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正韵提示了《红楼梦》的创作年代——并感悟洪昇的“传诗之意”
文章作者:王华东 发布时间: 2018/12/2 浏览:43 字体:

我用网上的诗词在线检测工具检测了《红楼梦》所有的诗词。在检测的过程中,我发现有的诗文不符合平水韵的押韵要求,可是却符合洪武正韵的押韵要求,有的按吴语读音就押韵。原来朱元璋在洪武八年(1375年)就下令编成了《洪武正韵》,把唐宋的106韵编成了76韵,是明朝诗坛的一件大事,在诗韵方面,要求以此为依据。现将部分用平水韵检测的情况展示如下:

金陵钗判词:

喻钗黛(这一首完全是用洪武正韵押韵)

-----规则-----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仄平

------------ (蓝字应平,红字应仄) --------------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才:十灰】 
不押韵

林中挂,金埋【埋:九佳】 不押韵【笔者按(以下同):洪武正韵 “埋”与“才”同属六皆,押韵】
--------------------检测结果(平水韵)----------------------
押韵存在2个问题。平仄存在3个问题。
第12字 
 应平【吴语读平声】

第17字 簪 应仄【吴语读第四声】
第19字 
 应平【吴语读平声】

贾雨村对月寓怀七绝 按平水韵不押韵,按洪武正韵属押邻韵

时逢三五便团圆【圆:一先】 不押韵【洪武正韵“圆”与“看”同属九寒】
满把晴光护玉栏【栏:十四寒】 押韵【洪武正韵十删】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看:十四寒(平)】 押韵

宝琴怀古绝句10首,有一首的情况如下:

桃叶渡怀古其六 起句押邻韵(平水韵不属押邻韵)

衰草闲花映浅池【池:四支】 不押韵【洪武正韵二支】
桃枝桃叶总分离【离:四支】 不押韵
六朝梁栋多如许
小照空悬壁上题【题:八齐】 不押韵【洪武正韵“题”“离”同属三齐】

检测香菱吟月3首:第三首洪武正韵属押邻韵:

精华欲掩料应难【难:十四寒(平)】 押韵【洪武正韵十删】

影自娟娟魄自寒【寒:十四寒】 押韵【洪武正韵九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

半轮鸡唱五更残【残:十四寒】 押韵【洪武正韵十删】

绿蓑江上秋闻笛

红袖楼头夜倚栏【栏:十四寒】 押韵【洪武正韵十删】

博得嫦蛾应借问

缘何不使永团圆【圆:一先】 不押韵【洪武正韵十一先】

菊花诗这一首似乎起句押邻韵,实际上属押韵:

菊影-枕霞旧友(这一首完全是用洪武正韵押韵)

秋光叠叠复重重【重:二冬(平)】 不押韵【洪武正韵没有二冬韵(见下图)。“重”与“中、珑、空、胧”同属一东。押韵】
潜度偷移三径中【中:一东(平)】 押韵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珑:一东】 押韵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空:一东(平))】 押韵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胧:一东】 押韵

大家可能注意到,检测工具标明是“平水韵”,而我用了“洪武正韵”进行补充标注。明朝的官话接近南京江淮口音,也含有吴语口音。朱棣迁都北京,南京官话仍然是文人的标准语言,其中含有吴语成分,一直延续到清初。检测《石头记》诗词,必须考虑洪武正韵。可是目前只有以平水韵为标准的检测工具,不得不加以补注。此外,我想,作者很可能就是说吴语之人。

举一个书中的例子。第40回行酒令一节,鸳鸯规定“都要合韵”。鸳鸯说:当中是个“五和六”。贾母道:“六桥梅花香彻骨。”如果按平水韵,六(一屋韵)和骨(六月韵)不合韵,可是,如果是吴语,就完全合韵。吴语的发音六念ló,骨念gō就合韵了。再看,鸳鸯道:凑成“二郎游五岳”。薛姨妈道:“世人不及神仙乐。”按照平水韵,这岳是三觉韵,乐是十药韵,也不合韵。但按吴语,尾音都是o(音喔),就合韵了。注意,查洪武正韵,岳和乐同在六药韵!证明《石头记》里使用了洪武正韵、吴方言,用得最多的是平水韵。可能当时这三种押韵方法都在使用,某些场合更宽松些,有些可能是作者按照情节需要有意为之。

如果对使用洪武正韵还有疑惑,我们可以想想,唐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必须按唐朝的读音siá读,那明末清初当然要按当时人们的发音来定平仄押韵,而洪武正韵最接近当时的官话口音。也有人对用吴语押韵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出格的做法。其实这个因素必须考虑,一则洪武正韵本身有吴语因素,再则古诗中很容易找到按方言押韵的诗。我们再以《石头记》第6回的一首回前诗为例:

