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人格的典范——薛宝钗
文章作者:顾跃忠 发布时间: 2017/4/14 浏览:344 字体:

儒家人格的典范——薛宝钗

顾跃忠

2015年上海东方网做了一个网友择偶调查,其中有个问题是:如果你是男人,你会娶《红楼梦》中的哪一位女子为妻?结果温文尔雅的薛宝钗以5679票名列榜首,精明强干的王熙凤以2839票屈居第二,俏丽灵巧的晴雯获1894票,名列第三,忠心耿耿的袭人获985票,就连恬不知耻的鲍二家的也得了103票,而“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却只得了5票。

不但今人如此,连清人也是这样。涂瀛是清代的《红楼梦》研究者,在他的《红楼梦问答》中对薛宝钗颇为微词,但当问到“尔之处宝钗也将如何”时,他回答了两个字:“妻之。”

为什么不论今人还是清人,都愿意娶薛宝钗为妻而不愿娶林黛玉为妻呢?因为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儒家学说逐渐取得了统治地位,儒家的价值观逐渐成为国人的价值观。而薛宝钗恰好是儒家人格的典范。南怀瑾先生有过一个比喻,他说佛学像百货店,里面百货杂陈,样样俱全,有钱有时间,就可去逛逛。逛了买东西也可,不买东西也可,根本不去逛也可以;道家像药店,不生病可以不去,生了病就非去不可;儒家像粮食店,是天天要吃的。国人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当然会更喜欢具有典型儒家人格的薛宝钗为妻。

那么,薛宝钗果真具有典型的儒家人格吗?让我们从下面几个方面加以论述。

一、薛宝钗人物赏析

(一)宝钗之品行

1.孝

宝钗对长辈极为孝顺,如第四回:“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第二十回宝玉的奶妈李嬷嬷跟袭人吵架,“林黛玉先笑道:‘这是你妈妈和袭人叫嚷呢。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宝玉忙要赶过来, 宝钗忙一把拉住道:‘你别和你妈妈吵才是,他老糊涂了,倒要让他一步为是。’”第二十二回宝钗过生日,“贾母因问宝钗爱听何戏,爱吃何物等语。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便总依贾母往日素喜者说了出来。贾母更加欢悦。”有人说这是宝钗要讨好贾母,所以才不挑自己喜欢的而挑贾母喜欢的来说。如果只是这一个情节,那有这种可能。但我们从宝钗对母亲的态度、对李嬷嬷的态度来看,这只能是平时孝亲敬长习惯的自然流露。

    2.悌

    孝是对长辈而言的,悌则是对同辈而言的,是对同辈的真诚友爱。宝钗对长辈孝顺,对同辈也非常真诚。林黛玉牙尖嘴利,经常讽剌挖苦别人,“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他。”还送冰糖燕窝给林黛玉调理身体;史湘云要做东请客但囊中羞涩,宝钗送了她两框螃蟹。不仅对姐妹真诚,对下人也极真诚。第五回:“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第七回,周瑞家的到梨香院找王夫人,宝钗看见了,“才放下笔,转过身来,满面堆笑让:‘周姐姐坐。’”第三十二回金钏儿投井死了,宝钗毫不忌讳地拿了两套新衣服给金钏儿做“妆裹”。此等事例还多,不再赘述。

孝悌是儒家思想的重要内容,既是“仁之本”,又是为政之本。《论语》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又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3.俭

薛宝钗生于极富贵之家,“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她的家庭是“皇商”。“寡母王氏乃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荣国府贾政的夫人王氏,是一母所生的姊妹。”

出生在这样“珍珠如土金如铁”家庭的小姐,生活却甚为俭朴。

宝钗寄居贾家后,先住在梨香院,大观园建成后,住在蘅芜苑。梨香院原来是“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后来又给了十二个小戏子住,应该不会是豪华住宅。蘅芜苑虽然是处大院落,里面种了许多香草,但就连一向喜欢淡泊的贾政也说:“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老太太则更不满意,书中写道:“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他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

除了居处俭朴,宝钗的穿着也很朴素。第七回通过周瑞家的看到:“薛宝钗穿着家常衣服,头上只挽着纂儿,坐在炕里边,伏在小炕桌上同丫鬟莺儿正描花样子呢。”甲戌本在此句上有朱笔眉批:“‘家常爱着旧衣常(裳)’是也。”后来宝钗偶感小恙,宝玉去看她,看到的是:“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

此外,宝钗还不像其他姑娘那样爱打扮。第八回宝玉去探望宝钗,见她“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当宝玉闻到“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气”时,问宝钗熏的是什么香?宝钗笑道:“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的烟燎火气的。”

可见宝钗在生活中是俭朴的。而儒家正是主张生活俭朴的。《论语》曰:“礼,与其奢也,宁俭。”又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二)宝钗之才能

1.志向

第四回讲到薛家进京的原因,其中有一条说:“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第七十回讲到宝钗用《临江仙》词牌作《柳絮词》,其中有“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 送我上青云!”之句。这都说明宝钗是个有志向的人,她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贤妻良母,而是想有所作为的。

此外,对于宝玉,宝钗也曾劝诫他要关注仕途经济之学,而不要总是在脂粉堆里混。

这些过去都被当作宝钗维护封建制度的罪行来加以批判。事实上,中国古代并不存在什么封建制度,又哪里需要宝钗来维护呢?

