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淡洪氏文化与《红楼梦》的关系
文章作者:单金发 单雪雯 发布时间: 2018/12/2 浏览:115 字体:

土默热红学无疑为《红楼梦》研究打开了新的一扇门,让人们从多视角《红楼梦》。土默热先生对传统红学采用扬弃的态度,运用考证、索隐、分析、综合等手段,立足于历史分析和文学分析,对《红楼梦》创作缘起、作者真相、时间地点、故事情节、人物原型,以及评点题名、抄录问世、版本源流等,提出了全新而独到的解释。他把《红楼梦》当作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来研究。

《红楼梦》写贾宝玉和他的十二个姐妹,在“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投胎问世;此邦此族此地此乡,乃是历史上杭州的特指,其它任何地方也当不起。作为杭州人,为土默热先生的长期研究和求证感动,特别是土默热先生经过精心考证,证实了《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清朝顺康年间的大文学家洪昇,创作时间在清康熙二十九年至清康熙四十三年。作品中的大观园原型就在洪昇的故乡杭州西溪,在《红楼梦》的字里行间,隐脉着西溪的山水、西溪的习俗、西溪的物事、西溪的寺庙、西溪的语言等等,可以在西溪找到现实的对应。

土默热先生把《红楼梦》放在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和江南世族的文化背景下去重新解读,提出《红楼梦》大观园是按照明末清初西溪一组贵族园林和寺庙庵观创作的,明确提出《红楼梦》作者非曹雪芹而为杭州籍之洪昇,大观园乃杭州西溪,不仅立论别开生面,且推演严谨,数据翔实。

一、洪氏家族世居西溪

洪氏家族自宋代起世居西溪,历史上多出官宦,尤在明清时最为鼎盛,被誉为“百年望族”。洪氏传人明代洪瞻祖所撰《西溪志》中曰:“我洪氏之先宋太师忠宣公鄱阳洪皓,始赐第于钱塘西湖之葛岭,子孙名德祖承,遂为钱塘望族,其分支迁于西溪洪家埭。”即从此时起,洪氏家族即与西溪结下了不解之缘。西溪洪家埭旧有洪氏宗祠(遗址尚存),祠堂内曾有楹联曰:“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明季祖孙太保五尚书。”上联是指南宋名相洪皓父子,下联指明代洪钟祖孙。洪氏家族人才辈出,同时也为杭州和西溪的文化增添了光彩。其中最有影响,与西溪渊源最密的当数洪皓、洪钟、洪澄、洪楩、洪瞻祖、洪昇。

  洪钟(1443-1523)明朝大臣,字宣之,自号两峰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鄱阳。成化进士,授刑部主事,迁郎中。弘治十一年(1498),擢右副部都御史,巡抚顺天,整修获蓟州边备,增筑塞垣,自山海关至居庸关,缮复城堡二百七十所,正德元年(1506),召督漕运兼巡抚江北,开浚孟渎对江夹河,以达白塔河,便利苏、松、浙河运。五年,以刑部尚书兼左都兼御史总制湖广、陕西、河南、四川军务,以功进太子太保。七年,廖惠复攻川东,官军屡败而民尤甚,被劾纵兵不战士,乞休归。晚年退隐回籍,在西溪故地建洪园和家宅花园。不耐寂寞,在当地组织乡民赛龙舟,是为西溪龙舟胜会的开端。死后嘉靖皇帝赐葬在西溪东穆坞。

  洪楩:洪钟孙,字美荫,官詹事府主簿,利用深厚的家学渊源和丰富藏书的有利条件,于西溪山庄增构藏书楼,是为清平山堂,成为明代杭州著名的藏书家和出版家。

洪瞻祖:字治孙,号清远。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右都御史。著有《西溪志》,并写过许多有关西溪的诗文。

洪昇:字昉思,号稗畦,曾任国子监生,是清代著名的戏曲家。他的传奇剧本《长生殿》,费十年之功,描述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与孔尚任(代表作《桃花扇》)齐名,誉为“南洪北孔”。

