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者的悲叹——贾迎春人物形象分析
文章作者:殷建中 发布时间: 2017/4/14 浏览:693 字体:

弱势者的悲叹——贾迎春人物形象分析

殷建中

注:这里的“弱势者”应该这样解释:强势群体(主子)里的弱势个体(懦小姐)。

一、从判词看出一个善良女孩的悲惨命运。

贾迎春判词: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

明代马中锡《中山狼传》:赵简子在中山打猎,一只狼将被杀死时遇到东郭先生救了它,危险过去后,它反而想吃掉东郭先生。所以,后来把忘恩负义的人叫做中山狼。

这里,指孙绍祖。他家曾巴结过贾府,受过贾府的好处,后来家资饶富,孙在京袭了职,又于兵部侯却提升,便猖狂得意,胡作非为,反咬一口,虐待迎春。

黄粱梦,出于唐代沈既济传奇《枕中记》。故事述卢生睡在一个神奇的枕上,梦见自己荣华富贵一生,年过八十而死,但是,醒来时锅里的黄粱米饭还没有熟。这里用黄梁做“死亡”解,是说迎春悲剧结局到来之速。

花柳质:喻迎春娇弱,禁不起摧残。一载:一年,指嫁到孙家的时间。

 迎春的悲剧是其父贾赦一手造成的。按孙绍祖的说法,是贾政花了孙家五千银子,拿迎春抵了债。作者一再用“中山狼”称呼孙绍祖,因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这就是他“骄奢淫荡贪欢媾”的注脚。迎春劝两次,他就骂迎春是“酯汁老婆拧出来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脸。迎春这位公府千金哪里经过这个?回到家里啼哭诉苦,王夫人也只能说说“我的儿,这也是你的命”之类既像安慰又像劝导的话。迎春只提出一点可怜的要求:“还得在园里旧房子里住得三五天,死也甘心了。”几天后,孙家来人接,她“只得勉强忍情作辞”,回到“狼窟”里去。作者写了八十回的《红楼梦》就在这个地方绝笔,使我们看不到作者怎样写迎春“一载赴黄粱”的惨状了。高鹗续写的“还孽债迎女返真元”的情节,虽然基本体现了原作者的意图,但嫌太草草了。

二、探究贾迎春的身份地位。

的确,笼罩在迎春身上的迷雾较少,我比较注意的,首先是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涉及到她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不同的文字?

  在通行本里,冷子兴说到迎春,是这样交代的:二小姐乃是赦老爹姨娘所出。那么,她的出身,就跟探春完全一样,没有丝毫区别了。但是从小说故事里看,她虽然懦弱,却并没有因为是庶出而遭遇歧视麻烦,她自身心理上,也没有因为是姨娘养的而自羞自惭的丝毫阴影。作者犯不上非写两个庶出闺女的故事,这应该不是作者原来为这个角色所设计的出身。要弄清作者的原笔原意,还是得细查古本。那么,几种主要的古本里,都是怎么写的

  甲戌本说的是: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   

庚辰本则是:二小姐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己卯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女政老爷养为己女。 

戚蓼生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 

己卯本的说法最耐寻味,那意思就是说贾赦把迎春送给贾政去养了,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我认同甲戌本的写法,就是明确告诉读者,迎春是贾赦前妻生的。因为这样定位以后,八十回里所有关于迎春的情节,包括五十五回凤姐和平儿谈论府里的婚嫁之事,说“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也不算”等等,就都前后左右、高低上下完全一致,没有矛盾了。 

  但是,现存的甲戌本是残缺的,没有第七十三回。而第七十三回里,邢夫人对迎春说的话,现存古本文字有差异,大体而言,是把迎春生母的情况,更加地复杂化了。以庚辰本为例,邢夫人数落迎春时,出现了多层意思: 

  一层,在责备了琏、凤二人“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后,说“但凡是我身上吊下来的,又有一话说,只好凭他们罢了,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这话很明确地表明了迎春是别人所生。那么,生迎春的是谁呢? 

