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度观照宁国府的地域位置
文章作者:hxwzk 发布时间: 2018/12/2 浏览:45 字体:

红楼故事大体分三组:第一组是荣国府的故事,第二组是宁国府的故事,第三组是大观园的故事,三组故事呈“品”字形结构,既相互交织又各自独立。对第一组与第三组故事,发生故事的原乡在杭州,有许多文学证据,不成问题,而第二组宁国府的故事,如《红楼梦》中宁国府秦可卿大出殡似有孝懿皇后葬礼的超豪华的排场,乌进孝进租的故事有北方的素材等,于是产生了宁国府究竟在何处的疑问。

怎么解析这种现象呢?我以为洪昇在北京国子监求学,待了二十多年,在《红楼梦》创作中吸纳一些北京的素材并不奇怪,但素材与形象,既有紧密联系,又不是一回事。宁国府故事其实揉合了多种素材,其中北京的一些素材与其他素材揉合为红楼故事后,就南方化、杭州化了。

 

  多维观照宁国府的地域位置

 

要确定《红楼梦》中宁国府的地域位置,须多维观照。

作者写石头的投胎之处,即是贾府大观园所处之地,其地域特征是“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贾宝玉与林黛玉前身绛珠仙子与神瑛待者的“还泪神话”故事发生地在“三生石畔”,宁国府也必定在具有这个特征地域范围之内,那就是杭州。

、洪昇通过贾雨村的一段对话,对判断“两府一园”品字型结构及所在位置十分重要,有必要解析一下。

贾雨村说“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六朝的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那里像个衰败之家?”

对这段话中重要语词我作如下解析:

1、 关于“金陵地界”。在《红楼梦》第四回护官符中有“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可在十六回赵嬷嬷嘴里的“口号儿”,却变成“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可见“金陵”有 “江南”的意涵,泛指“南方各省”。明确指明,“两府一园”品字型结构所在地在江南一带,而决不会在北方。

2、关于“六朝遗迹”。 “六朝遗迹”只有南方才有。南京固然有很多六朝遗迹,苏小小墓也是六朝遗迹之一。设想洪在孤山玛瑙坡,搭建了“稗畦草堂”,作为“容膝吟啸之地”,坐在孤山北边“空谷传声”,面对洪家祖宗遗址,构思创作怀金悼玉《红楼梦》,对“铸金埋玉”的苏小小墓自然格外关注,所以我以为这里的“六朝遗迹”应是暗指苏小小墓。

3、关于“石头城”。

南京历史上确有“石头城”,很有名,“石头城”城墙逶迤雄峙,石崖耸立,依山而筑。在清凉门到草场门之间的城墙下面,有一块突出的椭圆形石壁,长约6米,宽3米,因为长年风化,砾石剥落,坑坑洼洼,斑斑点点,中间还杂有紫黑相间的岩块,怪石嶙峋,远看隐约可见耳目口鼻,酷似一副狰狞的鬼脸,被称为“鬼脸城”,见下图:

这个地方,在我应邀参加’92扬州中国国际红楼梦研讨会时去参观过,看到过这个“鬼脸”。若“石头城”按细节真实解释,贾府在石头城内,无论近观远眺,必定能见到这个有“鬼脸”的高高的城墙,但《红楼梦》中大观园是“山水横拖千里外”的景象,见不到那高高的城墙,更不要说“鬼脸”了。历史上“石头城”自然可以指代南京。但在《红楼梦》中对“石头城”并没有具体描写。鲁迅在《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中说:“《红楼梦》所叙为石头城中——未必是今之南京——贾府的事情。”“石头城”系《红楼梦》中虚构的京城。鲁迅说“未必是今之南京”。那么,“石头城”在何处呢?我以为就在杭州苏小小墓附近,在遍地是“玛瑙石”的宝石山、葛岭、孤山环绕的地方。

顾名思义,“石头城”是“城”,是产生石头故事的地方,是虚构京城的托名。

有人或许要问,京城乃皇宫所在地,“石头城”里有皇宫吗?我说有。

元妃省亲时,薛宝钗写的一首诗《凝晖钟瑞》,开头一句是“芳园筑向帝城西”。如果认同西溪是大观园是基础性的原型地,“帝城京城”,“芳园”即大观园,西面是杭州城,那不也就反证了《红楼梦》中虚构的京城”即“石头城”在杭州吗?《红楼梦》中的“神京”、“都中”“古都长安”,都指向这个虚构的京城。

《红楼梦》中描写元妃省亲队伍只能虚写从“皇宫”里出来的。那不就意味着这个“石头城”——虚构的京城里有皇宫吗?

4、洪昇最初是如何构思“两府一园”的?

