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侧记
文章作者:hxwzk 发布时间: 2017/12/10 浏览:336 字体:

第四届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侧记

 

20171125日上午,由西湖区人民政府、西湖湿地管委会主办,中共西湖区委宣传部、西湖区文广新局、杭州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承办,西溪湿地管委会办公室、西溪研究院、西溪文化研究会协办的第四届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在美丽的西溪宾馆隆重举行。

会议先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开幕式。在主席台上就坐的有土默热红学的创始人土默热先生、著名红学家、中国红学会副秘书长任晓辉、杭州市政协副主席叶鉴铭、原杭州市政协主席叶明、西湖区区委副书记孙国方、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主任黄亚洲以及主持人西湖区宣传部长吴向前。

出席开幕式的还有我国著名的红学家、中国红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杜春耕先生、丁维忠先生等近四十多位专家、学者与土默热红学研究院的研究员。

主持人在宣布开幕式正式开始后,首先宣读了原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发来的贺信。

接着,由西湖区委副书记孙国方同志致辞。他说:

首先,我代表西湖区委、区政府向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的顺利召开,致以热烈的祝贺,向为会议提供大力支持的各位领导、专家致以衷心的感谢。向在会议的组织、开展过程中付出辛勤劳动的工作人员致以诚挚的谢意!

杭州这个城市,相信在座很多专家学者都造访多次,对西湖、西泠两大名胜都不陌生。今天,我们相聚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它与西湖、西泠并称“三西”,是目前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集城市湿地、农耕湿地、文化湿地于一体的国家湿地公园,这里有“一曲溪流一曲烟”的独特湿地景观,与西湖迥异的幽、野、淡、雅的格调,以及历代文人高士流传下来的自由隐逸情怀,让越来越多的人流连忘返。

西溪的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当前,全国各地都在呼吁保护历史文化遗产,西溪的历史文化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也是杭州建设生活品质之城、文化之城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有专家学者在研究中发现,西溪与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有着非同寻常的渊源关系。大观园中的许多地名、建筑都能在西溪湿地找到相同或相似的对应,书中的四大家族与同时代的杭州四大家族的发展兴衰密切契合,诸多代表性人物也在现实生活中有生平经历高度吻合的原型,全书许多风俗、语言也带有大量的杭城民俗痕迹。如此诸多的巧合在红学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和争议,赞同者有之,异议者有之,杭州西溪一度成为红学研究专家、学者及红学爱好者的热门话题。

一门学说,从来都不是一家之言,唯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学说才有长久的生命力。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希望能以开放性的、多角度的学术眼光去关注这部伟大的作品,去提出具有价值的新证、见解,进一步充实、丰富红学学说。同时,深入探寻杭州西溪与《红楼梦》的渊源关系,给这片神奇美丽的土地赋予更多的内涵,增添灵动的色彩,让更多热爱红楼的人关注杭州,走进西溪!

接着中国红学会副秘书长任晓辉致辞,他在回顾《红楼梦》的诞生及红学发展过程后说,现在《红楼梦》作者研究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情况,“红楼不废百家言”,堪与西方“莎学”并列的“红学”,在其成为一门显学之后,在作者研究方面是否能得出定于一尊的结论呢?且慢!今后的研究,路还很长,宜博采众长,兼收并蓄,相互借鉴,共同促进。目前情况是作者指向曹雪芹的,可能最多,但需要讨论、解决的问题也不少,这并不排斥其他有价值、有意义的探索,什么时候我们的努力、我们的研究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得出了过硬的结论,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认可,才是对“红学” 最大的贡献。土默热红学对《红楼梦》与西溪文化关系的推测,已有十三四年时间,王正康说在微信公众号上发了土红的五六百篇论文,在量的方面已有这样的规模,期待有质的飞跃,使红迷们眼睛为之一亮,希望能以开放的姿态与各种学派交流,并尽快推向杭州、推向全国、推向世界。