朝扣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足:二沃】 不押韵
虽无千金酬
嗟彼胜骨肉【肉:一屋】 不押韵

按平水韵不押韵,可是吴语“足”念“桌”,“肉”念“鸟”(niáo),而且在洪武正韵中也同属一屋韵,完全符合押韵要求。

我总共检测了《红楼梦》88首诗,有15首存在一定问题,占17%。如果允许按吴语读音定平仄的话,只有7首有问题,占8%。理论上起句可以押邻韵,因为起句本来可以不押韵。如果允许押邻韵的话,只有2首有问题。可以看出,80 回脂评本《石头记》的执笔者是一位诗词曲赋的高手,对诗词格律的要求颇高。

我同样用检测工具检测了《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歧路灯》中的诗,每本选前面5首,完全符合格律的只有4首,总共20首中,不合格比例80%。从以上检测结果可以看出,小说中的诗词不合格律可以说是不足为奇的常态。然而,同样是小说的《红楼梦》很例外,只有17%的不合格率。

这引起了我的思考,大文人从小学习写诗做对,他们写小说时,其中有的诗词为什么不按照格律来写呢?我在看许大龄著的《明史》中,有这样的记述:

明初诗文大都趋向文笔工整,词章藻丽,内容多歌功颂德,点缀升平,称台阁体。从弘治时开始,李梦阳、何景明等七人竖起复古大旗,“文称左迁,赋尚屈宋,古诗体尚汉魏,近律则法盛唐”。从嘉靖时起,“拟古派”又有后七子时期,以李攀龙、王世贞为首,“一字一句摹拟古人”,反对台阁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成了保守派,阻滞了文学的发展。明中期的文学领域,从沈周开始,直至正德时期的唐寅、文徵明、祝允明,他们企图摆脱传统文学框架的束缚,颇有朦胧的个性解放的特点。在嘉靖时极力反对拟古派而又独来独往的文士在江浙有徐渭、唐顺之、归有光等人,在四川有杨慎等。万历时,坚决反对拟古派复古运动的公安派、竟陵派又在文坛兴起。后两派都是湖广的文学流派。公安派有袁中道、袁宏道、袁宗道三兄弟,竟陵派有钟惺和谭元春。公安派一洗学人追尚拟古派的局面,为人为诗独抒性灵,不拘格套。公安派与李贽、汤显祖为友,习性、好尚皆有相通之处,也都具有一定的叛逆意味。

以上历史记载令我茅塞顿开,原来明朝中后期的诗坛就有保守派和叛逆派这两种倾向主导着文人,到明末清初这种倾向也不会完全消失。有的小说的作者很可能就是有叛逆倾向的文人。何况古人认为作诗填词高雅,写小说不入流。不会为了格律问题而影响了表意,影响了朗朗上口。明朝科举以八股文取士,不需要韵书,因此,洪武正韵尽管是官方法定的标准韵,但诗歌写作具体用什么韵,还是由文人自主选择的。因此可以说,小说中的诗不合格律有多方面的原因。

小说中的诗不合格律得到了解释,可是,为什么偏偏80回本《石头记》中的不合格率那么低呢?我认为这与作者和润色人有关,而这个润色人很可能是洪升!为什么是洪升?土默热先生、王正康先生的团队以及土红支持者们上百万字的文章,已经作了详细的论述。洪升诗词曲赋的水平非同一般,这是公认的。洪升曾经是王士祯的学生,而王士祯的诗歌创作,早年从明七子入手,“中岁逾三唐而事两宋”,晚年又转而宗唐。洪升也必然会像老师那样对诗词格律要求较高,还重视使用唐宋的平水韵。从《红楼梦》中林黛玉要求香菱首先熟读的唐诗也可见一斑。

其次,洪升还有教学生的需要。我看到甲戌本第一回有一句夹批: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此书的执笔者“传诗之意”是一定的。那么,怎么来理解这“传诗之意”呢?

《洪升集卷三·稗畦续集》中有一首诗《早春斋启示门人沈用济,伊洄、王锡、朱虞夏、毛宗亶、蔡守愚、汪熷、吴作梅、郑钱江,钱昹、王起东、儿子之震》,诗曰“清晓闭虚馆,不知夜雪繁,远听古梅上,数声寒雀喧。园草春意动,帘风日影翻。相对二三子,泊然无一言。”从诗中可以知道,洪升在家乡开馆收徒,学馆附近有古梅,学生有12人之多。洪波教授的文章中提到,洪升于康熙三十年(1691)春离京城回到故乡杭州,洪氏宗亲和金埴等老友安慰备之,众多文士学子前来拜师学习,解决了养家糊口的燃眉之急。洪升选择了先祖在孤山留下的屋基地,在玛瑙坡上建造起稗畦草堂作为隐居吟诵的“小书院”。《稗畦续集》有笺注:李孚青《野香亭集·甲戌稿·怀洪昉思》诗句:“夫子竟辞荣,西湖卜筑成。”知是年稗畦草堂建成,定居钱塘。

