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湖《土默热红学研究2017》发布会上的讲话
文章作者:吴雪松 发布时间: 2017/8/26 浏览:417 字体:

编者按:

2017819日由平湖土默热红学研究小组召开的《土默热红学探究2017》发布会上,吴雪松先生从松江专程来到平湖,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现转载他讲话稿全文。

吴雪松先生从2002年开始潜心研究《红楼梦》,他家境条件较差,但他砸锅卖铁也要搞红学的精神,重视第一手材料的收集、研究与引用,很值得红友们学习。在我的书架上陈列着他自费刊印《梦断天涯》论文集五本,与上下两册《吴雪松批评全脂红楼梦》。在非主流红学的一些红迷群中经常可以听到他的语音讲座。虽然他的有些观点我并不赞同,感到有时在学术争鸣中尚缺乏一点君子之风,但他有许多珍贵的研究成果可让人分享。他认为《红楼梦》既是言情小说,又是骂清悼明的政治历史小说,其研究之精细、深刻、独到及成果之丰硕,研究潜力之大,被红友誉为“民族主义红学家”也并非是吹捧之词。《土默热红学探究2017》一书在“他山之石”的栏目中,选登了他的《〈红楼梦〉成书年代考辨——从同时代作品说起》一文,其引用原始文献材料之多,论文质量之高,可见一斑。

他的讲话,高屋建瓴,对土默热红学及平湖土默热红学研究小组团队成员颇多鼓励,谨致谢意。讲话中把卑人称为“著名红学家”,实在过誉了,愧不敢当。本人充其量只能算一个《红楼梦》研究者,才疏学浅,很希望得到各位红学同仁赐教。

                红学新说公众号编辑者王正康2017824

 

各位老师,平湖红学会的各位红友,大家好!

非常荣幸能参加《土默热红学探究》2017年度新书发布会,由衷感谢平湖红学会的帮助和王正康老师的关爱。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信息时代的科技进步,进入资源与成果共享时代,《红楼梦》研究得以突飞猛进的发展,主流红学逐渐失去阵地,首先对主流红学发起冲锋的就是土默热红学。土默热红学,自身发展也取得卓越的成就,从土默热开始建立自己的学说,到形成“土默热红学”一个流派,最大的贡献也就是王正康老师带领的团队贡献,尤其是来自平湖的几位学者,称为团队的主力军。

有了团队的学术才会称为流派,否则,土默热的红学只能是一家之言的学说。自2012年以来,土默热红学研究成果一直被传播并积累着,而今天与大家见面的力作《土默热红学研究2017》更是特色鲜明,内容精彩而充实。个人感觉有个方面要值得说一下

第一点:理论的适用范围从洪昇作者论拓宽到南明背景。这对于非主流红学的兼容性和机动性有了质的飞跃,很多理论如顾跃忠,余苗,王华东等人的研究成果,不仅为土默热红学夯实基础,也能为类似冒襄、吴梅村、方以智、林云铭等作者论提供同等效力的依据或证据

第二点:证据的挖掘独立而深入,主流红学百年来相互抄袭的丑闻,这里我没有时间跟大伙八卦寻开心。只说一下我们的土默热红学研究团队,尤其是平湖的学者们,所挖掘的东西,要是数落,只2016~2017年以来的资料与证据,就得说两天,我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在“赤霞石刻”的探索与发掘,潘建伟与王正康老师的贡献可谓是里程碑意义的贡献,前无古人的成就,激励着我们后来者的坚韧与执着。

第三点就是这本书有着出版高度。本书虽然稿件筛选扩大到全国各地,但审稿与出版经过严格而复杂程序,由全国著名作家黄亚洲先生与著名红学家王正康先生的主编,书本还未彻底正式投放,已经引起全国各地读者的关注与追求,这方面,我们王正康老师深有体会。这几天不仅为书籍发行做出各种准备工作,还要忙碌着为各地读者快递书籍,精神精力付出以外,还要更多的物质付出。为此,我借这个机会对王正康老师表达由衷的敬意!今天是平湖红学会的新书见面会,就不能不说几位平湖红学家。平湖红学声震全国,平湖的红学人也是层出不穷,当然,土默热红学悄然崛起的时候,或者说土默热红学研究机构成立之后,以王正康老师为代表的,平湖红学研究专家也是声名显赫,像顾跃忠、潘建伟等老师的名字,从全球调频的电台喜马拉雅都经常听到他们的讲座,至于这次发行的《土默热红学研究》,那更是占有十分重要的篇幅与地位

王正康老师不仅带领着“土默热红学研究”团队,同时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发挥着专家与学者的本性,独立而卓越的挖掘资料,不仅为土默热红学丰富佐证材料,同时提出自己的学术观点,尤其是作者论方面,不为权威所屈服,精彩的内容,我就卖个关,等大家都读过手中的书本,就会给王老师一个高度的定位了,这里要再次感谢王老师为土默热红学平湖红学以及个人的学术研究所付出的心血与努力表示由衷的钦佩与致敬。现在很流行“微信群”,在红楼这个领域,有一个“草根说红楼”的系列群,看着名字很低调,却是藏龙卧虎之地。这里不仅云集了非主流红学的大部分重量级学者,还潜伏着许多主流红学的大佬,差不多每天群里都有讲座,在鱼目混珠的群讲座中,顾跃忠老师有着相当高的人气。就是因为顾跃忠老师被称为红楼史家,当然网友们大多还不知,顾老师的的确确是历史研究与教学出身。不瞒各位老师,我经常各处拜访红楼方面形形色色朋友,每次出行前,我都会查阅一些老师的观点或者论文,为自己会友准备些暗器,尤其是碰面那些顽固坚持主流红学那些人。在这些论文与资料中,顾跃忠老师的资料是必看的,以防被他们什么“珐琅彩”“怀表”之类强词夺理的歪理打倒。所以我们手里的这本书收录的顾老师作品,就是我的一把暗器,随时就能对主流红学致命一击。所以,我为这本书大量收录顾跃忠老师作品而自豪。其实红学研究是很辛苦的,我就告诉我女儿,以后爱好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爱好红楼研究,刚才我说了王正康老师对红学的精神与物质付出,这就不得不提及我们平湖红学一位实干家潘建伟老师,潘建伟老师不仅治学态度严谨,对红学的问题的执着也是超乎常人想象,我们这本书中的第八部分只发表了潘建伟与王正康两篇作品,等于是为他们开辟的专列,尤其是针对潘老师关于“赤霞”的摩崖石刻发现,探索与考证过程,可以写成剧本拍成电视剧,所付出的艰辛与曲折,令人为之动容,但潘老师给我们的文章看去只是一篇论文,实际这篇文章的贡献,堪称是划时代的,对潘建伟和王正康老师,为弘扬浙江文化做出的贡献和取得成绩,请接受我崇高的敬意。2017年度的《土默热红学研究》这本书,不仅带给大家新的收获和思维,更是带给大家全新的资料汇编。谢谢平湖红学会,各位。

                           吴雪松2017819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