钗、黛玉、迎春、探春、惜春都是平级应该是一样的,因为上一次元春省亲时候的赏赐就是:宝钗、黛玉诸姊妹等,每人新书一部,宝砚一方,新样格式金银锞二对。宝玉亦同此。但是这次宝玉宝钗要比她们高一个等级,这很反常,而且就算要一样,也应该是宝玉和黛玉的一样,因为黛玉更受贾母宠爱,而且元春也更喜欢黛玉,至于为什么我说元春更喜欢黛玉后面再细说。所以宝玉才说【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大家都有的是扇子和香珠,这些都是手上的玩意儿。宝钗和宝玉多出来的呢?是凤尾罗和芙蓉簟,这已经是生活用品了。男女的生活用品相同,寓意即是两人生活在一起,所以才会用一样的物品,是成双成对的寓意。所以这两件赏赐的节礼,恰好佐证了元春的用意。

为什么说春更喜欢黛玉?

一是更欣赏黛玉的才学的,宝玉题的杏林在望元春改为浣葛山庄,看见黛玉写的杏林在望诗后改名稻香村。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湘云夸奖“凸碧”和“凹晶”两个字用得好,黛玉说: “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同“省亲”隔了近六十回,竟忽然补出这么一段“后传”来,真正意外之文字。而这段文字,仅仅是为了再次描写园中景象布局吗?还是借这段话重新点出《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一段?

二是元春最喜欢的“有凤来仪”即“潇湘馆”最后是黛玉的居所。另外“有凤来仪”应该是大观园中最好的一处。如果元春不喜欢黛玉,“孤苦伶仃”的黛玉又怎么可能选择得了这个地方,反过来说黛玉也不是我们一般印象中孤苦伶仃,仰人鼻息的样子,书中有很多例证,以后有机会再一起探讨这个问题。

三是元春非常喜欢龄官。龄官其实就是黛玉的一个化身,模样长得像,龄官画蔷那段,宝玉从后面看都差点以为是黛玉在那葬花。另外性格也像,心高骨傲,在元春省亲的过程中,龄官演戏这出,看似十分突兀,其实也大有深意,体现元春对率真倔强个性的喜爱。(龄官自为《游园》《惊梦》此二出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从,定要做《相约》《相骂》二出,贾蔷扭不过他,只得依他做了。元妃甚喜,命:“莫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对小戏子龄官的偏爱。单独对龄官赐了一盘糕点,又命她另作了一场戏,“龄官极好,另作两出戏,不拘哪两出罢了”最后走之前,还特别关照。)不是宽容而是真的喜爱,第三十六回宝玉曾经去梨香院找龄官,想让她唱“袅晴丝”,龄官说:“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进去,我都没有唱呢。”所以说元春是真喜欢龄官,而不是因为省亲的时候故作姿态。

还有元春端午赏赐后,贾母的反应也很有深意,第二十九回本来去清虚观打醮元春是让贾府男丁去的,但贾母临时要求去,而且一定要把薛姨妈和薛宝钗拉着一起去,然后在清虚观就有了贾母和张道士唱的一曲双簧。张道士跟贾母说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贾母对宝玉的婚事表态: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这段对话张道士形容的小姐毋庸置疑是宝钗,而贾母表达的是对元春选择的反对,所以自此以后元春也没在宝玉婚姻上做过多的干预。

那为什么元春不选择自己喜欢的黛玉做荣府未来的女主人,而是选黛玉呢?最主要的问题是黛玉不是荣府未来的女主人的最佳人选,黛玉号称“美人灯”,身体根本不适合打理荣国府,打理荣国府绝对不是个轻松的工作,王熙凤那样的女强人都会感觉吃不消,何况“美人灯”。元春为贾府千人的生计和未来考虑,选择宝钗绝对是正确的。这也就是元春“辨是非”的理性特质。整个贾府也就只有她适合做这个试探,其他人都不敢去违背贾母的意愿,但是贾母明确表示反对后,元春也选择不坚持反对贾母的意思,是孝之道。

2017年3月12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