甲戌年是1694年,这一年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可以设想,洪升一边写作,一边把书中丰富的写作手法,诗、词、曲、赋的创作技巧传授给学生,这就是洪升的“传诗之意”,这是多么合情合理的解释!在这个情况下,书中诗词的格律必然是严谨的,艺术水平必然是高超的,培育出来的学生也必然是出类拔萃的。据《稗畦续集》笺注里的记载,洪升的这些学生,尤其皆工诗!洪升当时所在的杭州,学诗作诗的气氛非常浓厚。当时的杭州女子也流行作诗,扬名天下的西溪女子诗社,就很像《红楼梦》中的诗社,还有诗集存世。洪升的门人沈用济的母亲柴静仪,妻子朱柔则就是女子诗社的成员。

老师是怎样教学生作诗的?《红楼梦》里黛玉教香菱作诗的描写,给予我们直观的感受。教学生各种类型都要涉及,不要说《石头记》有诗、词、曲(如红楼梦曲、黛玉琴曲)、赋(如警幻仙子赋)、歌、诔(如芙蓉女儿诔)、对联等等,单说诗词,也种类繁多。有近体格律诗、古风诗,有四言(如宝玉 读《南华经》偈 )、五言、六言(袭人判词)、七言、五言加七言(如湘云判词)、四言加七言(如晴雯判词),有排律(如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联句(如三五中秋夕联句 ),有换韵的(如宝玉紫菱洲伤怀诗),有押平韵的有押仄韵的(如“谁解其中味”诗、“湘云咏絮词”)等等。特别是既有平水韵也有洪武正韵。学馆里用《石头记》做范本是多么合适啊!

关于洪武正韵,我从一些资料了解到,洪武正韵推广的效果并不理想,在明末,有的文人在出版自己的诗集时,又把用洪武正韵押韵的诗改成了平水韵。洪武正韵延续的时间只能到清初为止。清朝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开始编撰《佩文韵府》,按《平水韵》106韵排列,于康熙五十年编就。看来康熙皇帝不想沿用明朝的洪武正韵,更喜欢平水韵。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皇帝亲自下诏要求全国必须设立“正音书馆”,在全国范围开始推行他们说的北京话。特别谕令福建、广东两省推行。并规定“举人生员巩监童生不谙官话者不准送试。” 洪武正韵更加没有了地位。为了探个究竟,我用诗词检测工具检测了吴梅村诗18首、赵执信诗28首、王士祯诗13首、洪升诗13首、曹寅诗32首,除了曹寅和王士祯各有2首不合,其余全都符合平水韵。我检测了康熙皇帝诗文18首,全部是标准的平水韵。其中一东韵有几首,根本不存在夹杂二冬韵的情况,也没有押邻韵的情况。再考虑到康熙在1704年就下令编撰佩文韵府,说明康熙皇帝有意摒弃洪武正韵。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到了乾隆朝,哪个教书先生会教洪武正韵,哪个还会用洪武正韵作诗!有人说,乾隆朝的人也可以写出明末清初的故事,西山的曹雪芹也能写出《石头记》。然而,看到《石头记》里用洪武正韵作诗,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乾隆朝还有人用洪武正韵作诗?那个曹雪芹会用洪武正韵作诗?曹雪芹没有诗词作品存世,无法检测,他的朋友有用洪武正韵的吗?检测网上敦诚敦敏的诗,都是平水韵,都跟洪武正韵无关。从洪武正韵所受到的不被待见的经历来看,我初步判断,最晚到雍正朝,诗坛不再有洪武正韵的地位。我们完全可以说:《石头记》创作于明末清初,不可能产生于乾隆朝!这也是对土默热先生“晚明气脉论”的一个补充。

以上历史资料,以及《红楼梦》中的内证,给了我们很好的提示。明末清初能诗会文的文人不少,还有谁有这样合情合理的“传诗之意”?可能有人把“传诗之意”理解为作者有意把自己的诗才流传下去,而不是传授之意,这也是一种可能性。但是考虑到此书经过多人之手,多人评批,可能有一个创作集团,洪升可能是润色者;这条批语是甲戌本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如果是黄慧,传授的可能性更大;书中有他人的诗词,传自己诗作的可能性小,主要是传授学生之意。现在喜欢研究《红楼梦》诗词的红迷不少,我经过这初步的研究,认为不能局限于平水韵,还要考虑用洪武正韵、吴语的发音押韵,以及探索作者的创作意图等等因素,这样不会误以为有的诗不合格律,才能研究得更准确,更全面,更有趣味。

  写于 2018年11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