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葛岭贾府与《红楼梦》的贾府
文章作者:俞长寿 发布时间: 2018/12/4 浏览:59 字体:

《红楼梦》的作者之争,随着时间的推移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主流派当然拥戴曹雪芹原著,抨击一切想推翻胡氏红学之言行,因为《红楼梦》是曹雪芹所著已家喻户晓,举世公认。记得,笔者第一次听说《红楼梦》不是曹雪芹所著,就感到不可理解,也难以接受。当朋友把土默热红学介绍给笔者时,笔者是带着怀疑的目光去了解,用蔑视的心态去聆听。尽管,土默热红学主张的《红楼梦》作者是笔者的同乡杭州城东人、清代戏曲家、《长生殿》作者洪昇,心里也不敢苟同。为此,笔者特意重新购买了几套红学方面的著书,包括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俞平伯的《红楼梦考辨》、爱新觉罗.敦敏的《懋斋诗钞》、爱新觉罗.敦诚的《四松堂集》等,同时看了大量的土默热红学方面的书籍,对照《红楼梦》的文本,才有了新的认识,认为土默热红学并不是空穴来风地操弄词汇,而是有着严谨的学术态度,提出的新论述理由空间极大。笔者从《红楼梦》文本中归纳几个值得探讨的议题。

一、 葛岭贾府与《红楼梦》贾府的渊源
   《长生殿》作者洪昇的先祖是北宋著名的爱国重臣洪皓,北宋都城汴京沦陷后,洪皓随宋高宗南度,绍兴八年(1138)南宋定都杭州,宋高宗念及洪皓功绩卓著,赐第葛岭山下。这里北靠青山,前临西湖,庭院有奇洞异石,风光恬静秀丽,南宋末年被权相贾似道看中,强行以西溪别业置换,洪氏上下愤怒,被迫迁离。贾似道罢相后被县尉郑虎臣所杀,洪氏族人在西溪别业摆宴设戏三天,以雪“逼宅”之恨。

贾似道以权欺良,霸道抢宅,贾府(半闲堂)由极盛到衰亡,这段世事洪氏后人至今都没有忘记,清代的洪昇更不会忘记这个贾府“逼宅”的家族屈辱事件。

所以洪昇对宝石葛岭山有特殊感情。他以自家祖宗府第的故事,以《红楼梦》贾府的糜烂生活来展示,抨击当年贾似道贾府荒糜无度地生活,最终以凄惨结局。《红楼梦》的贾府故事,很像杭州葛岭贾府的兴败过程。在葛岭贾府的遗址上,今尚有第一口古井遗存。

二、作者之争的几个焦点

1、是在曹寅的曹氏家谱中,没有曹雪芹之名,曹雪芹是曹寅之孙不能成立;2、在敦敏、敦诚的《懋斋诗钞》、《四松堂集》的几首诗中,有曹雪芹的名字记载。可纵然曹雪芹能够写诗填词,一个没有写过任何小说的人,一下子写出了《红楼梦》这样的鸿篇巨著,着实让人非常生疑。而清代戏曲家洪昇,具有撰写巨著《长生殿》的经历,对人物的刻画,景观的描写都有深刻的体会,累积了撰写长篇小说的资力;3、在《红楼梦》的故事情节中,有大量的杭州方言、地名景观、花木实物、民风民俗等杭州元素,而且描写的非常细致入微,倘若作者没有对杭州生活有较深的感受,写不出如此生动充斥杭州“情节”的小说;4、《红楼梦》对杭州有诸多“身临其境”般地描述,同时写入很多北方的风土人情,体现出作者对北方地生活也非常的了解,掌握了地域文化特色。洪昇生长在杭州,在北京也生活了20多年,具备对南北两地生活习惯的熟悉,对应《红楼梦》作者对两地民俗风情的娴熟;5、《红楼梦》是一部艺术性极强的大作,又是一部深含哲学且思想性极强文学巨著。书中假借一个上层贵族奢侈地生活,由盛至衰走向没落的悲情故事,充满着爱恨情仇的世俗变迁,来讽刺与鞭挞当朝贵族的糜烂生活。洪昇生于南明时期,怀有前朝遗民的情节,痛恨朝廷贵族腐朽,也对自己家族的兴衰有着难以言表的感触,把自己的情怀融入在小说作品中。这在《长生殿》中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所引发安史之乱、马嵬之变,险些导致唐王朝地覆灭,就展现出作者激浊扬清之志与高大的胸怀。

通过对《红楼梦》文本的研究,对照洪昇所撰《长生殿》的艺术风格和洪氏家族的背景历史,人们从中可以发现洪昇撰写《红楼梦》有许多成熟条件和有利因素,对此,我们可以作更深入的研究与探讨

 

 

[关闭窗口]