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昇晚年创作的一部神秘作品是《石头记》传奇
文章作者:徐日有 发布时间: 2018/12/2 浏览:54 字体:

洪昇晚年创作的一部神秘作品是《石头记》传奇

 

徐日有

 

一、李天覆诗记载了洪昇有一部神秘作品

康熙三十三年,洪昇前往合肥探视他在京时的恩师李天馥。返杭前李天馥《送洪昉思归里》诗:“武陵洪生文太奇,穷年著书人不知。我得把读亟叫绝,以示新城相惊疑。”

这是一本“人不知”的书。诗中“叫绝”是对洪昇带去之“奇文”的高度赞誉。诗中的“新城”是指清初诗坛领袖、也是洪昇老师的王士祯,出示给这样一位诗坛领袖,也让王士祯吃惊。洪昇其他已知的书如《长生殿》早已妇孺皆知,《长生殿》之后到现在六年,洪昇还没有任何其他书问世,李天馥“亟叫绝”、“文太奇”、“人不知”的这本书,只有类似《石头记》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二、赵秋谷诗记载的洪昇神秘作品

康熙三十六年,暮春,赵秋谷自粤返,过杭州会晤洪昇。洪昇约赵秋谷、吴舒凫,三人“徧游西湖”。秋谷有诗:

答洪眆思、吴舒凫拟同向湖头,徧游诸胜。

云泥踪迹半生尘,湖海襟情一梦新。

天下应无他胜地,眼中能得几高人?

邺候井畔葑成径,伍相潮头月满轮。

只合香山并玉局,能将文采照千春。

赵秋谷答洪眆思、吴舒凫,洪昇是邀请他们游玩的主人,诗中写的应该主要是与洪昇有关的内容。诗中称“湖海襟情一梦新”,他们游西湖似乎没有什么风景名胜可以这样写,“一新梦”结合后面说到的文采,应该是与洪昇的一部新书有关。赵秋谷把洪昇的新书跟风景名胜比较,认为“天下应无他胜地”,即没有更好的书了。赵秋谷还认为洪昇是他眼中有限的几个高人之一。“湖海襟情”揭示这部书应该还是写情的,与《石头记》内容一致。“香山”指白居易,“玉局”指苏东坡,把洪昇与历史上两个最著名的文人比,称赞文采能照千春。未见洪昇此时有其他新书。洪昇这部神秘的书没有任何实际的内容留下。“能将文采照千春”,当然不会说白居易和苏东坡,因为他们是历史文化名人,无需赵秋谷在这里说。这里是赵秋谷把洪昇的文采跟他们相比。能让赵秋谷给予如此盛赞的书,只有《石头记》,绝不是《长生殿》,那是早已家喻户晓的书。《红楼梦》有大量诗词,有传诗之意,因此将《红楼梦》作者与诗人香山、玉局并提。

三、朱彝尊诗记载的洪昇神秘作品

朱彝尊于康熙壬午1702年“题洪上舍传奇”诗:

十日黄梅雨未消,破窗残烛影芭蕉。

还君曲谱难终读,莫付尊前沈阿翘。

洪昇曾为太学生,所以朱彝尊称他为洪上舍。“传奇”一般指剧本。朱彝尊读的“洪上舍传奇”并非书名,而是指洪昇的一部剧本,那是洪昇的什么剧本?洪昇此前剧本《长生殿》早就公演为人所知,他对这部传奇书名为什么讳莫如深?“还君曲谱难终读,莫付尊前沈阿翘。”朱彝尊没有读完就归还给洪昇了,难终读当然不可能说这本书不值一读,而是说故事太过悲惨,读不下去。还提醒他“莫付尊前沈阿翘。”沈阿翘是唐朝一个歌舞名妓,也即演员。即不要付诸演出。这又是凄凉心酸的传奇故事,还是不宜演出,即需要真事隐的书,与《石头记》吻合。

四、曹寅诗记载的洪昇神秘作品

曹寅《读洪昉思稗畦行卷感赠一首兼寄赵秋谷赞善》诗为我们展示了洪昇创作《石头记》的可能性。

惆怅江关白发生,断云零雁各凄清。

称心岁月荒唐过,垂老文章恐惧成。

礼法谁曾轻阮籍,穷愁天亦厚虞卿。

纵横捭阖人间世,只此能消万古情。

这是稗畦行卷的读后感诗。稗畦行卷当然不是书名,曹寅对洪昇的这部书名为什么讳莫如深?除了《石头记》,难道还有“真事隐”的书吗?因为读后感无疑与所读书的内容有关,我们看看根据这首诗的内容能不能判断这是洪昇的什么书?

曹寅诗中说在江关见到洪昇头发花白而老矣,心中惆怅。多年来断断续续的书信往来,各自凄凉。一晃年轻岁月就这样荒唐地过去了,垂老时候恐惧中完成了“稗畦行卷”。曹寅读的“稗畦行卷”是洪昇垂老之际心怀恐惧写成的。这就把范围缩到很小了。洪昇从长生殿案出狱46岁后至60岁意外死亡,后世知道的作品只有一部四出短剧《四婵娟》,而且这部戏剧写的是四个古代美女的爱情故事,无需在恐惧中创作,不符合曹寅的诗意。这说明洪昇在晚年还有为人不知的书,这本神秘的书是什么呢?