二、洪氏家族在西溪留有众多遗迹

洪氏家族在西溪留有众多遗迹,不仅余杭区五常有洪氏宗祠和姚氏墓道遗址,而且在蒋村桑园蒋有洪园,被称为洪氏家宅,洪钟晚年居住处,据传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小丘犹存,山石玲珑,茂树森荫,尚可登眺。《洪氏宗谱》有“洪院十景”记载:明月赏溪、绿杨曲涧、关山九锁、风化议亭、鼓埠晴云、祠堂福寿、旗山霁雾、衣锦道梁、五马横桥、文场书院。

  经考证,昔日洪园确在西溪。《西湖志綦·卷一》载:洪园,在河渚东(钱塘县志),明刑部尚书洪钟别业,今余地已属他姓,堆小丘犹存,山石玲珑,茂树森荫,尚可登眺。河渚,指今之蒋村、深潭口、三深、王家桥、周家村一带大片网状河流区和湖泊区。《钱塘县志》曰:河渚,本名南漳湖,亦曰涡水,俗称河水,在西溪东北,……又曰蒹葭深处,再进为深潭口。

明代南京国子监祭酒冯梦祯《快雪堂集·日记》卷五十六记载:明万历二十六年820日,晴,平旦到西溪永兴,门经赖瑞庭一新,竹树生色,良可薨尚。少睡一时许起,同瑞庭周行钱、万二业,竹树花息颇烦,此佃户得人之驻。饭后视新成洪氏花园,曲池十余亩,周以修竹,大佳,但得方幅,倍移居佳处也。可见当时洪园,占地有十多亩,四周遍植修竹,是一精妙之所。

  1940521日《杭州新报·杭州通》章涌泉所作《兼葭深处话西溪》一文载:河渚本名南漳湖,亦曰涡水,俗称河水,沙屿萦廻、荻芦掩映,所谓兼葭深处者,即其地也,再进则谓深潭口,名士高僧,蝉联居隐,四周皆水,非舟楫不能迳达,旧有刘雪符淇上草堂,冯梦桢西溪草堂,虞淳熙宜园,洪钟洪园,陆阶白凤书斋,今俱废。

另据蒋村村民介绍,洪园遗址位于现蒋村乡深潭口村龙舟看台边(称桑园蒋),占地约四亩,东西临水(称东海、西海),北面是十三幢庭屋,南面是猫耳嘴和“蒋氏祠堂”。两面环水,一面通干斤漾,另一面通何家河头,交通便捷,环境优美,是一个上佳的观景处。此外,深潭口是蒋村龙舟胜会的聚集地,与洪钟组织乡民赛龙舟的传说恰好相应。综合上述情况,史料记载与村民所述是基本吻合的。占地面积的变化,应是时代变迁,家族衰落的结果,因此可以确认洪园遗址就在蒋村深潭口。但在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时,因西湖区和余杭区争夺“洪园”这一宝贵的文化资源,由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作娘舅,余杭区在西溪湿地三期中建造洪园景区,西湖区在西溪湿地二期中建造洪钟别业。

明末清初,钱塘有洪、黄、钱、顾四大家族,互相之间“联络有亲”,形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杭州名门望族群体。洪氏家族“宋代父子公侯三宰相,明季祖孙太保五尚书”,是著名的“百年望族”。宋代洪皓是个类似苏武的民族英雄,使金十五年威武不屈,完节归宋,被封为“魏国忠宣公”,赐建“国公府”于杭州葛岭;洪皓的三个儿子洪遵、洪适、洪迈,都担任过相当于宰相的高官。到了明代,洪家第二次崛起,成化年间的洪钟,同戚继光并肩作战,战功卓著,被朝廷封为太子太保,刑部尚书,上追封两代,下荫封两代,一门五代“太保”,盛极一时。

三、红楼传奇在西溪

洪昇,字昉思,号稗畦、稗村(1645—1704年),钱塘人。我国古代著名戏曲家。他的传奇剧本《长生殿》,费十年之功,是描述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他与孔尚任(代表作《桃花扇》)并称,誉为“南洪北孔”。此外,他还有杂剧本《四婵娟》与诗集《稗畦集》、《稗畦续集》等。他一生坎坷,生活贫困,但仍清高孤傲。据《西溪洪氏家谱》记载,他是明代西溪大族——明代功臣洪钟的第六代孙子。他的先祖世代居住在西溪洪家湾。《清史列传》为之立传记述。有学者提出,洪昇是《红楼梦》的作者,西溪洪园是大观园的原型。