  紧接着,邢夫人道出了第二层意思,她以贾琏为本位说,“你虽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听那口气,似乎迎春出生时,她还没有来到贾家。 

  第三层,点明“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那么,这就跟甲戌本第三回所交代的,迎春“乃赦老爹前妻所出”,冲突了。

  第四层,“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这第四层意思最耐琢磨。

如果是完全虚构的小说,把迎春的出身情况写得这么复杂干什么?邢夫人对迎春生母和探春生母的对比,应该不是从其个人品格上去比,而是从其在家族地位上进行对比。迎春生母怎么就比赵姨娘“强十倍”?   

  把这四层意思捋一遍,我就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贾赦先娶一正妻,生下贾琏,后来死去。邢夫人嫁过来之前,其“跟前人”,也就是一个妾,生下了迎春,为什么这个“跟前人”“比赵姨娘强十倍”,而且邢夫人认为根据这个“十倍强”的因素,判定迎春应该比探春腰杆硬,否则就成了“异事”?惟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妾后来被扶正了,但是,不久却又死去了,在这之后,贾赦才又迎娶了邢夫人为填房,而邢夫人却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她说“倒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 

  形成了这样一个思路以后,我就对第三回作者在交代迎春的出身时,为什么那么样地思前想后,换了许多个说法,有了理解。因为这个角色是有原型的,这个原型确实是小老婆所生,说“妾出”没有错,但这个妾生她以后被扶了正,又死了,当然也就可以说是“前妻”,

因此,迎春原型虽然出身跟探春原型类似,但她的生母又确实比纯粹的小老婆“强十倍”,她虽然无争,却也就不一定有探春原型那样的因是庶出而派生的自卑感。

琴棋书画四丫鬟的名字,原是对应了主人的癖好的。最明显的就是惜春丫头名"入画",其原因一目了然;探春的丫鬟名"侍书"(又作"待书"),虽然探春喜好书法的描写也很含蓄,但是从宝玉赠送她的颜真卿墨迹及她房中布置可以看出来;元春带进宫的丫鬟叫"抱琴",虽然关于弹琴之事没有正面描写,但那贾元春乃是"才选凤藻宫"的人物,琴棋书画必然都是有所涉猎的,文中看出诗技平平,大约琴艺是很高明的了。贾迎春是下棋,丫鬟叫"司棋",而周瑞家的送宫花时,文中借周氏眼光一一写出诸女儿情态,写到迎春时,正遇上她与探春姐妹两个在下棋,可见迎春是颇好此道的。宝玉在第七十九回徘徊紫菱洲时写的那首伤怀诗中倒是提过两句:"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可以想见迎春的屋子里必是设着一副棋枰,而且从早到晚可以听到下棋声。

元宵夜迎春的诗谜中说: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
贾政猜是算盘,迎春也应了。但这很可能是她随性的又一表现,就是明明贾政猜错了,她也碍于礼貌不好驳回,只得胡乱应了个"是"。然而真正的答案很可能是"围棋"。因为只有围棋的黑白子,才可以合得上"阴阳数不同"之语,算盘虽然也可谓之"镇日纷纷乱",但又哪里扯得到什么阴阳呢?

贾母的安排是:“外亦如迎春等例,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鬟”,可见对迎春的奴婢配备数量,已成了荣国府里小姐待遇的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非常高的。我们从书里的交代又可以知道,迎春这些小姐,每月的零花钱标准,是二两银子,第三十九回,刘姥姥感叹荣国府吃一顿螃蟹就费去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那么,光是迎春等小姐一个人每月的零花钱,就够刘姥姥那样的庄户人家过一个月的丰足日子了。逢年过节,迎春等小姐还会得到宫中赏赐。参加节庆活动的时候,家里还给她们准备好了一些昂贵的饰物,比如头上要戴攒珠累丝金凤

第二十三回,写贾政夫妇召见众公子小姐,宝玉去的最晚,“一见他进来,惟有探春、惜春、贾环站了起来”,为什么迎春仍然坐着?因为她年龄比宝玉大,是堂姐,根据那个时代那种宗法社会的伦常秩序,迎春也无需站起来,并且不能站起来,荣国府的日常生活是按封建礼法组织起来的,在这个前提下,迎春不用自己争取,该享受到的礼遇她全能享受到。