《石头记》是一部真事隐的小说,不能让人知道作者是谁,所以必定是在恐惧中完成创作的。稗畦行卷的神秘性和创作的恐惧性都与《石头记》吻合。

上片诗没有涉及稗畦行卷的具体内容。下片主要写读稗畦行卷感言。“礼法谁曾轻阮籍”,曹寅说阮籍违背礼法的各种行为不曾被人轻视,认为洪昇跟阮籍一样,违反礼法情有可原。为什么说洪昇违反礼法呢?这是曹寅读洪昇的一本书后感赠洪昇的诗,不是对他实际为人的评价。这首诗说洪昇违反礼法是指“稗畦行卷”内容违反礼法。因为违反礼法所以才恐惧中写成,这和前一句是一脉相承的。再看《石头记》中描写贾宝玉在警幻仙境说“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这句话在古代是违反礼法的。古代为人子孝顺第一。子女不能埋怨父母。贾宝玉如此怨恨父母就是违反礼法的。没有经历过被父母狠打的作者如何会写出这句话呢?由于洪昇被父母打骂发生天伦之变离家出走,并发誓父母不谅解自己就不回家,这跟宝玉这句话说的完全相同。这也就是曹寅诗中说的违法礼法可以理解了。洪昇在北京漂泊二十几年,后因长生殿案入狱,由于父母已经在几年前被抄家,家中早已失去往日的繁华。出狱后洪昇在北京待不下去,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妻女被迫回家。洪昇对父母不理解自己,内心的怨恨无处诉说,只好在书中通过贾宝玉表达出来。洪昇不能让家人知道是他怨恨父母,必须隐瞒自己的身份。红学家多认为真事隐是为了逃避文字狱,其实这跟《红楼梦》内容是不一致的。因为《红楼梦》作者借宝玉之口公开骂满蒙两族是犬戎,是中华之患,根本就没有惧怕文字狱的意思。对家人真事隐恰恰符合《石头记》主要隐藏地域方向和朝代年纪等内容。因为书中写的都是作者家族的故事,故事内容和时间地点,家人最熟悉,如果不对时间地点和年龄姓氏等进行真事隐,家人是很容易发现的。从这首诗的意境看就是曹寅阅读了《石头记》后赠诗。洪昇没有其他已知作品如曹寅诗中描述的情况。“穷愁天亦厚虞卿。”是春秋战国时期虞卿晚年穷困聊倒著书立说使自己留名后世的典故。这句诗把洪昇晚年写的“稗畦行卷”跟虞卿穷愁晚年立志著《虞氏春秋》相提并论。稗畦行卷被曹寅举到如此高度,肯定是高于《长生殿》的。文学成就高于戏剧名著《长生殿》的,除了《石头记》能有什么呢?“纵横捭阖人间世,只此能消万古情。”纵横捭阖是连横合纵典故,指计谋、方法,意思是人世间横竖各种方法,只有著书能消解作者心中的万古情怀。《石头记》作者自述 “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意思就是要消解胸中不解之情。

周汝昌教授虽然是主张曹雪芹作者的领军人物,但他在《红海微澜录》里说:“如将题目、作者都掩隐过,那么我们说这首诗是题赠雪芹之作,也会有人相信”。在他看来曹寅更像是写给《石头记》作者的诗,不过事先知道不是写给曹雪芹的,因为该诗作者曹寅,题目有洪昉思的名字,所以才会有“如将题目、作者都掩隐过”的前提。可惜他没有相信真的是写给《红楼梦》作者的诗,不过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洪昇。

五、冯廷魁《读秋谷寄洪昉思绝句却寄三首》涉及洪昇的神秘作品

其一

“一林秋竹水潺湲,坐水弹琴看竹还。未是庭兰解相负,先生原爱陆浑山。”

第一句说一片苦竹(秋竹)林有溪水穿过。第二句坐在溪水的船上弹琴欣赏竹林。第三句庭兰是指唐朝著名琴师董庭兰。第四句陆浑山是洛阳著名的隐居之地,此句即喜欢隐居山林的意思,因为先生喜欢隐居,所以来到竹林弹琴,不是因为跟著名琴师意见相左独自逃避来此地。

其二

“西音东舞古相仍,一曲《玄云》得未曾。除却风林张伯雨,阿谁更识赵吴兴。”

第一句西方音乐东方舞蹈自古一脉相承。第二句《玄云》是一著名古琴曲名称,代指歌舞戏剧剧本。一曲剧本得到了没有?后两句是说除了张伯雨,有谁发现赵吴兴(即赵孟頫)的才华?将赵秋谷发现洪昇的才华跟元初张伯雨发现赵孟頫比。

其三

“伊古无人解爱才,空山寂寂柘丝哀。请君暂辍松风引,试唤花奴羯鼓来。”