土默热先生在致辞词中表示,开这个会很高兴,让红楼文化接杭州西溪的地气。他对任晓辉先生的致辞表示尊重。他说,不要把土默热红学与社会上各种作者说混为一谈,土默热红学不是毫无根据的,但不是史学根据,而是文学根据。《红楼梦》好多概念来源于洪昇写的《长生殿》。如果《红楼梦》是别人写的,那是抄袭。《红楼梦》三个字的本意就是梨园梦。土默热红学与主流红学之争,不是作者之争,而是从文化角度追溯红楼之源。

接着市政协副主席叶鉴铭同志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非常赞赏叶明、黄亚洲先生在序《土默热红学读本》中几句朴实的话:我们尊敬土默热先生,不单是因为他对我们杭州人如何好。“我们尊敬土默热先生,是因为他对中国明清史与中国古代文学史的热爱与研究的谨严,是因为他在谨严的学术研究基础上能敢于推出自成体系的‘石破天惊’的学说,是因为他四十年来能坚守、丰富、传播、推广这个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学说,使得这一学说的基础不断得以夯实,并为越来越多的学者、读者、爱好者所认可。为此,我们尊敬土默热先生,并在《红楼梦》研究领域里以‘土丝’的称号为荣。”他说他不光是“土丝”,还是“热丝”。希望以这次研讨会为契机,加大力度,加强研究!

开幕式最后,由杭州土默热红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正康先生、副院长顾跃忠先生代表杭州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研究院向莅会的杭州市、西湖区领导赠送新编的普及本《土默热红学读本》。

开幕式后,与会的领导、专家和代表一起合影,杭州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相关人员与土默热先生及与会领导也合了影。

上午十点半至十二点,由黄亚洲主持研讨会。浙江大学教授吕洪年先生称土默热红学在红学界开天辟地,称土默热先生是红学界的盘古。他追随土默热红学时间并不长,是在病床上读土默热红学著作,完全被征服,成了铁杆“土丝”。他说在杭州炸响的第一声春雷是黄亚洲先生的《西溪泛红》。他看到土丝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感到非常高兴,他认为土默热红学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前途一片光明。

中国红学会学术委员杜春耕先生发言中认为红学研究的第一课题是《红楼梦》的作者问题。他认为《红楼梦》不是曹雪芹一个人写的。他引用俞平伯先生的一句话,说曹雪芹是在有字的基础上批阅增删的,他正在从事的研究课题是《红楼梦》起源研究,研究曹雪芹如何在有字的基础上“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为现在的本子。《红楼梦》前八十回各章节之间矛盾很多,现在最缺乏的是对《红楼梦》文本研究,对《红楼梦》起源研究要加把劲。

徐日有发言中说,从贾政扶贾母灵枢到金陵回家不往北走到北京,而是经常州的毗陵驿时与贾宝玉相遇,可见贾府大观园不在北京,只有在杭州才说得通。书中提到临安伯,也应是住在杭州的人。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学会学术委员丁维忠先生发言中说,第二次游西溪有净化心灵的感觉。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究可以充实西溪文化的内涵,使西溪成为可与西湖并列的姐妹花。《长生殿》是中国戏剧史上三大名著之一,洪昇是杭州人的骄傲,《长生殿》是杭州的名片。《长生殿》能否改编成越剧?他认为《红楼梦》作者始终是个问题。曹雪芹是在前人基础上写出《红楼梦》的,今本《红楼梦》是在前人基础上揉合而成的。前人是谁,大家可以进一步考证,把著作权考证得更全面。

姬健康先生在发言中强调了土默热先生用的是文学解析的方法,要关注这一研究方法的科学性,他以秦可卿托梦凤姐要购置祭田,以备家族败落时用为例,试问:曹家有祭田吗,洪昇家有祭田,洪昇写的是自己身边的事。