其实,作为贾府的二小姐,该有的待遇都有了,该有的礼遇也享了,她应该没有自卑的因素,没有儒弱的原因。迎春是因为看得《太上感应篇》太痴迷而把自己交给了道家的“从善、无为,无争,顺天道、祸福相随、因果报应”,养成了这样的性格。

三、迷失在《太上感应篇》----贾迎春悲剧命运的文本解读

1、《太上感应篇》。

《太上感应篇》属于道家思想,是道教劝善的书籍。太上,就是太上老君,原名李耳,又称老子,著作有《道德经》。是我国道教始祖,上天至尊之圣。“感应”指善恶报应,由天地神鬼根据世上人们的所作所为给以相应的奖惩。宣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观念。接着指出人要长生多福,必须行善积德。该书有佛教“因果报应”的观念,但又与佛教观念有一定的差距。佛教认为因果通前世、今世、后世三世,该书则更强调现世。修身保生是道教的哲学,现世生命形式的存在是根本,要更加重视现世,更加珍惜现实存在的生命。《太上感应篇》大谈行善的好处,即现实的行善态度。迎春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为自己制造了一剂良药与最好的理由,为自己的委屈憧憬了最美好的未来。

摘几句《太上感应篇》原话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

  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胡不勉而行之?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犹老怀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遏恶扬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 

部分翻译:

太上老君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像人影紧跟着形体一样,绝不差错。

所以天地之间,有专管过错的神明,按照人们犯罪的轻重,来削减寿命

顺天理,合人心,即是道,当勇往力行,与道同进;逆天理,拂人心,即非道,应厌恶而远离,为之则为道所弃。为道者应当:不去不正经的地方;不暗中做亏心事;力行好事,多积阴德;发慈悲心,爱护万物;尽忠国家,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姐妹;先端正自己的品行,然后劝化他人;

阻止恶事,表扬善事;把多的让给人,把少的留给自己;受人欺侮,不怨恨;受到宠爱,却惊畏、谨慎;给人恩惠,不求报答,施舍给人,不后悔。

心里起了善念,善虽然还没有去做,就已经感动了吉神,希望他善行圆满而赐福;或是心中起了恶念,恶虽然还没有去做,就已经惊动了凶煞,等待他恶贯满盈而降灾。若是有人曾经做过恶事,后来自己忏悔改过,并且断除一切的恶事,努力做一切的善事,这样坚持下去,必定就能够获得吉祥喜庆,也就是所谓的转祸为福了!所以善人语、视、行皆善,积至三年,毫无作辍,则其善纯洁,必招福纳祥(并非三年才降福而有延迟,而是三年后人才感觉到有效果);恶人语、视、行皆恶,作至三年,则害人害物,不知多少,且经三年而不悔改,终不会悔改了,必降祸招灾(不是三年才降祸而不明,是天心未尝轻易绝弃人)。人不行善,难道不怕祸害吗?难道不想求福吗?

2、《太上感应篇》映衬迎春的性格和处事态度。

第三回中出场,林黛玉眼中的贾迎春:“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可见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而且温柔、沉默,故“观之可亲”。 《太上感应篇》里讲“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有三善天必降之福。”即善人语、视、行皆善,看起来可亲。

第十七回,元宵节猜灯谜,只有她和贾环没猜对,因此没得到元春赏赐,她“自为顽笑小事,并不介意”;大家打牙牌,她说错牌令被罚,笑饮一口酒,全无心理阴影。她不仅满足于自己的生活现状,就是那应有的生活品质被外部因素所干扰导致降低,她也得过且过。她是知足型、将就型生存。这就是《太上感应篇》的人要满足,祸福自有天给。

第十八回,迎春写的一首“颂圣诗”,她写的那首叫《旷性怡情》:“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她的生活理想,非常单纯,就是希望能在安静中,舒畅一下自己的神思,别无所求。正应《太上感应篇》讲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忠孝友悌,正己化人”迎春不犯人,只求人莫犯她,能够稍微待她好点,她就心旷神怡了。