洪昇先祖洪皓在南宋初年,奉命出使金国,被金人扣留十五年。他虽然身处冷山,但威武不屈,贫贱不移,誓死不降,最终完节归宋。宋高宗赵构为洪皓的气节所感动,称赞他“忠贯日月”,虽苏武不能过,后封“魏国忠宣公”,并在“葛岭之阳”敕建“魏国忠宣公”府。土默热先生据南宋周必大所撰《宋同知枢密院事赠太师洪文安公遵神道碑文》记载,洪遵之祖、洪皓之父洪彦暹,由于儿孙洪皓之功,曾被朝廷追赠为太师荣国公(事见《洪氏家族史料类编》)。以为这应是洪昇初创《红楼梦》时取贾府西府为“荣国公府”的直接来源。

南宋后期洪皓后受秦桧迫害被贬岭南国公府被朝廷收回。到宋理宗时,奸臣贾似道也被封为“魏国忠宣公”,也在“葛岭之阳”,敕建“魏国忠宣公”府。

据潘建伟先生对照南宋宋理宗时地图实地考察,洪皓的魏国忠宣公府建在现在的香格里拉饭店处;贾似道的魏国忠宣公府建在东面距原洪皓的魏国忠宣公府八百米左右(现在的菩提精舍处),府后有皇上赐给的集芳园。但贾似道仍嫌不够档次和格调,不惜工本,将已由皇上收回的洪皓的魏国忠宣公府后面的花园与集芳园合在一起,大加修缮,易名“后乐园”。《红楼梦》中大观园原来是荣国府的后花园后来又把东府的“会芳园”(“会芳园”与“集芳园”一个意思)并进来,改建成元妃省亲用的“大观园”,基本上就是按当时修建过程描述的。

潘建伟的考察结果,使我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去岁我到金陵地界……”的那段描述使洪昇最初构思“两府一园”的格局显得清晰可辨这段描写仿佛是洪昇身置孤山面对一水之隔的葛岭南面“两府一园”构思描述的。街西荣国府,原型是洪家的魏国忠宣公府街东宁国府原型系贾似道魏国忠宣公府。因两府相距八百公尺左右两府后面花园相连用“一带子花园”的描述不是很传神吗?

“后乐园”在明末清初已荒芜,作者就把西溪一些园林建筑即 “五院、三庵、三阁”等园林建筑群揉合到“后乐园”的位置上,作为姐妹们结诗社赛诗等活动的大观园。这样便构成了“石头城”中“两府一园”的“品”字形结构。我由此断定,虚构的京城——石头城原型地就在杭州,洪昇心中“品”字形结构“两府一园”的大体位置就在杭州葛岭南侧。这就是《红楼梦》故事发生的原乡,演绎贾府盛衰、凭吊明清兴亡、抒写儿女痴情、歌哭万艳同悲故事的发生地,作者晚年在“稗畦草堂”“清夜闻钟遽然梦觉”后,锥心泣血写人生的中心舞台。

三、关于宁国府描写中的北京元素。

《红楼梦》中秦可卿大出殡超豪华葬礼确有康熙二十八年孝懿皇后(佟佳氏)的葬礼的规格和排场,但超豪华的葬礼进入到实际的文学描写却又杭州化了。

姬健康先生曾在《搭彩棚、放焰口及压地银山一般而至》一文中说到“搭彩棚,更是杭州一绝”。《杭俗遗风》“搭彩”条有详细、生动的介绍,下面简录之:

“杭州之搭彩匠,可谓业之至精者矣。看似粗人,而其心思之巧妙,结构之精工,诚有不可胜言者。所以凡大兴土木,彼必居首席也。凭你临空大地要搭何物,只须四柱落地,即至百仞之高,无不立就。”

书中说宁府大殡队伍浩浩荡荡,从北而来,用了一个形容词,叫“压地银山”。“压地”可以理解,作“盖地”解;“银山”的原意是什么?自然是扎彩的一种,《杭俗遗风》“彩结”条写道:

“若丧事行人,有四亭八幡、两亭四幡、四柱儿之别......此外开路神、香亭、像亭,及各种金山、银山、纸扎等,均可随意加入。”

《红楼梦》中写“秦氏之丧,族中诸人”下榻的铁槛寺——即贾氏家庵,杭州有其原型——洪家的洪庵;《红楼梦》中写秦鲸得趣馒头庵——即水月庵,杭州也有原型,即离洪庵不远处的水月寺。

