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贾宝玉的性、情与灵
文章作者:李金平 发布时间: 2017/4/14 浏览:518 字体:

浅析贾宝玉的性、情与灵

李金平

 

在《红楼梦》中作者借警幻仙姑之口说道: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由此可见,作者把淫分为二类:一类是皮肤滥淫,一类是意淫。而作者推崇的是宝玉天分中生成一段真性情的意淫

何谓皮肤滥淫?皮肤之淫,是以身体为根本依托的肉淫。一个字,揭示了徘徊其中的男女始终无法跳出身体牢笼的境界,只做了欲望的奴隶。通俗地讲,皮肤滥淫,即是肉欲而已。如薛蟠之于香菱,只是霸娶,不懂得香菱之美、之柔、之纯、之雅,又如秦钟之于智能,只知远水救不得近渴而得趣。

那么什么是意淫呢?意淫脂评解为只不过是体贴二字。查百度,体贴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是贴心的感动,让人心暖、幸福、开心。

那么,贾宝玉是如何做到体贴这一点的呢?除了物质上的接济外,他的体贴主要的外在表现即为真性情的流露。细考贾宝玉的性情,大致经历以下三个阶段。即:性、情与灵。

一、先说说贾宝玉的性。作为在女儿国里生活长大的公子哥儿,贾宝玉在性取向上是正常的、让人放心的。

1.性的觉醒。第五回写游幻境指迷十二钗,在警幻仙姑的授意下,与可卿难分难解,发生了梦遗: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粘湿,吓的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这一段写青少年的梦遗,是很经典的性的启蒙的教科书。一点也没有皮肤之淫。

2.性的初尝。在第六回写了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授云雨之事。好在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无人撞见。这样看来,宝玉性觉醒后在袭人身上的实践,既是一种初尝禁果的冲动,也是一种不越礼节的成人必修课。因为一方面是宝玉平时喜爱袭人,另一方面袭人已与了宝玉,这事是属于迟早要发生的份内事。淫吗?一点也不淫。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袭人侍宝玉更为尽职。可以这么说,袭人让宝玉获得了成人的礼遇,这让宝玉有了正确的性取向,使得他与公子哥儿的皮肤滥淫泾渭分明,这也确保了他以后在痴情方面得以有长足的发展。如果没有和袭人初试云雨的性,也许也没有了后面和姐妹们的体贴之情。

二、再说说贾宝玉的情。贾宝玉的情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表现在知情上。

第六十二回《呆香菱情解石榴裙》,写香菱与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四五个人,在园子的草堆里斗草,因香菱有了一支夫妻蕙,被荳官取笑,两个人笑闹起来,一起滚在草地里,弄污了香菱的石榴红裙。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宝玉对香菱笑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但见香菱的裙子污了,且又是琴姑娘送的,跌脚叹道: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个不清。后来出了个主意,用袭人上月做的一模一样的裙子作了替换。

在这里,让香菱替换裙子,这是侧重物质上的举动,却是那么地温暖;然后宝玉将夫妻蕙与并蒂菱挖个坑一起掩埋了,这是侧重精神上的对香菱凄苦心境的理解,又是多么地温馨与纯美!如果不知情,怎么知道是琴姑娘送的?如果不知情,怎么知道袭人也有这样颜色的一条裙子?如果不知情,又怎么知道香菱内心的苦处?所以宝玉的体贴之一表现在知情上。

 

2.表现在怜惜上。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写贾宝玉见杏花败了的感想:宝玉因想到:能病了几天,竟把杏花辜负了。不觉倒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因此仰望杏子不舍。又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虽说是男女大事,不可不行,但未免又少了一个好女儿。不过两年,便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再过几日,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因此不免伤心,只管对杏流泪叹息。

宝玉因见杏花败了,便有竟把杏花辜负了的遗憾和悔意,进而想起了邢岫烟的婚事,睹物思人,感叹青春易逝,生命无奈,命运悲哀,又有谁能逃脱?宝玉的这种移情,主要表现在怜惜上。

3.表现在赞美上。

宝玉生活在女儿国里,自然对女儿有深刻的了解,他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由此可见,宝玉对诸多女儿的赞美,不在于色与欲而是对众多女子流露真性情的赞美。这也是宝玉衡量人清浊的标准。

4.表现在痴情上。

如第二十八回,宝玉听了《葬花吟》之后有一段所思所感:

不想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以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便可解释这段悲伤。

又如在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宝玉曾对黛玉说:你死了,我做和尚。

以上都是宝玉痴情的体现。

三、再来说说贾宝玉的灵。贾宝玉的灵主要表现在真性情之后的了悟上。

宝黛至纯至深的爱情,因黛玉的死亡而虚幻,一场人生极至的爱情就这样毁灭了。人生就这样如梦一场,它是短暂的,又是永恒的;它是真实的,又是虚幻的;它是情色的,又是空灵的。

至此,我们应该领会了作者的意淫说。即,宝玉的意淫,重在,实是用情上的体贴:知情、怜惜、赞美、痴情、了悟。如果硬要用一个字来讲,那就是,是真心情的流露。文学,归根结底是人的文学,也就是要表现人的七情六欲。纵观宝玉痴呆的言行,恰恰是从他心底汩汩流淌出来的真情。是他的真性情,裹挟着他的肉与灵,在世俗面前闪烁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礼赞。而热爱与礼赞的另一面,即是抗拒与悲鸣之后的了悟。他的了悟,是入世后的出世,不是逃避,而是顿悟;滚滚红尘,不一定要等到死去原知万事空,活着,历经红楼一梦,潇洒痴一回,然后转身,也就解了其中味。

20161022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