张彩华讲到洪昇在晚年回到故乡、在看到西溪家乡的故园时写下的一首《忆桂》诗:“池畔两株桂,年年开暮秋。天香清鹤梦,花影乱鱼游。剪伐归何处,婆娑忆未休。惟余一拳石,似写小山幽。”诗中山、池子、桂花、游鱼、花影、鹤、石头似会抒写等都在《红楼梦》中出现,直接证明《红楼梦》的原创作者是洪昇、《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原型地是杭州西溪。

顾跃忠先生首先简要阐明红学研究中为避免以偏概全的弊病而运用数学统计法的必要性,并以书中南北方植物统计数据南方植物多于北方植物为例,证明《红楼梦》主要写的是南方文化。他以清晰的概念,详实的例证,无可驳辩的逻辑,赢得与会者热烈的掌声。

下午与会代表们乘船游览西溪湿地,西溪的美丽让代表们赞叹不已。特别是登上秋雪庵,弥望眼前大片的芦花,再现了《红楼梦》中“棹雪而来”的神奇意境,无不惊叹莫名。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广播学院的一批记者一边游览,采访土默热先生,一边拍摄了许多西溪珍贵的镜头。随后与会代表又到潇湘馆的原型地高庄参观了内容丰富的“西溪红学陈列馆”,了解了更多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的关系。

11月26日上午的研讨会,由浙江省政府参事、浙江省杂文学会会长、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监事会主席桑士达先生主持。

第一个发言的是洪昇的十三代孙、浙江科技大学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艺术学博导洪波教授,他说他是研究戏剧的,早就进行洪昇原创《红楼梦》的研究,并说他正在写一篇《〈红楼梦〉作者洪昇十八考》,汇报了“作者洪昇考”、“洪昇之死考”、“洪昇宝玉考”、“宝玉挨打考”、“洪昇传奇考”等论文提纲,获得了与会者的热烈鼓掌。

  杭师大教授、浙江水浒研究会会长马成生教授即席谈了四点感想,一、土红团队每个成员都很努力,时间不长,出了很多著作,表示敬佩;二、土默热红学多角度、多层次研究方法值得学习;三、土默热红学研究团队内部有分歧、有争论,这是很好现象。四、希望土红团队从横向拓展、纵向深化两个方面努力。

土红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正康先生在发言中说:

任晓辉先生希望我们土红研究团队在量的基础上要有质的飞跃,并尽快推向杭州,推向全国、推向世界;马成生先生也希望我们横向拓展、纵向深化两个方向努力,给了我们启示与鼓励,使我们明确了今后努力的方向。这次会议的宗旨之一是要检阅我们土红团队的研究成果,我们土默热红学研究院以新编辑的普及本《土默热红学读本》向与会领导、专家和嘉宾作个汇报,接受检阅。接着他阐述自已的研究心得:土默热先生用文化解析方法,从“十论”,也就是从十个维度聚焦定点,把原创《红楼梦》定点在洪昇身上。我们的研究难道不可以用“反推法”,从洪昇角度去悟解《红楼梦》为什么这样写而不是那样写呢?设想洪昇在孤山玛瑙坡搭建了稗畦草堂,坐在“空谷传声”处,面对葛岭下洪家祖先的祠堂构思创作,对书上写的贾雨村“去岁我到金陵地界”之后的一段话就有了新的悟解。“金陵地界”,可以悟解为“江南地界”。书中护官符中“龙王来请金陵王”,在赵嬷嬷嘴里却变成“龙王来请江南王”,可知“金陵”多种意涵中也有“江南”的意涵。至于如何进入,贾雨村当时正“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管他从何处进入呢。“六朝遗迹”应指苏小小墓。历史上“六朝遣迹”自然以南京最多,但小说不必遵循“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反正有根据就可以了。“那日进了石头城”,被宝石山、葛岭、孤山环抱一带,遍地都是玛瑙石,也可称为“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可解释为作为贾府东西两府原型的葛岭南边原东、西两个魏国忠宣公府。据潘建伟先生考证,西边洪皓的魏国忠公府在现在的香格里拉处,后来的贾似道的魏国忠公府,在现在的菩提精舍处,相距八百米左右,的两个府第后面有两个花园连在一起的“后乐园”,书中称“一带花园子”,很传神。