顾跃忠先生考证出,《凤姐弄权铁槛寺》一回,“凤姐将老尼所托之事,说与来旺儿,修书一封,让来旺儿连夜往长安县来,不过百里路程两日工夫俱已妥协。”据1994年出版的《长安镇志》记载,长安向为饮誉江南的大镇、名镇。这里长安县实指离杭州百里的海宁的长安镇。这是个坐标。铁槛寺显然与贾府在同一个城市,杭州离长安镇刚好百里路程,那“两府一园”还能在北京吗? 参与路祭送宾的有镇国公,理国公、齐国公、治国公、修国公,缮国公“这六家与宁荣二家,当日所称‘八公’便是”,查明朝才有“国公”之设,清朝并无国公的封爵,这些虚构的“国公”并非是孝懿皇后葬礼中路祭的真实描写,不过是烘托一下国丧的规格和气势而已。如果把“石头城”视为位于杭州虚构的京城,那就如元妃省亲那样,把国丧的排场与规模搬到虚构的京城——石头城演绎完全说得通。更何况如北静王等,穿戴的并非是清朝的服饰,若实写孝慈皇后国丧的路祭,能容许官员穿非清朝的服饰吗?

洪昇写《红楼梦》中乌进孝进租一事,据土默热先生考证,“来自吉林乌拉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所属的皇粮庄头,为朝廷进献‘鳇鱼贡’的历史真实故事”应是可信的。但作者并没有把这一素材原封不动地写入文本。顾跃忠先生《土默热红学佐证之十二——从乌庄头进租迟到看贾府在南方》一文,他从《红楼梦》文本描写乌庄头进租迟到的理由,即雪的“一暖一化”,论证他走的是南方的道路而不是北方的道路,从他所进的物品也大多为南方所产,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贾府在南方。这并不否定其素材有北方元素,但是从文本实际描述来看,已经南方化了。就如“炕”,一般以为是北方的景物,但进入到《红楼梦》文本描写,多变成了“炕榻”,一种摆设,南方化了。

、洪昇对荣宁两府描写揉合了多方面的素材。

秦可卿死后什么“打醮”、“对坛按七作好事”、做“平安水陆道场”等佛事,揉合了杭州等各地的宗教祭祀活动的素材。

作者对西府荣国府主要写内斗,即“自杀”自灭,既是对洪家内斗的文学描写,对南明因“自杀自灭”而败亡也有象征意义,而对东府宁国府,则揉合了清廷不少秽事。贾敬与多尔衮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清朝初年,民间广泛传说多尔衮纳侄媳妇为侧福晋,就是典型的“爬灰”行为;“太后下嫁摄政王”的传说,则是“养小叔子”的最佳注脚,这些都是取材于清初汉族遗民阶层对异族统治者淫秽乱伦生活的传说。

多尔衮死后被追封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这就是“贾敬”名字和“修道”行为的出处。多尔衮这个人,“爬灰”的是他,“养小叔子”的是他,修道的也是他,就难怪《红楼梦》作者要说“箕裘颓皆从敬”了。

但这些原本取材于南北各地素材,进入到文学描写,就都揉合到对宁府的描写中来了,使石头城中宁府的“朝代年纪”、“地舆邦国”特征显得有点模糊,这是事实。但无论怎样模糊,其演绎的舞台依然是明末清初位于杭州的虚构京城“石头城”中的“两府一园”。

其他揉合到宁国府的素材化为文学形象后也可作如是观,不一一详述。

五、宁国府中宗祠的原型就是洪氏家族的宗词。

五十三回描写贾府祭宗祠,两次提到按昭穆制度进行祭拜。宗祠两旁长联写着“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这副长联的内容,均与洪皓的事迹有关。“肝脑涂地”典出苏武牧羊的故事,歌颂的就是“虽苏武不能过”的洪皓,“功名贯天”显然也来自宋高宗称颂洪皓的“忠贯日月”。明代后期在原洪皓的魏国忠宣公府内建起了洪家的祠堂,并另赐三百五十亩祭祀田供洪氏子孙“永奉蒸尝”,故书中方有贾氏宗祠“百代仰蒸尝之盛”之说。

宁国府的宗祠中有副对联,横批是“星辉辅弼”,上下联为:勋业有光昭日月 功名无间及儿孙

这里“星辉辅弼”应是指辅佐君主的人。洪氏家族,宋代父子公侯三宰相,明季祖孙太保五尚书确实称得上是“星辉辅弼”。可见《红楼梦》宁国府中宗祠的原型就是洪家宗词,系洪氏宗祠文化的缩影,那可是洪氏家族的根脉之所在。洪昇不可能把以洪家宗祠为原型的“贾氏宗祠放到北京或其他地方去。

 

从上述几个维度多维定点,确定宁国府的地域们位置应在杭州。尽管北京等地发生的一些素材揉合到宁国府的比荣国府多,但因为“两府一园”品字型结构位于杭州的虚构京城“石头城”之内的总体位置没有变,宁国府在杭州地域葛岭之南、荣国府之东的具体地域位置也没有变。

 

2016年6月16日初稿

2018年11月15日二稿

 

                           

                                   王正康(左)与史鼎(右)合影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