《红楼梦》是一部无与伦比的文学作品,传统红学一直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十八世纪的曹雪芹,是以曹家任江宁织造时期的繁华生活为创作原型的,并由此产生了所谓“曹学”。经过土默热先生近四十年的考证研究,把《红楼梦》的时代背景从十八世纪的乾隆盛世还原为十七世纪的明清交替时期,把《红楼梦》的地理背景从“曹家店”还原为“花柳繁华”的杭州,把《红楼梦》的文学背景从文字狱森严的乾隆中叶还原为“情教”盛行的明末清初,把《红楼梦》人物的生活原型从三大织造家族还原为“百年望族”洪家及其“蕉园姐妹”,把《红楼梦》作者的真实身份从子虚乌有的曹雪芹还原为活生生的伟大文学家洪昇。
《红楼梦》记载的是洪氏家族“家难”。明末清初,由于改朝换代的原因,天翻地覆之后,洪家失去了朝廷靠山,陷入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没落境地。洪昇出生于1645年清兵下江南的兵荒马乱之中,母亲逃难途中,在一个“费姓”农妇的茅棚中生下了洪昇,从此注定了他一生多灾多难的命运!洪昇前半生生活优裕,肥马轻裘,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使他形成了特定的双重性格,一方面接受了深重的“遗民”思想,终身抱亡国之痛,另一方面产生了浓厚的“情教”思想,一生所有作品都以“情”为根。
洪昇中年以后,连续遭逢了三次“家难”。第一次“家难”是“子孙流散”之难;第二次“家难”是抄家之难;第三次“家难”是“斥革”之难。康熙二十八年(1689),由于洪昇在“国丧”期间“聚演《长生殿》”,被朝廷革去了国子监生的资格,彻底断送了洪昇的仕途道路,也彻底葬送了洪昇重振家族的一线希望。康熙三十一年(1692),洪昇带着心灵上的伤痛,返回故乡杭州。从这一年到洪昇去世(1704),整整十二年时间,洪昇怀着满腔国仇家恨,创作了不朽的名著《红楼梦》。《红楼梦》所写的正是洪昇心中的国仇家恨:书中说创作此书时“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奈何”心情,正是洪昇回到故乡时心情的真实写照;自比顽石慨叹“无材补天”,也正是洪昇经历了亡国、破家、毁身之后所发出的扼腕浩叹;作者交代创作此书的目的是把自己之罪“编述一记”,以“普告天下人”,所要告诉世人的就是洪昇自己在“百年望族”“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后的愧悔之心情。
洪昇有一大群聪明美丽的表姐妹,她们在清初的杭州都是著名的女诗人,曾结成当时名动天下的女子诗社——“蕉园诗社”。这些女子在当时的文学活动是惊世骇俗的。她们一起在西湖和西溪的明山秀水间,春歌桃花,夏咏荷花,秋唱桂花,冬赞梅花。她们每个人还为自己取了个“室名”,并用“室名”结集出版自己的诗作,如林以宁的《墨庄集》,钱凤纶的《天香楼集》,柴静仪的《凝香室集》等。蕉园诗社前后十二个成员的命运都可以归入薄命司,正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也就是《红楼梦》中的十二金钗。

  大观园的建筑中最精美的是“怡红院”,它的原型就是洪园。洪园位于今天蒋村附近的深潭口东岸,由洪钟始建于明成化年间,万历二十六年又翻扩建一次。明末清初,洪园是西溪诸多园林建筑中最大最美的一个。

三、符合大观园人文景观的原型是西溪

西溪与大观园的关系,不是土默热首先提出来的。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有人提出过。早年,土默热先生5次自费到西溪考察,让我们极其敬佩。

《红楼梦》里薛宝钗的大观园诗:

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

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

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诗。

 西溪位于杭州城西,是国家首座湿地公园,环境幽旷静谧,清疏苍雅,就像一位未事粉饰的村姑,与西子湖同誉为姐妹明珠。这里群山四绕,曲水回环,津浒错杂,梅芦竞胜,竹木扶疏,构成了独特的水域生态景观,对杭城具有不可替代的调节生态、改善环境的功能,故也称为“杭州之肾”。它具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历史上诸多文人墨客倾情于此,在此泼墨挥毫,吟诗作画。

杭州是吴越、南宋的帝都,是中国八大古都之一。西溪在帝城之西,风景如画,气象非凡,连那个仓皇辞庙的宋高宗,也看中此地。据《杭州府志》载:“宋高宗南渡,初以其地丰厚,欲都之,后卜得凤凰山,乃云:‘西溪且留下’,后遂为名”。我们不妨将北京、西安、洛阳、开封、安阳、南京、成都、杭州这八个古都城市逐一进行考察对比,看哪一个古都的城西,有类似大观园这样的景观?有人说大观园的原型是恭王府,请问恭王府是在“帝城西”吗?恭王府有山吗?

西溪才符合大观园的地理位置。

 又《红楼梦》中贾元春题大观园诗:

銜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筑始成。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

“銜山抱水”这正是西溪的特色。

西溪分两个部分,一是西溪本身,一是与之相连的河渚。

先说西溪本身。它是一条溪流,源出于小河山,沿状元峰、法华坞、灵峰山、将军山、老和山、秦亭山绕古荡镇,经松木场北折,汇入余杭塘河。(余杭塘河是大运河在今杭州城内的支流。)洪瞻祖《西溪旧志》说:“溪流深曲、划原田、穿市镇,受余杭南湖之浸,横山环之,凡三十六里。群山回绕,支港浅狭,不容巨舟。沙溆芦汀,重重间隔,置畧彴以通行人。有车马所不能至者。夹岸皆茶竹梅栗。二月梅始花,香雪霏霏袭人,故有西溪探梅之目。”《西湖志》称其地:“独盛于梅花,盖居民以梅为业,种植处不事杂植,且勤加修护,本极大而有致。又多临水,早春花时,舟从梅树下入,弥漫如雪。更有缃英、绿萼,花种不一。”明末永兴寺中即有缃英、绿萼之名品,倍受文士赏爱。许承祖诗《西溪》云:“好山多在圣湖西,绕屋梅花映水低。过客探幽休问迳,雪香深处是西溪。”据杨狮吼《法华山看梅记》记载:“古荡二十里梅花……至佛慧寺……进三四里许……梅花千万树,回视舆人从仆,俱在众香国中。”又,胡介《西溪竹枝词》:“有屋尽从梅里出”。皆可见盛况。“西溪探梅”为钱塘十八景之一。大观园姐妹们在“琉璃世界”内踏雪寻梅,围炉赋诗的地方叫芦雪庵。《红楼梦》中说芦雪庵是 “一带几间茅檐土壁,槿篱竹牅,推窗便可垂钓,四面皆是芦苇掩覆”。这岂不是活脱脱的一个西溪秋雪庵的形象吗?

西溪的秋雪庵,在河渚中,水周四隅,蒹葭弥望,花时如雪。请问:北京、天津、抑或南京,有这样的一个去处吗?

再,《红楼梦》贾惜春大观园诗:

山水横拖千里外,楼台高起五云中。

园修日月光辉里,景夺文章造化功。

西溪为文人逸士栖隐之所,名人别业有50多处。如:

西溪草堂(冯梦桢) 淇 园(齐符) 梅竹山庄(章次白)清平山堂(洪楩)罗 庄(罗氏八兄弟) 溪上巢(魏大善) 西溪山居(沈子起) 北渚草棠(郑羽逵) 张 庄(张汇) 张 园(孙辐甫) 青凤轩(柴省轩) 师竹轩(孙辅候)补史亭(杭董浦) 汪 庄(汪元量) 旅 园(胡彦远) 回峰别业(虞德园) 杨 圩(杨统制) 陶家厢(陶处士) 凿翠轩(姚公树) 七桂楼(沈晴川) 西斋(李隐居) 淇上草堂(刘雪符)横山草堂(江元祚) 草 窗(周士民) 寓回轩(陆子商) 别六居(陆元见) 采菽堂(陈员清) 泊 庵(邹孝直) 郭东园(毛稚黄) 北郭山庄(毛半山) 也 园(王滑觐)洪园(洪钟) 高氏竹窗(高士奇) 舟 庵(吴可堂) 云谷山房(孙素心)鹤山房(黄源含) 逐逐居(虞口庵) 北野草堂(吕志厚) 读书堂(李儒珍) 宝树山庄(傅廷岳)龙门草庐(屠乐天) 南浔庄(陆梯霞) 石 园(沈大匡) 翁氏书阁(翁汝遇) 秋雪渔庄(陈退庵) 槐眉庄(将坦) 小蓬莱(黄汝亭)等。

到了明末清初,西溪居民已有数百家,聚为村市,称西溪市。

清兵入关,并未对西溪风景区造成破坏。康熙年间西溪风景区又增添许多新建筑,如放鹤亭、镜水楼、西溪山庄、临流草堂、张区别业、桐荫山房、捻花书屋等等。1699年西溪风景区出现它历史上的辉煌,康熙南巡到了西溪,御笔留下“竹窗”两字和宸翰五言诗一首:

十里清溪曲,修篁入望森。暖催梅信早,水落草痕深。

俗籍渔为业,园绕笋作林,民风爱淳朴,不厌一登临。

这正是贾惜春 “山水横拖千里外,楼台高起五云中”的真实写照。

大观园中有西溪的影子。

四、只有蕉园诗社的才女才配作金陵十二钗的原型

有清一代,诗社遍立,吟风鼎盛,妇女也多能组社唱和,但最著称于当世者,首推西溪蕉园诗社。

蕉园诗社有前五子,后七子。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其中顾之琼,字玉蕊,浙江仁和(今杭州)人。翰林钱绳庵妻,进士钱元修、肇修母。顾若璞序玉蕊女钱凤纶《古香楼集》有云:“余家本西河,吾祖沧江公而下代有诗名,闺中雅集亦有文词竞胜。余与弟妇季昭夫人鸾笺酬答,遂有《闺晚吟》、《卧月轩》诸刻。侄女玉蕊夫人,才名鹊起,藻绩益工,果然积薪居上矣。孙妇钱凤纶,玉蕊夫人之次女也。”玉蕊一门风雅,子元修、肇修、来修,女静婉、凤纶,媳林以宁等均有诗词传世。蕉园诗社由顾之琼发起。顾之琼工诗文骈体,当时声名远播南北,有《亦政堂集》。他集合钱塘闺秀柴静仪,字秀娴、朱柔则,字顺成、钱凤纶,字云仪、林以宁,字亚清,及海宁陈之遴相国的夫人徐灿,号湘蘋,皆当时名媛,成立蕉园诗社,而顾之琼本人并没有参与到诗社中来。柴、朱、钱、林、徐五人号“蕉园五子”,因此诗社又被称为“蕉园五子诗社”,从陈文述对柴静仪的吟咏来看,蕉园似乎是柴家的园林,柴静仪的丈夫沈汉嘉是蒋村石塘角人。所以,这蕉园诗社的社址是在西溪。另外朱柔则的丈夫沈用济,亦是西溪蒋村人,所以蕉园诗社与西溪关系很大。林以宁为顾之儿媳,钱凤纶为其女;而柴静仪为钱凤纶表嫂,朱柔则为柴静仪的儿媳,她们之间均为亲属关系,其诗社实为多个吟咏家庭的集合体。这与《红楼梦》大观园结社的情况是十分相似的。