第二十二回,贾迎春写的灯谜诗,四句是: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乱纷纷?只因阴阳数不同。谜底算盘,是打动乱如麻的算盘,全是别人算计她,她自己绝不想算计别人,(一说谜底是围棋:就算是围棋,也是别人围她,她防守,最后皆大欢喜,故还有人和她下围棋,要不以迎春的高超棋艺,谁愿意和她下棋啊。)这些行为正如《太上感应篇》所以天地之间,有专管过错的神明,把多的让给人,把少的留给自己;受人欺侮,不怨恨;受到宠爱,却惊畏、谨慎;给人恩惠,不求报答,施舍给人,不后悔。我说这灯谜诗是迎春为《太上感应篇》的宿命色彩的写的自伤自悼的抒情诗。

  第三十七回,探春发起组织海棠诗社,迎春担任副社长,负责限韵,这时候她说了一句话,非常重要,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她说:“依我说,也不必随一人出题限韵,竟是拈阄公道。”

后来她果然采取了拈阄方式,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是一首七言律,这就定下来大家都要写七律,她掩了书,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一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立着,就说了个“门”字,迎春就宣布,大家的七律都必须用门字韵,十三元,跟着又要了韵牌匣子来,抽出十三元那一个小抽屉,让那小丫头随手拿四块,结果拿出的是“盆”“魂”“痕”“昏”,于是,就规定大家写诗都得用这四个字押韵。这段文字,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写大观园女儿们结社写诗的一些具体过程,其实也是《太上感应篇》说“顺天理,合人心,即是道”。好阄——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偶然,任偶然因素左右自己,把命运被动地交付给了偶然性、随机性。一个完全无心把控自己的命运,自我意识薄弱到让人惊叹的地步的人。这都是《太上感应篇》害人啊。

第三十八回专门写到“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这一笔绝不是泛泛之文。而是别有深意。作者专门给予贾迎春这样一个特写镜头,着实体现其高深的人文思想。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要忽略任何一个生命的存在,哪怕它再渺小,再脆弱。而且越是这样柔弱的生命,越是需要周围人的关切。当我们在尘世当中觉得生活艰难,竞争激烈的时候,不妨想想迎春穿花这样一个场景,或许会得到丝丝安慰的。当然,我们每个人都要试着去拥有这样一份情怀,珍惜和善待我们身边如同迎春一样的人。

  迎春在她生命的那一瞬,总算有了自主选择,她不是随李纨、探春、惜春她们去看鸥鹭,她有自己小小的乐趣,她独在花阴下穿茉莉花!这确实是她那个生命最具有尊严和美感的一段时间。也许,迎春在那一刻彻底感受了从善所带来的生命的美妙馈赠,她是该有如何的感谢,好好地享受这份美好时光!

我最喜欢也感激作者对迎春的这一个特写。确实,“独在花阴下穿茉莉花”,可以成为一种生命尊严的象征。大地上应该有公平的社会,有容纳弱势族群和懦弱个体的温暖空间,有更多的怜悯与宽容,有更多的供普通生命选择的可能……

第七十三回写贾母听说园中有人斗牌赌博,十分震怒,痛斥之后,责令对为首的几个人“每人四十大板,撵出,总不许再入。”这其中之一恰恰是迎春的乳母。乳母有此丑行,受此惩处,对迎春来说,是很丢人的事儿。  乳母获罪,迎春自然“心中不自在”,而当邢夫人责备她“你也不说说他(指乳母)”时,迎春听了半晌回答说:“我说他两次,他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  迎春心中明知乳母偷了累金凤,但就是想“息事宁人”。迎春乳母的儿媳出场,要迎春到老太太那儿去求情,放出她婆婆。而迎春立刻拒绝说:“好嫂子,你趁早打了这个妄想,要等我去说情儿,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何况是我一个人,我自己愧还愧不来,反去讨臊去。”这真是道家的明知不可为就不为,《太上感应篇》的顺天道。

 接着绣桔要与乳母之媳“算算账”。这时的迎春,又立刻制止说:“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要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金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  一个累金凤不知去了哪儿,这件事情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贾迎春其实只要稍微出下面就可以解决的,但是行事向来低调的贾迎春还是选择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方式。从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对于自己的利益相当漠视,完全遵照《太上感应篇》的宣讲的一忍再忍、舍己为人的写照。她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麻烦别人。而司棋过来帮绣桔责问乳母之儿媳时,这位迎春小姐,居然“自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 《太上感应篇》中的道教思想的牺牲自我、不麻烦别人和善有善报思想使得迎春形成了这种高尚到让人难以理解的性格。

