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市红学会成功举办《红楼梦》巧姐专题研讨会
文章作者:hxwzk 发布时间: 2017/7/14 浏览:191 字体:

        

201779日下午,平湖市红学会在当湖公园市文联创作基地成功举办《红楼梦》巧姐专题研讨会。

这次研讨会由新华爱心高级中学语文教研组长、中国红学会会员、平湖市红学会理事束菊艳老师主讲,学会副会长王正康主持。与会者会员十九人,会外《红楼梦》爱好者三人。

      束菊艳老师以《巧姐“三论”》为题,以精致的图文并茂的ppt课件形式,通过细致周详、清晰悦耳的解析,表达了三方面观点:一是小说前后巧姐时大时小不统一之处是作者增删与《红楼梦》传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而“巧姐”和“大姐”实为一人;二是作者对巧姐着墨不多,但也是“这一个”,体现了“不写之写”的高明写法,作者用纺线的二丫头之类的笔端游丝去引发读者对其性格命运的想象;三是巧姐寄寓了作者善恶因果与归农的思想,体现了作者终归不愿无路可走的求索。由于巧姐着墨少,她把能讲的全展开来讲了,赢得与会者一致好评。

    讲座后进入研讨阶段,与会者你一言,我一语,发言十分热烈,有三名会员走上讲台,“信口开河”,大胆发表自已的看法。

潘建伟对巧姐年龄时大时小的现象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以为巧姐最不起眼,但在十二金钗中排行却不是最后,核心是“巧”字,可能与“七月七日长生殿”的“七巧”有关,说明小说由洪昇一人所写,但洪昇又不想让读者知道是他写的,因而故意在年龄时大时小等有意造成不少矛盾,不独写巧姐如此,写其他人物也有不少矛盾现象。故意写得模糊、写得前后矛盾是由目的造成的。

 郭党培精辟地指出,刘姥姥是块试金石,试出了刘姥姥是个能行侠仗义的人;巧姐是面照妖镜,照出了狠舅奸兄的嘴脸。王熙凤固然心狠手辣,但对刘姥姥的接济、对巧姐的爱护,也闪耀出她人性的光辉的一面。巧姐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却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王正康谈到潘建伟认为《红楼梦》系洪昇一人所写,小说前后矛盾是由于作者有意为之的观点,很新,给人以启发。但不能排除《红楼梦》由一人原创,曹寅等文友改续的可能性。现在不论是持洪昇说、冒辟疆说、吴梅村说,顾景星说的,有一共同的说法,最后都把原创的稿子交给曹寅,希望他刊刻传世。曹寅在江宁畅演三日《长生殿》后,洪昇返家途中在乌镇落水而死,曹寅特意建起了诗馆,吸引了一批文人前来祭奠追悼洪昇,这诗馆应是“悼红轩”即“悼洪轩”的原型。这批文人在整理《长生殿》的同时,很可能一起增删、续写、整理、润色《红楼梦》原稿。这几种作者说,都以为曹雪芹不是真姓名,而是真作者的笔名。而究竟是谁的笔名,各有各的推测。王正康以为盖有曹寅三个藏书印的《史书记原》上有“雪芹校字”的题签可资证明,曹雪芹是曹寅的笔名的推测最为靠谱。小说一百二十回写到空空道人把《石头记》交给“悼红轩”中曹雪芹,这个曹雪芹就是曹寅的化身与化名。因为他是诗馆的组织者,自然应写上他的化名。小说前面的曹雪芹是他人在曹寅死后根椐小说最后“悼红轩”中曹雪芹写上去的,是对曹寅改续《红楼梦》中所起作用的论定。所以不能否认,《红楼梦》有一人原创、曹寅等其他文友增删、续写、整理、润色过程中造成小说前后诸多矛盾的可能性。

最后,学会副会长王正康谈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学会每隔四周召开一次《红楼梦》专题研讨会,已先后举办了七次,这次是第八次,每次都很成功。学会决心把这一制度长期坚持下去。学会还决定举行《红楼梦》征文比赛,希望会员与会外《红楼梦》爱好者踊跃投稿,积极参赛。通过这两项措施,推动本学会的《红楼梦》研究与普及走上新的台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