洪昇构思要给贾宝玉与十二金钗等女子一个居住与活动的场所,“后乐园”的是个很好的选择。但“后乐园”在清初时已荒废,于是借贾贵妃省亲之名造大观园,把自己青少年时代亲历的祖藉地西溪一组园林写入东西两府之后的“后乐园”之中,而西溪 “五院、三庵、三阁”一组园林建筑与《红楼梦》文本中描写大观园十几处园林大体对应,同时揉合了其他地方园林景点素材,经过典型化与整合化的处理,就构成了文本中描写的《红楼梦》中贾府大观园。《红楼梦》故事发生地“灵河岸三生石畔”,薛宝钗的诗句“芳园筑向帝城西”,都可印证贾府大观园的具体方位指向杭州西溪。书中写桂花夏家用几十顷地种桂花,“凡这长安城里城外桂花局俱是他家的”,当时只有杭州才有这样规模的桂花产业,这里所指的长安城显然隐指杭州。“连宫里的一应陈设盆景也是他家贡奉”,“宫”,即“皇宫”,京城才有皇宫,可知《红楼梦》中虚构的京城的原型指向杭州。由此可证贾府大观园虽有北京、南京等地的文化元素,但主要文化元素来自杭州西溪。

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城东分会秘书长俞长寿先生发言中说,

洪昇祖藉在西溪,居住在城东。《红楼梦》中有1187个“儿”字尾,只有杭州人才会这样写入。“女墙”原意是指城墙上面凹凸形的小墙。从小说中的“女墙一带……”情节来看,指的是蔬菜瓜果地一堵有凹凸的矮墙。而洪昇从小居住的庆春门为杭州东城八景之一,景名“女墙夕照”,不能排除作者因有怀故之情,将住地景名写入小说之中的可能。依土默热的考证,“清虚观”的原型是抱朴道院,原名为“冲虚观”。这符合《红楼梦》对“清虚观”的情景描述。而抱朴道院西侧的栖霞岭有栖霞洞、紫云洞、蝙蝠洞等五洞,旧时都有神佛造像,洞外奇峰异石,山崖嶙峋,很有“遣香洞太虚幻境”的原型的意味。

据98岁的任老伯和95岁的张老伯说:“老底子在百步塘北面50米处有个水月庵,里面有一个宽20几米、长约60米、高34米的大土墩,大家都叫它馒头墩”

根据两位老人所说,水月庵确有馒头墩的存在。这说明《红楼梦》中所描写的“水月庵就是馒头庵”,有可能是作者沿用了原型实名。

康熙三十四年三月,曹寅等三人曾到杭州由洪升陪同,游览了杭州一些有名的景点,还资助一个喜欢演《长生殿》的人搭一个戏台,可见曹寅与洪升关系十分密切。

西溪文化研究会会长单金发先生谈了如何找到土默热先生的曲折过程。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讲师团团长蔡亚萍老师汇报了这些年在浙江大学、浙江理工大学等学校及各地作几十次红学讲座的情况,认为这是土默热红学接地气的重要举措。

杭师大副教授应守岩先生表示非常感谢老同学王正康让他参加土红研究团队,使他有机会来熟悉和研究《红楼梦》。对土默热先生的作者论及《红楼梦》取材于杭州的取材论,表示同意和赞赏,他曾说过:如果我们把红学研究比作花草丛生,那么,我以为土默热先生的红学研究最有香味;如果我们把红学研究比作众流汇聚,那么我以为土默热先生的红学研究最具清流。尤其是对土默热先生以文化解读的方法在《红楼梦》中发现了杭州,使人们认识到《红楼梦》与杭州的密切关系,给红学研究打开了一个新局面,为世人所瞩目,从作者论和取材论来说,他说自己也是土默热先生的土丝’”