第七十四回  在那样一个禁锢森严的空间里,司棋居然就敢把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潘又安,通过贿赂看门的将其招进园来,放胆享受情爱。抄检大观园,事情败露,首当其冲,自然是司棋被赶出去。“凤姐见司棋低头不语,也并无畏惧惭愧之意”。司棋毕竟是迎春多年的丫鬟,今司棋被逐,迎春确有“不舍之意”、“难舍之情”,而司棋“也曾求了迎春,实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而迎春,一则“语言迟慢,耳软心活,不能做主”;二则“事关风化,无可如何”,终于不发一言,眼看着司棋被带走了。司棋临别时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迎春“好狠心”,也许略显过分,但为别人之事,无论善恶,始终一言不发,何以是这样的一种人生态度。其实这也是《太上感应篇》要求的无为隐忍,自作自受,因果报应的思想,她选择了这样的“处事态度”和性格特点。 

作为一个在《太上感应篇》里生活的弱女子,生活到善良、低调,不争、相信一切自有天意安排里,迎春应该还算是幸福的。 

 第七十九回《红楼梦曲·喜冤家》: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
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 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
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 叹芳魂艳魄,一载当悠悠。

平心而论,光从外在的条件上看,贾赦为迎春选的夫婿,也并不差。那孙绍祖袭着指挥之职,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并且还将提升官职,他此前又并未有正室,迎春过去并非填房,怎见得就一定是个悲剧?

 “中山狼”是忘恩负义的代名词。那么,究竟孙绍祖怎么对贾赦忘恩负义了?从前八十回里,我们看不明白。有学者指出,现存的八十回,最后一回也并非作者的手笔,从第八十回最后的交代里,我们可以知道孙绍祖家曾放在贾赦那里五千两银子,贾赦一直没还给孙家,所以孙绍祖对迎春说,你等于是那注银子折变来的。但这样的交代,只能说是贾赦欠银不还拿女儿变相抵债可耻,却不能说明孙绍祖忘恩负义呀!从现在我们得到的信息,只能说孙绍祖是一匹色狼,此人肯定是性欲亢进,欲壑难填,家里的媳妇丫头几乎淫遍,对迎春没有丝毫的人格尊重,完全是皮肤滥淫,“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迎春的死因,是孙绍祖的性虐待与性放纵。

《太上感应篇》讲因果报应。当家族的恶加在一个弱女子身上,她如何去逃脱,去抗争,一生善良的迎春只有成为牺牲品。这是相当不公平的,作者这样地安排也太残忍了吧!善恶哪里有报,反而恶的张扬,善的湮灭了。顺应命运的安排,宿命成短命。我为迎春悲叹啊,长歌当哭!

对迎春解读到这里,感到太伤感了。在结尾时,还是再解读一次迎春最开心的“花针穿茉莉花”吧。

作者那样认真地写了这一句“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迎春应该是喜欢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的,喜欢独自拥有的那样的时光,所以用“又”。你闭眼想想,是怎样的一个娇弱的生命,在那个时空的那个瞬间,显现出了她全部的尊严,而宇宙因她的这个瞬间行为,不也显现出其存在的深刻理由了吗?迎春在《红楼梦》里,绝不是一个大龙套。她的悲剧,让我们深思,该怎样一点一滴地,从尊重弱势生命做起,来使大地上人们的生活更合理,更具有诗意。最好的文学作品,总是饱含哲思,并且总是把读者的精神境界朝宗教的高度提升。

每当读到这里,想想在这个花香满园沁人心脾的日子里,迎春能够自由自在支配自己的时间,心灵上应该是充满阳光的,面对满目的洁白清香的茉莉,那是怎样风轻云淡的快乐啊!

喜爱《红楼梦》的我们,应该怎样为这个美丽而脆弱的生命,像执行宗教仪式那样,虔诚地,在柔慢的音乐声中,用花针,穿起一串串茉莉花,戴在她的头上,挂满她全身,让她笑逐颜开地享受生命的爱护和尊重!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