其实,宝钗的这种志向与儒家所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致的。只不过她对形势的认识有点偏差而已。《论语》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又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红楼梦》里的时代是“末世”,也就是孔子所说的“邦无道”的时期。对于这一点,宝钗没有认清,所以就为人所诟病了。

2.才能

宝钗博览群书,多才多艺。把她视作“通才”也不会过。

第四回:“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

第三十七回,宝钗同湘云商拟诗社题目时,宝钗说:“诗题也别过新巧了。你看古人中,那里有些刁钻古怪的题目和那极险的韵呢?若题目过于新巧,韵过于险,再不得好诗,倒小家子气。诗固然怕说熟话,然也不可过于求生。头一件,只要主意清新,措词就不俗了。”

第六十四回,林黛玉作《五美吟》,宝钗说:“做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有悲挽昭君的,有怨恨延寿的,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纷纷不一。后来王荆公复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永叔有‘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二诗俱能各出己见,不与人同。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

这两段诗论,即便李杜见之,亦当叹服。

宝钗不仅熟悉一向被视为正经学问的诗词,也熟悉一向不被视为什么正经学问的戏曲。第二十二回:“宝钗点了一出《山门》。宝玉道:‘你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戏,那里知道这出戏排场词藻都好呢。’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戏。’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更不知戏了!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那音律不用说是好了;那词藻中,有只寄生草,极妙。你何曾知道!’宝玉见说的这般好,便凑近来央告:‘好姐姐,念给我听听!’宝钗便念给他听道:‘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喜的拍膝摇头,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

除了诗文词曲之外,宝钗还知道禅宗五祖门下,南能北秀各说心镜一偈,争承衣钵的故事。第二十二回宝玉在悟禅,黛玉说他悟得不彻底,说:“你道‘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来,还未尽善。我还续两句云:‘无立足境,方是干净。’”宝钗认为黛玉悟得比较透彻,说:“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宏忍在黄梅,他便充作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诸僧各出一偈。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惠能在厨房舂米,听了,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给了他。今儿这偈语,亦同此意了。”

此外,宝钗还懂绘画理论,懂医药知识,知市场行情,还会协助探春理家。真是无所不知。故舒芜认为“大观园里,论学识当然首推宝钗,显非宝玉、黛玉所能及,别的人更不在话下。”蛟兄则目宝钗为“入相出将之才”。

如此学问,古今少有。也正符合儒家对君子的要求。《论语》曰:“君子不器。”这里的“器”就是器具。所谓“君子不器”,就是说君子不能成为一件器具。我们知道,器具各不相同,其用途也各各不同,一样器具有一样器具的用途。比如茶杯是用来泡茶的,凳子是用来坐的,其用途是不能相通的,我们不可能坐在茶杯上,也不可能用凳子来泡茶。所以朱熹说:“器者,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孔子说的“君子不器”,就是要求君子要成为通才,而不能像一件器具那样,只有一种用途。

    (三)宝钗之事功

所谓事功,就是指一个人物,他有这样的品行、这样的才能,那他在现实生活当中表现如何?

那么宝钗在现实生活当中表现怎样呢?

第五回讲她“大得下人之心”;第二十二回贾母“喜他稳重和平”;第六十七回赵姨娘说她“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又展样,又大方,怎么叫人不敬奉呢!怪不的老太太和太太成日家都夸他疼他。”

还有第十三回写秦可卿辞世后“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薛海燕认为“上述其处世特点和境界,庶几乎只有宝钗近之。”并说:“上引‘长一辈……,下一辈……,以及……,莫不……’的句式,很接近孔子谈及志向曾说的‘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令人怀疑作者是否在此有意识地将笔下女性的精神气质与儒家思想传统相联系。”

二、如何进行人物赏析

简单地说,就是

1.赏文本,所有结论必须有文本作依据,不能凭空瞎想。

2.析人物,人物是复杂的,需要将其分析,我的基本做法就是从品行、才能和事功三个方面加以分析。当然还可以有其他的分析法,比如分析人物的性格、思想、行为、影响等方面。

三、从文本赏析到文化解析

人生活在一定的文化环境中,必然会受文化环境的影响。所以我们在赏析人物时,还可以再进一步,透过对文本的赏析,来揭示它内部所蕴含的文化因子,这就从文本赏析过渡到了文化解析。

这几年,我们学会加大了对土默热红学的研究。有的会员认为这样就削弱了对《红楼梦》文本的赏析。其实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土默热红学的研究方法是文化解析的方法,而文化解析恰恰是文本赏析的进阶,它是以文本赏析为基础的,所以根本不会削弱文本赏析,反而会对文体赏析起到促进作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