第一句自古无人理解爱惜人才。第二句柘丝是做琴弦的蚕丝,指琴弦,弹琴弦发出乐声。寂寞的空山琴声哀伤。第三句辍为停止,松风指古琴曲《松入风》,请您暂时不要去山林弹琴。第四句花奴为唐玄宗时汝南王李琎的小名。琎善击羯鼓。代指著名音乐家或戏剧表演艺术家。请先生试着去叫艺术家来表演洪昇的剧作。

三首诗是读秋谷寄洪昉思绝句写的诗,与赵秋谷寄洪昇的诗内容有关,从诗中还可以发现,赵秋谷还有一首绝句写到洪昇的神秘作品。诗中又都写赵秋谷喜爱隐居,并且都写到歌舞戏剧内容,最终目的是希望赵秋谷暂时放弃隐居,出面帮助把洪昇的一本剧作搬上舞台。洪昇的这本书不会是《长生殿》,因为《长生殿》早就搬演了。也不会是《四婵娟》,因为这本书没有这么大名气,只能是洪昇新作《石头记》剧本。

以上五人记载的洪昇神秘作品最早在《长生殿》问世后六年即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最迟在1703年左右。他们读到的显然是同一部作品。他们记载的这部作品共同特征是:都没有提到具体内容,也没有提到书名,显得很神秘,而他们都把这部书的成就看得很高,显然是洪昇《长生殿》以后不被人所知道的一部重要著作。从他们诗文内容看,这部作品就是《石头记》。

根据朱彝尊诗中说的这本书是《洪上舍传奇》可知洪昇的这部原著是传奇剧本。传奇创作是洪昇的拿手戏。

很多人都感觉《红楼梦》戏剧元素很多,作者以戏剧的方法写小说,为什么没有去想《红楼梦》是由戏剧改编而来的呢?

《红楼梦》书中特别交代,曹雪芹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说明原著不是章回体小说,否则即使调整章回,也不能说分出章回啊。

小说和戏剧写法差别很大,剧本改编为小说,造成年龄等很多矛盾可能是删去原著部分衔接的内容所致。纯粹点评、修改,就要容易得多,改编别人的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仍然没有完成全部批阅增删,应是改编,不纯粹是批阅增删。

很多批语内容也显示原著就是传奇戏剧。梦觉本第十九回批语:“文字新奇,传奇之中,殊所罕见。”这里明确说《红楼梦》就是传奇。

庚辰本第二十二回:宝钗看其词曰: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这里有批语:“看此一曲,试思作者当日发愿不作此书,却立意要作传奇,则又不知有如何词曲矣。”他看这本书这段话说看此一曲,我们看到的却不是曲,说明批者看的跟我们看的不一样,是传奇。

《红楼梦十二支曲》后批语:“语句泼撒,不负自创北曲。”这句批语直接点名作者是一个曾经自创北曲的著名戏剧家。

第四回:当下言不着雨村。且说那买了英莲打死冯渊的薛公子,甲戌侧批:“本是立意写此,却不肯特起头绪,故意设出乱判一段戏文……”。这里说这是一段戏文,我们看到的却不是戏文。

洪昇《长生殿》案出狱后于1691年回到杭州,1694年可能是这部作品刚完成初稿,远赴合肥拜见恩师李天馥,应是请他看看这部作品,希望提点意见,以帮助润色。从洪昇创作《长生殿》经历十年,三易其稿可知,他是非常严谨的人,一定要精雕细凿。

三年后有机会与赵秋谷相聚在杭州,他当然不放过机会请教他,因此有赵秋谷的赠诗。

康熙三十八年,洪昇的乡邻、师执辈毛际可从苏州回杭,带来著名小说家诸人获的《坚瓠全集》,洪昇为《坚瓠补集》写的序言中说:“余浪游十余年,以客座所闻,亦欲笔之成帙,而性懒善忘,忽忽暮年,迄无就绪,而益服膺诸子用心之勤也。”

剧本是洪昇擅长的作品,不可能迄无头绪。小说是洪昇没有写过的,这个记载说明他可能此时想把《石头记》传奇改编为小说,改编过程遇到困难。只客座所闻似乎不像《石头记》,但完全可能是为了真事隐借口客座所闻。

再过五年遇到朱彝尊,又请朱彝尊帮助。朱彝尊说的是传奇,可见此时洪昇还没有完成小说改编。洪昇可能跟他说起改编小说的事,朱彝尊建议不要把剧本付诸排演。付了大量心血完成的作品,不可能建议朋友把作品烂在家里。小说更适于个人阅读,不容易引起社会关注,也就更容易保护自己。朱彝尊也赞成改编成小说。

1702年前后,曹寅完成《太平乐事》剧本,请洪昇作序。可以设想,洪昇正好乘此机会把自己《石头记》传奇给他看看,能否帮忙改编为小说。书上写着空空道人到处寻找空闲的人,最后找到悼红轩中的曹雪芹,将《石头记》给他看看,然后请他问世传奇。

以上这些迹象表明,洪昇的这部神秘著作是《石头记》传奇剧本,也就是《红楼梦》原著。

   徐日有在研讨会上发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