蕉园诗社社员后因随宦等原因,诗社一度消沉。但林以宁继其姑志,又重组诗社,联合张昊、毛媞、冯娴、顾姒四人,而徐灿、朱柔则没有再参加,以“蕉园七子”名其诗社成员。顾姒为林以宁嫂子顾长任的妹妹,顾长任也工诗,有《谢庭香咏》、《梁案吟》,因早逝未与蕉园诗社。冯娴,字又令,钱塘人,生长在西溪,为诸生钱迁枚之妻,与林以宁为姻娅关系,并且与林以宁、柴静仪结为“金兰交”。总之,这个诗社是亲属为纽带结合在一起的,这也说明女性唱和切磋的圈子还相对较小,不能与明末的诗妓相比,更不能与男诗人相比了,但诗社的成立毕竟使她们唱和的圈子扩大到家门以外的范围,为女性诗歌创作制造了更大的声势。蕉园诗社在当时影响甚大,“说者谓自张夫人琼如、顾夫人若璞、梁夫人孟昭而后,香奁盛事,于今再见”。陈文述更云:“留得蕉园遗社在,只今风雅重钱塘”。

蕉园诗社的成员除徐灿外,都是钱塘人,是因为地域相近、兴趣相投、才华相匹以及姻娅关系才结合到一起的。她们在长达近四十年的结社过程中彼此之间唱和酬答,拈题分韵,多时甚至一月数会。在她们所存不多的诗篇中,依然可以看到她们唱和的痕迹。柴静仪有《赠顾启姬》,其中云:“欲邀知己共论文,香车肯过蓬门否?”还有《过愿圃,同冯又令、钱云仪、顾启姬、林亚清作》;而林以宁也有《秋暮燕集愿圃分韵》诗,当是一起唱和之作,还有《柴季娴索诗赋答》、《寄云间启姬》、《哭柴秀娴》等。冯又令集中有《邀云仪不至,既而惠然志喜》;钱凤纶集中有《冬日燕柴季娴宅》,更是描述了她们燕集的场面:“喜逢素心人,并坐芝兰室。笑语春风生,雍容事文墨。图书纷绮阁,棐几陈琴瑟”。《红楼梦》三十六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第三十七回“蘅芜苑夜拟菊花题,林潇湘魁夺菊花诗”与蕉园诗社的雅集何等相似乃尔!就连第三十八回“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亦可能取材于顾启姬的代夫和诗的故事。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顾启姬丈夫鄂曾曾与王渔洋等人饮,赋诗限“蟹”字韵,启姬代为和诗,末云:“余本淡荡人,读书不求解。尔雅读不熟,蟛蜞误为蟹”,得渔洋激赏。

蕉园诗社的徐灿,最可能是妙玉的原型。徐灿字湘蘋,吴县人,海宁大学士陈之遴室。《诗话》曰:“湘蘋工诗词,尤善倚聲,以燕京元夜词得名。素庵相国居政府时,辑为《拙政园诗馀》。旁精绘事,嘗以從宦不獲供奉吴太夫人甘旨,手畫大士像五千四十有八幅,以祈姑寿,世争宝贵。畫宫妆美人,笔法古秀,衣纹如蒪叶,间亦点染作花草。素庵之谪,同徙遼左七年。素庵殁,诸子先后摧折。康熙十年,聖驾谒陵,湘蘋跪迎道左,引咎陈情,疏请先臣归骨,遂荷赐环。布衣练裳,长斋绣佛,更号柴氏。卜居小桐溪之上。士人称阁老厅。后燬於火,惟所谓南楼者,岿然尚存。”土默热分析徐灿是妙玉的原型是可信的。蕉园诗社十二女子的遭遇与金陵十二钗的命运颇为相似,如果把“金陵十二钗”的原型说是“秦淮八妓”,这样将才女说成妓女,岂不是对才女们的亵渎?所以,只有蕉园诗社的才女,才堪配作“金陵十二钗”的原型。

《红楼梦》是一部优秀的古典小说,是一部带有写实性质的自传体小说。小说创作不能凭空虚构,必须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红楼梦》展现的不是什么传统红学解释的“乾隆文化”,“北京文化”,“旗人文化”,而是土默热红学证实的“康熙文化”,“江南文化”,“世族文化”,是这三大文化在明末清初的聚合闪光点,即洪昇和蕉园姐妹身上所体现的杭州情本文化。《红楼梦》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产物,其浪漫主义就产生自杭州的山水文化,其现实主义就产生自洪昇夫妇与蕉园姐妹的风雅生活。让我们“带一本《红楼梦》游杭州西溪”吧!

2018年11月3日

                              单金发(左1)在发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