杭师大副教授应守岩先生表示非常感谢老同学王正康让他参加土红研究团队,非常敬仰土默热先生的作者论及《红楼梦》取材于杭州的论述,“如果我们把红学研究比作花草丛生,那么,我以为土默热先生的红学研究最有香味;如果我们把红学研究比作众流汇聚,那么我以为土默热先生的红学研究最具清流。”土默热先生在《红楼梦》中发现了杭州,于是自已成了他的粉丝。

但他不同意王正康认为杭州在“金陵地界”内等观点。认为“金陵省指的是江苏省”。 他说,从艺术手法看,《红楼梦》运用了移花接木之手法,可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来概括,即小说取材于杭州,然后,把杭州的素材嫁接到南京,这是明修栈道;而后用暗渡手法又把小说的立足点转移北京城,这就是暗渡陈仓

中国红学会副秘书长任晓辉在开幕式上致辞,意犹未尽,主持人又请任晓辉再次发言。他说,认识土默热先生已十多年,十分敬佩他的精神。大观园与南北园林皆有联系,大观园就在《红楼梦》这本书里。土默热红学研究平台搭出来后,有不同观点,很正常。他再次指出土默热红学成果体量已经很大,今要有质的飞跃。他建议可以用大数据手段来寻找洪昇著书的蛛丝马迹。

王华东先生在发言中直言,希望中国红学会不要脱离群众。创作《石头记》的作者目前难有定论,中国红学会在宣传口径上能不能逐步有所转变,把红迷、学生听到的“标准答案”——“曹雪芹”,仅仅作为增删者,或者是书中5个作者之一,或者只作为一个化名。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平息很多争论,容易为大家所接受。

第二阶段研讨由西湖区文广新局局长王菡蓉主持。

杭州市原政协主席叶明说,他参加这个会,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总顾问,一个是“土丝”,前提是“土丝”。他说他曾化了一到两年时间,对照《红楼梦》原著读土红,觉得非常有意义,很多谜可以得到解决。这两天参加研讨会收获很大,这是学习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体现。这次会议主题很好。要让土默热红学在西溪落地生根,体现它的价值。要研究杭州西溪文化对《红楼梦》的贡献,如何进一步接地气。建议每年要有一个主题,不要泛泛而谈。他认为土红是送给杭州的礼物。对于杭州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他希望大家对土默热红学要有真感情,要有真认识,要下真功夫,要提高研究的质量和水平,要耐得住寂莫,沉得住气,要为之奋斗。同时希望关部门要全力支持。

最后,土默热先生作总结性的发言,他首先赞扬叶明主席是真正重文化、懂文化、抓文化的领导。

接着他说,老土班门弄斧,试问在座的全国各路红学专家:我们真的读懂了《红楼梦》吗?你可能回答:曹雪芹创作的世情小说(自叙传),乾隆背景,京味小说,旗人生活,爱情悲剧……。那么我再问你:乾隆背景有十二女伶吗?雍正年间就乐籍双禁了啊;北京有桂花梅花可供歌咏吗?亚热带花卉不过长江啊;旗人有诗礼簪缨百年世族吗?入关时的满洲人连汉话都不会说啊;如此等等。难怪当代红学鼻祖之一俞平伯哀叹:“《红楼梦》越研究越糊涂”,“红学愈昌,红楼愈隐”!

红学红学,顾名思义,本应是研究小说《红楼梦》的学问。百年红学的两大流派:索隐派和考证派,却都没有把《红楼梦》当做小说来研究。索隐派用正史野史的附会方法,来探讨《红楼梦》后面掩藏“反清复明”的“微言大义”;考证派主打《红楼梦》的作者与版本,用乾隆年间的破落八旗子弟曹雪芹生平反推红楼文化,把红学扭曲成了乌七八糟的“曹学”。红学两大流派的“跑题”和“误解”,造成了中国文学史上“一切红学都是反《红楼梦》的”的闹剧和悲剧。

土默热红学一改传统红学文史不分的惯性思维模式,毅然回归《红楼梦》的原点,切实把《红楼梦》当做小说来研究,另起炉灶创立了一个红学新说。土默热的研究遵照小说创作的文学规律,从作品的时代背景,地域特征,族群风俗,文化底蕴,文学传承,文学特色,创作手法,故事素材,人物原型,审美建构等方面入手,解决孕育这部小说的土壤肥料和阳光雨露问题,从而正确阐释了《红楼梦》的创作真相和作品真谛。

土默热红学由十论构成:晚明气脉论,洪昇著书论,蕉园素材论,西溪背景论,钗盒情缘论,遗民思想论、芹溪托名论、脂砚评点论、假语村言论、浙西发源论。这十论互相联系交融,自成体系并自圆其说。限于时间,今天删繁就简,只能梗概地给朋友们讲三个问题:

(土默热先生对《红楼梦》的文化解析,精彩多多,限于篇幅,不能全录,谨以提要方式略述。)

一、《红楼梦》的文化底蕴;

1. 在时代上,红楼文化不是盛世文化而是末世文化。

2. 在地域上,红楼文化不是北京文化而是江南文化。

3. 在族群上,红楼文化不是旗人文化而是世族文化。

二、《红楼梦》的文学传承;

1. 传统小说的本质都是话本,《红楼梦》的本质却是戏剧。

2.《红楼梦》与《长生殿》——专写钗盒情缘的孪生姊妹。

3.《红楼梦》——《长生殿》作者洪昇锥心刺骨的梨园梦。

 

三、《红楼梦》的故事素材和人物原型。

1.《红楼梦》大家族衰败故事源于洪氏“家难”。

2. 《红楼梦》东府风月故事源于《长生殿》案。

3. 大观园海棠社、桃花社故事源于蕉园姐妹两结女子诗社。

4. 大观园的创作原型就是洪昇与蕉园姐妹的家族园林。

他说文学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洪氏家难,蕉园诗社,西溪园林,三位一体证实了《红楼梦》的故事素材和人物原型。洪昇创作《红楼梦》,是用《长生殿》旧瓶,装自己和蕉园姐妹“梨园梦”新酒;是借《长生殿》之旧酒,浇自己梨园生活块垒。决不能陷入“天才论”、“超前论”的唯心主义泥沼,继续走传统红学老路,把红楼文化曲解为落后的旗人文化,把《红楼梦》曲解为向壁虚构的天书!

最后,土默热先生归结道:康熙二十八年《长生殿》案发,康熙二十九年洪昇出狱去盘山逃禅,康熙三十年携家眷返回故园。洪昇晚年结庐孤山玛瑙坡稗畦草堂,湖对面宝石流霞即洪氏家族祖宗故居,在“吟啸之地”忆昔感今。玛瑙坡小径上供人“垫脚”的假宝石即玛瑙石。宋代玛瑙寺住持释智圆诗:“玛瑙坡前石,坚贞可补天。女娲何处去?冷落没寒烟!”苏小小慕才亭“铸金埋玉”——“怀金悼玉”意境的出处。玛瑙坡冯小青墓——焚稿断痴情故事意境的出处。在这补天石、三生石和情文化、昆曲文化、花柳文化的本源处,运用石头历劫后的文字(三生石迹)记载故事,以一干冤孽再次投胎转世为引子,沿用《长生殿》“钗盒情缘”的思路和手法,以自身、家族和蕉园姐妹悲剧生活为素材,以家族故园为故事载体,写出了感天动地的小说《红楼梦》!

 “红楼梦十二支曲”[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这是作者的人生感喟,感喟的是自己的梨园梦!这就是《红楼梦》的创作冲动、创作主旨、创作素材及审美建构,这就是土默热返本归真所探求的《红楼梦》创作真相与作品真谛!

听着土默热先生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大家都凝神聆听,不由得心悦诚服。

第四届杭州西溪文化与《红楼梦》研讨会在西湖区文广新局局长王涵蓉精彩总结后宣布胜利闭幕。

 

 

                          土默热红学研究中心通讯员

                               2017128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